第58章 新王!

    月龙城中,车马喧嚣,人来人往!金堡,一如既往的富丽堂皇,正午的阳光将它的外墙照耀得叫人睁不开眼。

    汗格斯(前首相——汉德之子)倾听心脏疾跳,深呼吸缓吐气,一步一步走上银色石阶。他身高不到六尺,穿着黄格黑底的丝质长袍,肩披雪白披风,一头浓密的黑色卷发随着急促的脚步上下颠簸。四个月前,他奉国王洛萨之命前往灰古城征收赋税。在收到信鸽传来的噩耗后,便立刻启程返回月龙城。征税船队横跨黑海,足足花了一个多月才抵达御龙湾,他连父亲(汉德)的葬礼也没赶上。

    狼灵之剑——阿尔文!一身黑皮银丝的轻甲,紧随其后。他虽年过半百,却依然身形矫健,步履轻盈!

    “太后有令:御前会议不得打扰。”西伯恩(血骑军团千夫长)套着血骑军团的火红铠甲,脸色苍白,活像一具裹铁的尸体。

    “这是先王,也就是当今新王的父亲给前首相——汉德的密令,上面有国王的印章!”汉格斯从袖子里取出一卷镶着金边的羊皮纸。

    “太后不希望有人打扰。”西伯恩慢条斯理地重复一遍,彷佛当汉格斯是奴仆一般,完全听不懂他刚才说的话。

    “父亲曾说过,国王的御林军团除了血骑四剑之外,最危险的角色非西伯恩莫属!”汗格斯此刻真想从千夫长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但这家伙面无表情,谁也料不透他心中的打算。

    “倘若真要刀剑相向,此人绝不是阿尔文的对手,但刚一回城就杀了洛齐的护卫,以后还怎么得了?假如就这么让我得逞,他也不会处决我!那以后,新王还有何权威可言?”汉格斯强迫自己露出微笑。“西伯恩大人,您应该认识疾风之剑——菲克吧?”

    “当然。他刺杀太后,还刺瞎了杰哈森大人!是帝国的叛徒!”西伯恩眼色浅灰,目光异常呆滞,毫无生气。

    “看来你知道啊!”汉格斯浅浅一笑。“我身后的这位大人(阿尔文),二十年来可一直都是灰古城的第一剑士!”

    西伯恩彷佛充耳不闻,依旧面不改色。

    “所以呢!”汉格斯轻快地说,“我要立刻见见帝国的新王,顺便把这封密令传进去,西伯恩大人,可否请您行行好,帮我们开个门?”

    千夫长无动于衷。就在汗格斯忍无可忍,打算硬来的时候,西伯恩突然往旁边一站。“你可以进去,但他(阿尔文)不行。”

    “虽然只是小小的胜利,果实却依旧甜美!”他心想。

    汉格斯推开门,走进大厅。

    原本正在讨论国事的重臣们见状后,纷纷停下。

    “汉格斯!”独眼杰哈森的语气中一半是难以置信,另一半则是极度的不屑。

    “我总算知道西伯恩的好礼貌是从哪儿学来的了。”汉格斯停下脚步,欣赏一左一右把守大门的两座骑士雕像,流露出全然的自信。

    之后,他走到新王洛齐的不远处,单膝跪地:“皇子殿下!”

    洛齐皱眉,

    “噢。。。请恕属下无礼!陛下!”汉格斯抬头微笑。

    “快起来!你这该死的矮子!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洛齐急忙起身,指手示意,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你来这里做什么?”太后朱莉用那双漂亮碧眼审视着他,与新王不同,她的眼神不带一丝关切。

    “太后,属下来帮伟大的先王送信。”他起身后,晃悠悠地走到议事桌边,把卷得紧紧的羊皮纸放在众人的面前。

    **师凯尔伸出那双布满了褶皱的手,拿起羊皮纸,仔细地检查封印。“陛下,不论从哪方面看,都像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新王一把抢过,揭起封蜡,展开信纸。

    洛齐大大方方地端坐于王位之上,朗声读道:“以下为西洛帝国第十九任国王洛萨的遗嘱。吾在此任命御前首相,国王之手,汉德为摄政王,自吾死后,辅佐吾儿洛齐统理国事!汉德死后,由其子汉格斯继任御前首相,凡有抗命不尊者,皆以叛国罪论处!”

    “真是岂有此理!”朱莉开口了,“先王怎么会留下这样的遗嘱。”

    “先王在五年前就立下遗嘱,一直让家父封藏于首相塔顶端!属下回城后第一件事,便是将它取来交于国王陛下!”汉格斯言之凿凿地回道。

    新任财政大臣——卡希尔!捻捻他黑白相间的胡须,若有所思地点头道:“陛下。我们得正式欢迎他(汉格斯)加入御前议会了。”

    “正是,”总军团长——莫特!接道:“眼下北方强盗猖獗,叛乱四起,城里大街小巷都流传着谣言。先王真是见识卓绝,在这个时候,为帝国送来了御前首相!”

    “莫特大人,你还有脸开口?北方的动荡,是谁的错?”执法官伊恩厉声斥责道,“你身为帝**团的总军团长,就该负起维持秩序的责任。至于你,汉格斯!你上战场杀敌想必对我们更有帮助。”

    他笑了,“不不不,伊恩大人,我没上过战场,甚至连剑都不会用。不是都说战场上鼓声雷动,金甲夺目,马鸣萧萧吗?唉,战鼓会敲得我头疼,穿盔甲会被太阳烤焦,至于马嘛,它们就知道四处拉屎!不过呢,跟在灰古城受到的盛情款待相比,鼓声、马粪和苍蝇也许都算不上什么了。所以呢。。。”

    汉格斯欲言又止,转头扫视在场的每一位大臣。

    “所以什么?继续说!”新王显然失去了耐性。

    佩斯,龙艳,卡罗特一言不发,静观其变。

    汉格斯朝军机大臣——艾隆!微微一笑,心中想起了死于非命的父亲(汉德),“我得尽快找个时间跟他谈谈。”

    “所以呢,”他又对众人说,“还请陛下容我效劳,即便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好。”

    朱莉从新王手中抢过密令又默读了一遍,接着问道“灰谷城怎么了?”

    “卡吉尔领主(灰谷城领主)得知陛下要处死菲克的消息后,立刻将属下扣在了灰谷城,要不是阿尔文(狼灵之剑)大人直言进谏,属下就回不来了!”

    “卡吉尔要反了吗?”洛齐怒形于色:“菲克!——包庇弑君者(海嘉特)!刺杀太后!汉格斯!你看看,杰哈森的左眼,就是他的杰作!”

    “依我看,菲克只是个借口,卡吉尔是觉得先王驾崩,朝政一定不稳,想要乘机——自立为王!”太后朱莉信誓旦旦地说道。

    “陛下,倘若卡吉尔真的为了菲克,带大军从灰谷城渡海攻来,不论胜负如何,月龙城都将生灵涂炭!”艾隆提醒道。

    “菲克跑了!跑了!你不知道吗?”太后朱莉怒视着他:“难道灰谷城真要为了为了这么个包庇恶徒,弑君枉上的叛徒发动战争吗?别忘了,先王和首相是怎么死的!”

    “太后陛下,虽然家父与先王死时,属下远在海峡对岸,但回城后已颇有耳闻!”汉格斯彬彬有礼地说道,“诸位大人,可否容我和国王私下说几句?”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伊恩咬牙呵斥。

    “汉格斯,即便先王留下遗嘱,你也不能如此目中无人,视太后与众位大臣如无物!”独眼杰哈森沉默了许久后,总算发话了。

    “闭嘴!全部给我退下!”洛齐拍案嘶吼,响声如雷。

    “不行!你不能由着他(汉格斯)放肆!”太后朱莉尖声制止。

    “他是帝国的新任首相,有什么不行?母亲,你也退下!”洛齐态度强硬地命令道。

    财政大臣见状后,立刻站起身来,露出阿谀谄媚的笑容。“诸位大人,我们就让陛下与首相小聚片刻如何?这动荡不安的国事明日再来处理也不迟嘛。”

    佩斯与龙艳的动作有些迟疑,卡罗特则望着其他人,但他们到底是起身了。

    独眼杰哈森是最后站起来的。他不怀好意地说道:“汉格斯大人,我是不是这就去请总管在首相塔里为您收拾好房间?”

    “杰哈森大人,感谢您的好意,不过我要住在历任首相的居所。”

    “真有意思。”执法官讽刺道,“我越听越觉得您还是睡地牢比较安全。”

    “注意你的言辞!你现在正在和御前首相说话!”汉格斯脸色大变,怒视着伊恩,回击道:“勇气与厄运往往只有一线之隔,伊恩大人,想必您懂这个道理!”

    艾隆忍不住笑出了声,**师嘴角微扬,财政大臣则面色凝重地点点头。

    执法官气的脸型扭曲,却又无理反驳。之后,所有人都走出了大厅,除了太后朱莉!

    “太后陛下,请您回避!”汉格斯看似恭敬,却步步紧逼。

    “就算是你父亲,他也不敢这般狂妄!”朱莉咬牙切齿地说道。

    “母亲,请您出去!”新王低头轻声催促道:“我必须和我们的新首相好好聊聊!”

    朱莉趾高气昂地走到汉格斯身旁,冷冷的瞥了一眼后,离开了大厅。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