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艾隆!

    “你刚才激怒我母亲(太后朱莉)了,混蛋!”旁人离去后,洛齐开口嚷道。

    “陛下,您不知道我有多思念太后那甜美的声调。”汉格斯对他叹道。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用滚烫的钳子把你的舌头拔出来。”新王回击。“父亲(洛萨)昏了头不成?要不遗嘱就是你伪造的?”他把信又读一次,越看越气恼。“他为什么把你丢给我?你这个矮子除了跟我顶嘴外,还有什么用?”他握拳揉烂了先王的遗嘱。

    “好了!陛下,您冷静点,属下千里迢迢地赶回来,不是跟您吵架的。”汉格斯指出,“吉卡尔重兵在握,如不谨慎处理,怕是要出大乱子!菲克也不是第一个违抗你的人,对吧?”

    “对!第一个是洛顿(帝国二皇子,洛萨之子,洛齐的亲弟弟,年仅十五!),第二个就是你!”洛齐嘴唇一抿,面露怒色。“假如我说这遗嘱是假的,叫他们把你扔进地牢,我保证,没人敢违抗我。”

    汉格斯很清楚自己此刻如履薄冰,稍有失足,便会万劫不复。“的确,”他亲切地赞同,“尤其是你那慈祥的母亲(太后朱莉)。可杀害先王和家父的凶手还没抓到,您就要把我扔进地牢里?”

    “我不要你来帮倒忙!”洛齐回道。

    “是么?”汉格斯平静地说:“我知道您要的是什么,您要的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没错,您现在是做了国王,但再这样下去,帝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洛齐已经年过三旬,自以为精明老练,然而汉格斯年长他两岁,自小与他在金堡一同长大,早把他的个性摸得一清二楚,读他脸上的表情就跟读自己喜爱的书一样容易,此刻他读出的是愤怒,恐惧,还有迷茫。“父亲(洛萨)他。。。”

    汉格斯打断了他的话。“只要陛下支持我,属下向你保证,一定会抓住凶手。”

    “这怎么可能?”洛齐质问,“菲克和他那该死的恶弟(海嘉特)都已经逃出城了。”

    “的确,”汉格斯同意,“陛下有没有想过,凶手未必是那个毛头小子(海嘉特)。”

    “不是他?”新王说道,“那还能有谁?不是他,他干嘛要跑?”

    “不跑,等着被我们伟大的新王斩首?”汉格斯冷冷地说道:“事情还未搞清楚,您就杀了托里克,这是场件多么荒唐的闹剧!陛下,,”

    “他们必须死!”洛齐打断了他:“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一个!”

    “我可听说托里克的小女儿(托琳儿)也跑了?”

    “我派卡罗特带人去抓她,可她那该死的舞蹈老师(西佛瑞)从中作梗,她便乘机脱逃,此后再没人见过。”新王咬牙续道:“一定会抓住他们的!我要将这群混蛋的头颅全部挂在城门上!”

    汉格斯原本想说服新王,但见他如此固执,只好作罢!“陛下,那位卡希尔(新任财政大臣)大人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御前议会上?”

    洛齐朝大门口瞄了一眼。“他怎么了?”

    “先王和家父似乎都不喜欢他,所以才一直没有重用!”他朝桌子对面倾身。“您肯定他靠得住吗?您信任他吗?”

    “我不信。”洛齐回道,“但母亲(朱莉)说我需要他。他心怀不轨?还是另有原因?”

    “属下也不清楚,先王与家父可能也是怀疑吧。”汉格斯耸耸肩。“现在,属下也这么觉得!”

    “你也这么觉得?”

    “您继承王位才短短数月,杀的人就已经多得数不完,由此可见,一定是有人把您里给教坏了。”

    洛齐审视了他一眼。“我不缺忠言良见,也承认自己性子固执,但绝不会愚昧到任人摆布。”

    “任谁戴了王冠,脑筋都会不清楚。”汉格斯差一点就破口而出。

    “托里克大人这件事,真是您的意思?”他续道。

    洛齐皱眉道:“原本我是想将他流放到群蛇湾去的,但审判那天,我觉得有责任让观众看场“好戏”,于是就当着全城居民的面下令砍了托里克的头?若是饶他一命,我这个新王的威严何在?以后不成了愚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吗?”

    “审判!”汉格斯问道,“是谁出的馊主意?”

    “伊恩安排的。”洛齐回道:“但我支持他。”

    汉格斯大感意外。“真的?是我们的执法官?陛下,您赢得爱戴的方式可真是独树一帜。”

    洛齐一脸不悦:“父亲(洛萨)的死必须有人付出代价,审判托里克我觉得没什么不对。”

    “那菲克呢?将他关进龙牢,也是您的意思?”

    “你都知道了?”

    “菲克原本是卡吉尔的贴身护卫,之后又成为先王的血骑四剑士!”汉格斯刻意提醒他,“绿城七剑士在经历二十年前那场大战后,就只有他和阿尔文还存活在世。帝国的老百姓说起他,就像烈火骑士——凤大人!再世一般。若卡吉尔真的带军来攻月龙城,而他们又看到“疾风之剑”与灰谷城的大军并肩作战,你觉得他们会作何感想?”

    “我才不管那些贱民会怎么想。”新王不屑地说道:“就算真的要打,我也不怕!月龙城有三十万帝国勇士,还有五万血骑,难道会任由那个疯子(卡吉尔)攻破城门?”

    汉格斯叹了口气,像以前一样,洛齐完全抓不住重点。“陛下,若是灰谷城的一支大军当然不足为惧,您别忘了,还有西边的枫林城,东边的溪风城,北边的北风堡!”

    “龙烬(溪风城领主),夕然(枫林城领主)还有扎哈伯(北风堡领主)他们都是父亲的封臣,绝不会与卡吉尔同流合污!”

    “您也说了,他们是先王的封臣!先王已经不在了。”汉格斯解开喉咙下的铁扣,取下背上雪白的披风:“您知道城中百姓是怎么议论您的吗?”

    “那些贱民都说什么了!”

    “暴君,昏君!。。。”

    新王上前用一记耳光打断了他。“那又如何?我是国王!国王!”

    汉格斯揉揉脸颊:“陛下,您知道德目领主(三百年前的月龙城领主,因滥杀无辜,残害忠臣而被至高皇帝处以绞刑!)是怎么死的吗?”

    “闭嘴!再说一句,我就让人割下你的舌头。”

    伴随着嘶吼而来的,又是一记耳光。

    “几千年来,每当有暴君执政,虚伪的领主们就会举起“正义王旗”,这么简单的道理,您不懂吗?”

    洛齐再甩他一记耳光。

    虽然两颊发红,火辣作痛,汉格斯还是微笑道:“陛下,您打够了么,打够了我可要先告辞了!”他转身朝着大门处走去。

    洛齐皱眉,“不准走。我要知道你打算怎么帮我。”

    “等属下想明白了,自然会告诉您。计谋就像水果,需要时间酝酿才会成熟。现在嘛,我打算骑马到街上晃晃,熟悉熟悉城里的状况。”汉格斯把手放在门边的骑士石像剑柄上。“走之前,还有一事相告。为了稳定局势,您必须先收回追铺菲克的通缉令!任何人在失去理智的时候都会做出蠢事!属下说的可不只是菲克。。。”

    “你在说我吗?”洛齐望着汉格斯的背影,心中的怒火却不知怎么的烟消云散了。新首相的话针针见血,让他真正地看清了自己的处境!

    “陛下,不管您承不承认,您的确需要我!”

    出了议事厅后,汉格斯向西伯恩点头致意,之后穿过长长的拱顶大厅。阿尔文跟了上来,“您去哪?”

    “去国王大道转转。”

    阿尔文肆无忌惮地嘿嘿笑道:“需不需要护送?听说街上挺危险的。”

    “我会叫上血骑护卫,顺便提醒他们,我现在是不折不扣的御前首相!”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