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杰哈森!

    在一队肩披黑色披风,头戴深红钢盔的血骑卫士护送下,汉格斯骑马出了金堡。由内城门下经过时,他注意到悬挂在城墙上的人头,虽然浸过红油,却早已腐烂发黑,不堪辨识。

    “瓦拉丁,”他叫道,“天黑以前,将这些头颅取下来,交给神庙的牧师清洗,让他们找回死者的身体,好好安葬!”

    瓦拉丁显得犹豫。“陛下说要把叛徒的头挂在城墙上,直到最后三根空枪也插上人头为止。”

    “最后三根?让我猜猜,一个是菲克,另外两个是托里克大人的养子和女儿,对不对?”

    “是的,大人。”

    “瓦拉丁,我是先王钦点的御前首相,麻烦你牢牢记住!天黑前,我就要这些头拿下来,否则其中一根空枪就会有东西可挂,你懂我的意思吗,千夫长?”

    “是,大人,我会亲自监督。”

    “很好。”汉格斯双腿一夹,策马前奔,让后面的血骑卫士自行跟上。

    新首相一点也不喜欢眼前的景象:月龙城的的街道向来是熙来攘往,人马喧腾,但此刻却充满了他从未见过的危险。

    两两成对的血骑卫士随处可见,他们穿着深红铠甲,在大街小巷巡逻,钢枪从不离手。城门口满是衣着破烂,变卖家产的人,有人肯出价他们就卖,,,

    菜市大街几乎没有卖肉菜的农夫,少数几个摆出食物的摊位要价竟高达半年前的两倍。好几个小贩沿街叫卖串在钢叉上的蝙蝠。“新鲜蝙蝠哪!”他高声喊着,“新鲜蝙蝠!”更让人心惊的是,那些烤熟的蝙蝠看起来竟比屠夫卖的肉更诱人。

    到了国王大道,汉格斯看到所有的店铺大门紧闭,就连从前日日爆满的“奥德羊肉馆”也不例外!

    “为什么会这样?”他望着千夫长问道。

    “大人,他们(商铺老板)害怕!”

    “害怕国王?”

    “不!他们怕强盗和小偷!”千夫长续道,“北方战事连连,运粮的主道被封锁了,城里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运进过粮食了!卡罗特大人说,光是近三天就发生了四十五起盗窃案,二十三起抢劫案,十八起杀人案!”

    “我们伟大的新王有何应对之道?”

    “陛下正逐步恢复城内的治安,”瓦拉丁向他保证,“杰哈森大人将血骑守备队的人数增加到以前的两倍,太后则派了一千名工匠兴建防御工事。石匠负责加厚城墙,木匠制作上百的巨弩和投石车,制箭匠忙着造箭,铁匠锻造刀剑铠甲,就连龙桥镇的炼金术士团也愿意提供一万桶黑火药。”

    汉格斯一听这话,略感不安地在马鞍上动了动。眼下时局动荡,各个领地的领主们若生异心,随时都可能兵临城下,他很高兴国王与太后并未置身事外,但黑火药着实不牢靠,一万桶这种东西足以把月龙城烧成灰烬。“陛下哪有钱买这么多?”托里克(前财政大臣)死后国库日渐空虚,这已经不是秘密,而练金术士团又绝非大公无私的组织。

    “大人,卡希尔大人总有办法弄到钱。他规定进城的人都得缴税。”

    “嗯,这是个办法,”汉格斯嘴上轻描淡写,心里却想:“好个既聪明又残酷的办法。成千上万的难民为了躲避战事,纷纷逃往月龙城,以为这里比较安全。等这些人抵达城外,一定会散尽家财,换取高耸的城墙以为屏障。。。。但他们若知道黑火药这回事,或许就会重新考虑该不该留在这了。”他在北边的城门口曾亲眼见到汹涌的人潮:老人带着小孩,忧虑的父亲则用贪婪的眼神盯着别人的坐骑和马车。。。。。。

    高挂红衫木招牌的旅店位于北边城墙的视线范围内,他们早上就是从此处进城的。一进庭院,便有个小男孩跑来扶汉格斯下马。

    “带你的人回金堡,”他对瓦拉丁说道,“我今晚在此过夜。”

    千夫长有些犹豫。“大人,这里安全吗?”

    “身处乱世,没有哪是绝对安全的。”说完汉格斯迈步朝大门走去,留下一头雾水的瓦拉丁。

    他挤进旅店大厅,一阵欢笑便迎面袭来。“亲爱的大人,真高兴见到你。”老板娘脸上扑了粉,嘴角挂着一抹温软的微笑,装腔作势地说道。

    “不用招呼我!”

    汉格斯穿过大厅,沿着墙边石阶走上二楼。

    “首相大人!”

    汉格斯惊的绊了一跤。“艾隆大人?您怎么来了,我正打算去找您呢。”

    “冒昧打扰,还请您见谅。”艾隆边摘下兜帽,边说道“不请我进去喝一杯吗?”

    “大人,这说话不方便,换个地方吧!”

    “您是不想让我看到那位年轻的小姐吗?”

    就在这时,墙边房间的木门开了。

    “汉格斯!”菲莉雅喊道。她是汉格斯在灰谷城遇到的ji女,由于伺候得当,就被他带回了月龙城。她生得一双雌鹿般的眸子,一头瀑布般的金发披落到双肩,身形纤细,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羞怯。“这位是?”她问道。

    “是艾隆大人。”新首相满心不悦却极力掩饰:“艾隆大人,这位是灰谷城的菲莉雅小姐!”

    “大人!”菲莉雅鞠躬行礼。

    “真是位漂亮的年轻小姐。”艾隆摸着胡须笑道。

    “年轻小姐,”菲莉雅重复一遍,玩味着这几个字。“大人,您只说对了一半,我只是年轻。”

    “二十岁,”汉格斯心想,“你才二十岁,还是个**,但脑子转得快,在床上也灵活得像只小猫,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一头柔顺滑溜的金色秀发,还有一张又甜又软又饥又渴的小嘴。。。这都是属于我的!这老头(艾隆)真是什么都知道!本想进屋泄泻火就去军机处找他!他倒先来了!“

    艾隆咯咯笑道:“首相大人,真不打算请我进屋喝两杯吗?”

    “那就喝一点吧。”汉格斯说道:“亲爱的,我和艾隆大人有事要谈,你回卧室等我!”他很清楚艾隆这么急的赶来意味着什么,他此行是来传达重要情报的。

    “是!大人!”菲莉雅进屋后,立刻走进卧室,关门回避。

    艾隆在窗边的小木桌旁自行落座,他说:“我一收到消息,就想来瞧瞧您这位年轻的小姐!若是您父亲在世,恐怕又要带着鞭子来找您了!”这番话潜在的意思是:你想把她藏起来,可我不但知道她是谁,还知道她在哪里!

    汉格斯很纳闷究竟是谁出卖了自己,旅店老板?马厩小厮?城门守卫?还是他自己的手下?

    “首相大人,您每次回城啊,都爱走北边的城门。”艾隆一边为汉格斯斟酒,一边说道,“明明三天前就到御龙湾了,偏要绕那么大个圈子进城!”

    “真是什么都逃不过您的眼睛!怪不得家父老说您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汉格斯汗颜道。

    “出门要多留心啊,好孩子,”艾隆说,“月龙城最近不怎么安全。我虽对这里的街巷了若指掌,可要我像今天这样孤身一人,手无寸铁,还差点不敢来呢。唉,眼下时局危殆,法外凶徒四处横行,手中刀剑冰冷,心地更是冷酷无情啊。”这话的意思是:既然我可以孤身一人,手无寸铁地来到这里,要害你的人当然也更可以手提刀剑找上门来。

    新首相笑道,“他们要敢骚扰我,就把他们的头,。。。。。!”他欲言又止,觉得自己说的话很像某人!

    艾隆听了,放声大笑,彷佛这是他这辈子所听过最有趣的事,然而当他直视汉格斯时,眼中却毫无笑意。“您这位年轻小姐真是和蔼可亲,换作是我,我会非常小心地照顾她。”

    “我正打算这么做。谁要敢对她不利——哎,可怜我连剑都不会用。。哎。。!”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艾隆起身,“大人,我想您一定累坏了,我只想表示欢迎之意,让您知道,我和您死去父亲一样,很高兴看到您回来。帝国正需要您。您看到昨夜那颗慧星了吗?”这句话的意思是:混小子!不要忘了杀父之仇!

    “我个子是矮了点,眼睛可没瞎。”汉格斯说道。昨天傍晚,一颗慧星划过月龙城的上空,它几乎占据了半面天空,完全遮蔽了新月的光芒。

    “街上的老百姓称之为‘月神的使者’,”艾隆道,“他们说这颗慧星宣示着新王现世,并警告随之而来的血与火。”

    “使者?那不过是迷信罢了!”汉格斯回道。

    艾隆搓搓布满皱纹的双手,“首相大人,我走之前,可否给您猜个谜语?”他没等对方回答,“三位地位显赫之人坐在一个房间,一位是国王,一位是僧侣,最后一位则是富翁。有个佣兵站在他们中间,手提利剑。每位显赫之人都命令他杀死另外两人。国王说:”我是你合法的君王,我命令你杀了他们。‘僧侣说:“我以月神之名,要求你杀了他们。’富翁则说:”杀了他们,我所有的金银珠宝都给你。‘请告诉我——究竟谁会死,谁会活呢?“说完,他从袖子内掏出一张卷起的羊皮纸递给了汉格斯,之后匆匆离开了旅店。

    军机大臣离开后,菲莉雅从卧室破门而出,大声答道:“活下来的是富翁,对不对?”

    汉格斯急忙将手中情报藏进了外衣的夹缝中,他很清楚,这张羊皮纸上有着很多他想知道的秘密,决不能让第三人知道。(除了艾隆与他自己的第三人!)

    新首相将长袍挂在了木椅上,然后故作镇定,若有所思地啜着酒,“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想得视那个佣兵而定。”他放下酒杯,“走吧,我们去床上。。。”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