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银色闪光!

    他们同时起步,可到头来她却在等他,她精力充沛,一双**纤细敏捷,而他却是心事重重,疲惫不堪。但当他上楼时,她却笑盈盈地问道:“有没有想我啊?”她边说边牵起他的手。“想得发疯。”汉格斯承认。菲莉雅身高超出七尺,他得抬头仰望。。。好在看的是她,他倒不在乎,因为她实在太可爱了。

    “等您住进金堡,您会一天到晚想我的。”她一边领他进房,一边说。“尤其是您孤伶伶一个人睡在首相塔冰冷大床上的时候。”

    “可不是嘛。”汉格斯恨不得能带她同去,但金堡是明令禁止ji女入内的。而他所有的权威又都来自于先王的遗嘱,带她进城已是他的最大限度了!

    “等我报了杀父之仇,时局稳定后!”汉格斯保证,“就给你在国王大道上买一栋房子,还有守卫和仆人,我一有机会就去找你。”

    菲莉雅把门踢上。

    透过结雾的窄窗玻璃,他分辨出远处坐落于高耸内墙中的首相塔,但真正吸引他的却是眼前的另一番景象。菲莉雅弯身,抓住外衣裙摆,上拉过头,脱下丢到一旁。她从不穿内衣。

    “把嘴巴闭上,过来亲一个。”他指着自己的下体,命令她。

    “我打算做点新王绝对料想不到的事,”汉格斯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我要为父亲讨回公道,为冤死的亡魂讨回公道,为帝国主持正义!”

    。。。。。。。。。。。。

    汉格斯搬进首相塔后,头一件事就是寻找城中的名厨,并将他们收进门下。今天他的晚餐格外丰盛,有南瓜浓汤,红酒焗蜗牛,烤羊腿,奶油卤鸽。。。。每道菜都有相应的美酒搭配。

    之所以如此丰盛,是因为他请来了光临首相塔的第一位客人——独眼杰哈森!

    自他继任御前首相后,原先那些对他不屑一顾,爱理不理的大臣们全都改变了对他的态度,不是笑脸相迎,就是阿谀奉承!

    此刻,塔楼顶端的小厅中,除了几个仆人外,只有他和杰哈森两人,桌上点着蜡烛,四周一片昏暗。

    杰哈森的父亲是城主中臭名昭著的猪肉贩子,汉格斯觉得他笑起来也活像个切肉的屠夫。

    “再来点儿?”首相问他。

    “真是美酒,”杰哈森眨着一只眼睛,递出酒杯。他脱下盔甲的体型活像个酒桶,“这真是雪浆酒中的极品啊,北风堡的?”

    “枫林城的,”汉格斯作了个手势,仆人趋前倒酒。

    “说起来真是奇怪,南方酒的味道通常没这么香醇。”

    “香醇?”首相笑道。

    独眼又猛灌一大口。此人喝酒从不小口浅酌,汉格斯早就注意到了。“对,香醇,我要说的就是这个词儿,完完全全就是这个词儿。汉格斯大人,您对文字还真有一套。您说的话总是那么幽默,对,就是幽默。”

    “我很高兴您能这么想。。。但我不是什么大人,跟您没法比。杰哈森大人,您是守护皇室的英雄,而我只是个连剑都不用的文臣而已!以后您叫我汉格斯就可以了。”

    “好啊。”他又大灌一口,酒液洒在深蓝锦锻外衣前胸。他披了一件银线织成的披风,此时已经喝得烂醉如泥。

    首相伸手捂嘴,轻声打了个嗝。他的酒量远不及独眼,只是吃得很饱。

    “我这辈子从没吃过如此美味的一餐,或许我该把您这几位厨子拐去帮我烧菜,您怎么说?”独眼叹道。

    “比这更微不足道的小事,都有人拿来当作开战的借口呢。”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敢与疾风之剑——菲克!交手,您可真有胆量。我听说他的剑术可是极高的!”

    “那是当然。”独眼吹声口哨,“您说我有胆量?没错,一个人非得有胆量,才能爬到我今天的地位!依我看,您也是个有胆量的家伙,个子虽然矮了点,胆子倒是不小啊!连太后和陛下都拿您没办法!”

    “您实在太客气了。再来一杯?”

    “喔,不不,不行了,头有点晕。。。******,就再来一杯吧。有胆的人要喝个痛快!”

    “说的好!”汉格斯把杰哈森的杯子倒得满溢,“先前,我看了一下您对血骑守备队总司令接任人的推举名单!”

    “那十二个人都很合适,随便挑个都行,不过换了我,我会选西伯恩,他是我的左膀右臂,一等一的好手,忠心耿耿,选他你绝不会后悔。当然喽,还得先经陛下同意才行。”

    “是啊,”汉格斯自饮了一小口。“我倒考虑过瓦拉丁,他担任血骑巡逻队长已经三年,五年前在平定龙桥之乱中也表现英勇,洛萨国王亲自在蓝石镇提拔他为千夫长。可惜,他的名字却不在您这张单子上!”

    杰汉森又灌了口酒,在嘴里漱了半天才吞下去。“瓦拉丁?您说的不错,他是很勇敢,这我没话说,可是。。。这家伙是菲克的部下,而且脾气也怪得紧,下边的人都不喜欢他。他还是个残废,在龙桥镇打仗的时候少了三根手指,他就因这个被升为千夫长。拿手指换个千夫长头衔,我觉得太划不来了。愚蠢至极!”他笑笑,“依我看,瓦拉丁太关心自己的名声啦,您还是让他呆在原来的位子上得了,西伯恩才是您要的人。”

    “可我听说,城里老百姓不怎么喜欢他。”

    “别人怕他,这才好办事么。”

    “我还听说什么来着?说他在酒馆里闯了祸?”

    “那个啊,那不是他的错,首相大。。汉格斯!不是他的错。他根本没打算杀那女人,是她自找的,他早警告过她,叫她站一边去,让他履行公务。”

    “话是这么说!但毕竟母女情深,他早该料到她割舍不下女儿的。”汉格斯微笑,“来,再尝尝这羊肉,下酒真是没得比。跟我说说,你当初为何挑西伯恩去办这件倒楣差事?”

    “汉格斯,一个好指挥官必定要知人善任。有些人适合做这个,有些人适合做那个。杀一个不知好歹的老妇人,可不像看上去那么轻松。虽说对方只是一个烂biao子和老太婆,那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办成的。”

    “我想也是。”汉格斯回答,耳中却只听见“一个烂biao子”,脑海里想起菲莉雅,以及所有拿了他的钱,让他在体内留下种子的女人。

    独眼浑然不觉地续道:“凡是苦差,就要交给西伯恩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去干。他么,叫做什么,就听话照办,事后一个字也不问。”他切下一块羊肉。“这的确是好东西,味道够辣。给我一把够利的匕首,一块够辣的羊肉,我就心满意足啦。”

    汉格斯耸耸肩,“请您尽量享用,这会儿北边战火不断,罗柏(自由联军首领)又在星辰堡称王,好羊肉只怕很快就吃不到了。究竟是谁派你去杀那烂biao子和她娘的?”

    独眼有些警觉地看了汉格斯一眼,接着笑了,拿着一块羊肉朝他挥舞。“汉格斯,你这狡猾的家伙,想套我话,是吗?我告诉你,要我杰哈森说出不该说的话,光靠美酒和烤羊腿是不够的。我这人啊,接了命令什么也不问,事后半个字也不说,这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和西伯恩一样?”

    “完全正确。等我当上帝国副军团长,你就让他接我的班,包你满意。”

    汉格斯咬了一小口羊肉,这羊腿掺杂着红椒,确是极品,味道也的确够辣。“不管陛下让谁接班,恐怕都比不上您。话说回来,亚伍德(帝**团驻群谁湾最高指挥官)大人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啊。”

    独眼一脸疑惑。“我还以为他是女的,这亚伍德,不就是那个找鹰当情人的家伙吗?”

    “不不不!不是那个,我说的是现任的群蛇湾最高指挥官。前阵子我去拜访他时,他正愁找不到合适人选接替自己的位子。这年头,绿城军(群蛇湾守军)是越来越难找到人才了。”

    汉格斯嘿嘿一笑,“假如他有个像您这样的厉害角色,或是咱们英勇的西伯恩,想必会睡得安稳一点。”

    杰哈森大喝一声:“他想得美!”

    “可不是嘛?”首相道,“不过世事难料啊,大人,就拿托里克大人来说吧,恐怕他作梦都料不到自己会死在金堡的广场上吧。”

    “谁能料到呢?”杰哈森呵呵笑着赞同。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