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汉格斯!

    金堡的议事大厅内。。。太后朱莉怒不可歇地敲打桌面,“未经陛下和我的允许,就擅自放逐血骑守备队总司令!汉格斯这混账想造反吗!”她以尖锐刺耳的嘶叫来发泄心中的怨火。

    “母亲,御前首相确实有这个权利!”洛齐轻声道:“各大领地所有防务都由其支配。杰哈森不能说是被放逐,最多也只能算是被调度而已。”

    “我不管,必须将他给我弄回来!他可是我的贴身护卫!”朱莉态度坚决。

    “首相大人这件事办的确实欠妥!”卡希尔附和道。

    “陛下,属下建议。。。。。”执法官伊恩还未说完——议事厅的大门开了。

    汉格斯穿着一身橙色丝质的华丽长袍,胸前的金色十字剑徽章(首相徽章)随着轻快的脚步散发出耀眼光辉。

    “汉格斯,为何要放逐我的贴身护卫!你最好给我个满意的理由!否则就以叛国罪论处!”朱莉的双瞳中充斥着渗人的寒意。

    “陛下,属下要务缠身,让您久等了!’首相并未理会,而是大步走向洛齐,将一张卷起的羊皮纸放在了他和朱莉的面前,回道:“太后陛下,这就是属下放逐杰哈森大人的原因!”

    “这是什么?”洛齐皱眉。

    “银袍子首领——洛兰特!写给属下的信,请陛下过目!”

    “洛兰特?叔叔?”洛齐困惑不解,命令道:“伊恩,念给大家听听,看看我这位流落异乡的叔叔和首相大人说了什么悄悄话。”

    “陛下,若是有什么大不敬的。。。”伊恩故作惶恐,欲言又止。

    “只管念!恕你无罪!”太后向他保证。

    “属下遵命!”执法官起身,打开羊皮纸,朗声读道:“赤岩堡城主,银袍军团首领——洛兰特!仅以此信通告各位大人,娼妇朱莉揽权乱政,**朝纲,新王洛齐并非洛萨之子,而是她与血骑守备队总司令——杰哈森的野种!望诸位大人弃暗投明,好自为之!”

    “该死的东西!”国王怒形于色:“这是叛国!叛国!”

    “陛下。洛兰特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背叛帝国了!”**师凯尔提醒道。

    太后没性子等,立刻抢过国王手中的羊皮纸,看完后,怒气冲天地宣布:“叛国者罪不容诛,这是下三滥的恶棍行径,我定要将这卑鄙小人碎尸万段。”

    凯尔从执法官手中接过信件,检验过真伪后,说道:“陛下,确实是洛兰特的亲笔!”

    卡希尔捻捻胡须,“连新任首相都敢寄,他真是胆大包天!”

    “把这些信给我烧掉。”洛齐表示,“绝不能让任何一点风声传出这个房间。”

    “只怕不是一点风声而已,”汉格斯冷冷地说,“陛下,想必洛兰特早就派了渡鸦去枫林城和北风堡了。把信烧掉,有什么意义呢?正所谓覆水难收,寄出去的信已经收不回来。更何况这只是肮脏的谣言而已。”

    朱莉睁大那双碧眼怒视他,“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有没有看他写了些什么?他称新王为“野种”,还竟敢指控我**、**!”

    伊恩一言不发,心中暗想“难道他说错了吗?你明知这些指控完全属实,却依旧作气如此,真叫我大开眼界。你这烂biao子这么有天分,真应该转行去演戏。”

    “太后,洛兰特需要借口来使他的叛乱合法化,您不必动怒!属下为保全您的名声,不得已将杰哈森大人流放至群蛇湾,请您降罪!”汉格斯单膝跪地,态度极为恳切。

    “做的好!”国王作出了评价:“你非但无罪,而且有功!快起来。”

    坐在末端的佩斯望着汉格斯,心想“这小子(汉格斯)是疯了,真的疯了!伪造信件,污蔑皇室,这是多大的罪。。。”他不敢再往下想。

    汉格斯起身后,走到首相的木椅前,自行落座。

    “我绝不许别人骂我娼妇!”朱莉吼道。

    “这该死的畜生!”国王咬牙切齿,

    执法官清清喉咙,“陛下,我们先得阻止这龌龊的谣言继续散播,您必须发布谕令,谁敢说起太后**,或指称您为私生子,就把谁的舌头拔掉!”

    “明智之举!”**师凯尔点点头,蓝宝石颈链随之晃动。

    “光是这样还不够!”朱莉不耐烦地说,“谁敢胡言乱语,就拔掉他全家的舌头!”

    “汉格斯,你的意思呢?”洛齐问道。

    “陛下,太后,请恕属下直言,这根本就是乱来,”汉格斯叹口气,“拔下一个人的舌头,非但不能证明他是骗子,反而让全世界知道我们有多害怕他想说的话。”

    “那你倒是说说看,该怎么做?”朱莉质问。

    “什么也别做,由他们去说,过不了多久自然烟消云散。只要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把这事当成他为叛国谋反所编造出的拙劣借口。洛兰特可有证据?明明就是空穴来风,他上哪儿找证据?”汉格斯露出甜美的笑容,说道。

    “话是没错,”国王犹豫不决,“可。。”

    “陛下,首相大人说得没错,”卡希尔(财政大臣)十指交搭,“假如我们试图制止谣言,只会显得真有其事,还不如嗤之以鼻,反正只是个龌蹉的谣言而已。我们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朱莉打量了卡希尔一眼,“怎么个还治其人之身?”

    “编个同样性质,但更易取信于人的故事,将它散播出去。假如我们宣传他死去的女儿其实是她亡妻和他某个部下偷生的野种,而洛兰特戴了绿帽,您想想看。。。”。’

    “叛军原本就不受百姓爱戴,这样一来。。没错,”太后沉吟半晌,“所以我们用同样的方法回敬他,嗯,这主意不错。”

    汉格斯一脸骇然,为了将戏继续演下去,他不得不同意卡希尔的计谋可行。

    “卡希尔,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洛齐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属下遵命。”

    朱莉露出她通常只留给杰哈森的微笑,“卡希尔大人,您真是坏到骨子里了。”

    “多谢夸奖,太后陛下。”

    “您编故事的本领可真是炉火纯青。”汉格斯补上一句,话中却没朱莉那份热情。“这家伙远比我所知的危险!”他心想。

    卡希尔睁着他那双灰绿眸子,脸上神色没有丝毫不安。“首相大人,我们都有些与生俱来的本事,不是吗?”

    朱莉陶醉于复仇计划中,根本没注意两人的交流。“老婆跟野男人出轨!这样洛兰特肯定会成为赤岩城的笑柄。”

    “故事可不能由我们来讲,”伊恩建议道,“否则便更像编造的谎言了。”

    卡希尔再度提出解答,“ji女喜欢说人长短,而我手上正好有几间妓院。至于酒馆旅店之类,相信艾隆大人一定可以把谣言散播出去。”

    “说到艾隆大人,”凯尔皱眉,“他人在哪里?”

    “太后陛下,我也一直纳闷,为何最近老看不见我们的军机大臣。”伊恩说道。

    “艾隆身体抱恙,我早上刚去探望过!”洛齐解释道。

    “陛下,”汉格斯推开椅子,站了起来。事实上,他对艾隆的行动心知肚明,但绝不能让其他重臣知晓。“诸位大人,请容在下先行告退,我还有事要忙。”他鞠个躬,摇摇摆摆走出门去。

    本章完!

    看到这章还不收藏的,我也是服了!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