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艾隆!

    瓦拉丁候在议事厅外,准备护送汉格斯回首相塔。

    “铁匠们都在会客室,等候您大驾光临。”他一边跟上,一边说道。

    “等候我大驾光临?瓦拉丁,这句话我喜欢,你开口越来越像总司令了!”

    “首相大人,我。。。”

    “我什么我,没事啦!太后不让你参加御前会议,这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眼不见,心不烦,懂吗?”

    瓦拉丁一脸茫然。

    “去把轿子准备好,事情办完我就出城。”

    两名血骑卫士守在塔楼门口,汉格斯愉快地问候他们,接着想到要爬楼梯回卧房,不禁皱起眉头,每次爬这一大段路,总令他双脚酸痛。

    卧室里,一名十五岁男孩正把衣服摊在床上,这是他的侍从——利波恩!他生性过于羞涩,以致于做事总有些鬼祟的模样。汉格斯始终怀疑国王之所以把这孩子交给他,根本就是个恶意的玩笑。

    “大人,这是您的衣服,”汉格斯一进门,男孩便垂下眼睛,视线盯着他的鞋子,嗫嚅着说。波恩就是没办法鼓起勇气直视对方。“待会儿接见客人要穿。还有您的项链,首相项链。”

    “很好,过来帮我穿衣服。”外衣是白天鹅绒料子,上面辍满了十字剑形状的银色饰扣,那条项链则用一颗颗实心的红宝石串连而成。波恩又为他披上一件深蓝的丝质金边披风,那样式像是特别为他裁制的。

    首相的私人会客室比国王的小得多,自然更无法与王者大厅相提并论,但汉格斯喜欢其中的狮皮地毯,墙壁上的挂饰,以及某种私密的氛围。

    他刚进门,总管便喊:“恭迎国王之手汉格斯大人!”他也喜欢这种感觉。

    瓦拉丁聚集的这群铁匠、武器师和五金商人一听纷纷跪下。

    他走到金色圆窗下的那张木椅旁,示意他们起身,“各位师傅,我知道你们事务繁忙,所以也不多废话。波恩,麻烦你。”男孩递来一个亚麻布袋,汉格斯拉开束带,将袋子里的东西倒出,金属在毛毯上发出模糊的“咚”地一声。“这是我吩咐金堡的铁匠所打造的,类似的东西,我还要五千个。”

    一名胖铁匠弯身仔细检视:两节粗大的钢链,彼此扭在一起。“非常刚硬的链子。”

    “刚硬是刚硬,可惜太短。”首相答道,“跟我有点像。我要的成品比这长很多。对了,你叫什么?”

    “回大人,大家叫我‘铁手’。”这名铁匠个子不高,长得十分粗壮,身穿普通的羊毛和皮衣,但那双臂膀粗得和马脖子一样。

    “我要月龙城里每一家铁铺都着手打造这种链子,然后串起来,其他工作统统放下;我要所有懂得打铁的人都投入这项工作,不管有没有出师,是不是学徒。当我骑马经过钢铁街,我希望听到铁锤日夜不停地敲打。我还需要一个人,一个能干的人,来负责监督这件事。“铁手”师傅,你认为你是这样的人吗?”

    “就算我愿意,大人,可太后要的那些盔甲和刀剑怎么办呢?”

    另一个铁匠说话了:“太后陛下命令我们加紧制造盔甲刀斧,为数庞大,据说要给新募的血骑卫士用,大人。”

    “那个不急,”汉格斯说,“先把链子做好。”

    “大人,求您原谅,可太后陛下说:谁要不能如期完工,就把谁的双手砍断。”这位紧张的铁匠续道,“而且是用他自个打造的利刃砍断,这是陛下的旨意。”

    “洛齐,真有你的,真是想尽一切办法让老百姓爱戴我们!”他沉默了一会,说道“这种事不会发生,我向你保证。”

    “最近铁价越来越高,”铁手表示,“锻造这条链子需要大量生铁,以及拿来烧火的焦炭。”

    “需要多少钱,只管找卡希尔大人。”汉格斯许下承诺,暗自希望新任财政大臣别让他失望。“此外,我会命令血骑守备队协助你们搜寻生铁,倘若必要,把城里每一只马蹄铁都溶掉也行。”

    这时有个年纪稍长的人走上前来,他穿着华丽的金边锦缎外衣,外罩一件狼皮斗篷。他跪下来,仔细检视地上的粗大钢链。

    “大人,”他沉重地宣布,“这充其量只能算粗活,毫无技艺可言,交给那些打打蹄铁、做做粗活的寻常铁匠当然没问题,但我是个武器大师。大人您别嫌我自大,这不是我做的活。我打出的宝剑削铁如泥,造出的铠甲钢硬无比,我不做这种东西。”

    汉格斯歪头,好好地打量了对方一番。“武器大师,请问您尊姓大名?”

    “回大人,小的名叫阿泰克。假如首相大人乐意,小人无比荣幸为您打造一套符合您官职的铠甲。”旁边两个铁匠听后冷笑两声,但阿泰克浑然不觉地继续,“一套锁甲,您觉得怎么样?鳞片镀上金,亮得像太阳,铠甲本身则漆上深红彩釉。头盔的话,我建议做成魔鬼的形状,外加两根长银角,等您骑马上战场,敌人看了保管落荒而逃。”

    “魔鬼的头?”汉格斯懊恼地想,“他都把我当成什么了?

    ”

    “阿泰克师傅,我要的是精制铁链,不是头上长角。所以我这样说吧:您要么做铁链,要么戴铁链,何去何从您自己挑。”说完他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会客厅。

    瓦拉丁带着一群血骑卫士守在大门口的轿子边,“怎么走我告诉过你了,”汉格斯对他说,并让对方扶自己一把。

    他竭尽所能地喂养这个饥饿的城市——他遣散一千名建筑投石机的木匠,令他们修造船只,供渔民出海打渔!同时开放红衫林,供任何敢于前往的猎人狩猎,甚至派血骑卫士前往西、南两面征集食物,然而不论他骑马走到哪里,所见依旧是充满控诉和怨怒的眼神。好在轿子的廉幕为他挡下了这一切,让他有思考的空间。

    他漫不经心地将布幕拉开几寸,向外窥视街景。瓦拉丁在前开路,十几名红甲卫士随侍轿子两侧。他看着路旁的好多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便试图猜测哪些人是太后的眼线,借此自娱。“表面上可疑的却往往清白,我应该提防那些看起来无辜的人!”。

    他的目的地远在西边的丘陵之后,街道十分拥挤,走了近两个小时轿子方才摇晃着停下。

    汉格斯原本打着瞌睡,但坐轿动作一停,他随即惊醒,揉揉惺忪睡眼,让瓦拉丁把他扶下来。

    眼前这栋房有四层,一楼和二楼是石材建筑,往上的楼层则以红衫木建成。建筑物的一角拔起一座圆形塔楼。这房子的墙上布满了许多窗户,大门上挂着一盏外表华丽、以水晶玻璃装饰的球型灯笼。

    “原来是妓院,”瓦拉丁问道,“大人,您来这里做什么?”

    “你去妓院是做什么的?”

    总司令忍不住大笑,“大人,这样。。。太招摇了吧!”

    “我人小胃口大,听说这里的女人连国王都迷得住。”

    “那国王(洛齐)也来过??”

    “我指的不是洛齐,是洛萨。家父说过,他年轻的时候,最喜欢这间妓院。你和守备队的兄弟想找点乐子的话,尽管自便,但我有言在先,这家店索价不斐,这条街上随便哪家都比这里便宜。哎。。。。算了!今天,大家进去好好爽爽,都算我的!但门口必须留下两人把守。”

    瓦拉丁点点头,“属下遵命。”身后的血骑们个个嘿嘿直笑。

    进了门,一位身穿宽松丝衣的娇小女人正等着他,她的皮肤色如黑檀,眼睛则是湖泊的颜色。“我是爱玛拉,”她深深一鞠躬,问道,“您是。。。”

    “名字是危险的东西。”空气中充满异国香料的气味,脚下的马赛克地板则是一幅描绘一男一女**的图案。“你这里确实很漂亮。”

    “这是我致力追求的目标,很高兴首相大人能喜欢。”她的声音有如流动的琥珀,掺杂了几许群蛇湾的口音。

    “头衔一样危险。”汉格斯警告她,“把最漂亮的女孩都给我叫出来。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