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黑火药

    “乐意之至,您会发现她们个个温柔美丽,精通各种爱欲之术。”她优雅地旋身开步,首相带着众人紧随其后。

    他们走到一个装饰华丽的紫衫屏风后,暗暗向外窥探。屏风上雕刻了各种鲜花,以及各种ml姿势的图案。

    妓院大厅里,一个年轻男子正以树叶吹奏轻快的乐曲。一个留着黑色胡须,喝得醉醺醺的龙桥商人坐在摆满靠垫的壁龛里,爱抚膝上体态丰满的少女。他已经解开了她的上衣蕾丝,正拿杯子往她胸口倒酒,然后用舌头舔净。

    另有两个女孩坐在五彩斑斓的玻璃窗旁等候差遣,她们穿的宽松丝衣用皮革串成的饰带系在腰间,阳光从彩色玻璃窗流泄进屋,透过轻薄外衫,勾勒出她们年轻曼妙的**曲线。

    汉格斯顿时觉得胯下一阵肿胀。

    “如您不嫌弃,我推荐那位黑皮肤的女孩。”爱玛拉说。

    “她太小了。”

    “大人,她已经十五岁了。”

    “这女孩。。。和你一样是从群蛇湾来的?”

    “大人,我的女儿体内虽流着群蛇诸岛的血液,却是在月龙城出生的。”爱玛拉又续道,“我的民族认为在青楼卖笑并非羞耻之事,在群蛇湾,床技高超者都受人敬重。”

    “妈的,干这一行,还给你们带去荣耀了!”

    “我们的**和灵魂都拜月神所赐,不是吗?他赐给我们声音,好让我们藉由歌唱表示崇敬;他们赐给我们双手,好让我们通过劳动兴建庙宇;他们也赐给我们**,好让我们透过交合尊荣神灵。”

    “记得提醒我,将此话转告凯尔大人,”汉格斯对瓦拉丁说道,“如果他那儿也能让我尊荣神灵,想必我也是个虔诚之人。”之后,他摆摆手,“我很乐意采纳你的意见。”

    “我这就去把她叫来,请这边走。”

    “瓦拉丁,带着兄弟们自己挑。”

    “属下遵命!”瓦拉丁转身带着血骑们走向回廊处。

    女孩在楼梯口与汉格斯相见,她比菲莉雅矮一些,但比爱玛拉稍高。

    “我名叫阿娜丝。”和老板娘不同,她只有极轻微的异国口音。

    “大人,请随我来。”她牵起他的手,走上四段阶梯,再穿越一个宽敞厅堂。两旁是众多紧闭的门扉,一扇门后传来欢愉的喘气与尖叫,另一扇门内则是嘻笑和低语。

    汉格斯的下体硬了起来,紧紧地贴上裤子。再这样下去面子都不保了,他一边想,一边随阿娜丝步走上另一座楼梯,来到角楼房间。

    这里只有一扇门,阿娜丝领他进门,然后锁上。房里仅有一张帷幕笼罩的大床,两座高大的衣橱,以及一扇窄窗。

    “阿娜丝,你真是漂亮,”两人独处后,汉格斯对她说,“从头到脚,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令人惊艳,可是呢,如今你最吸引我的部位,却是你的舌头。”

    “大人,我的舌头被调教得很好,从小就学会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时候不该用。”

    “我很满意!”汉格斯微微一笑,“我们怎么开始呢?你可有什么好提议?”

    “有的,”她说,“大人只需打开衣橱,便能找到想要的东西。”

    汉格斯轻轻吻了吻她的手,然后爬进空旷的衣橱,阿娜丝则在身后把橱门关上。他伸手在黑暗中摸索,终于摸到了球形金属机关,旋转后,一条倾斜的泥土隧道呈现在眼前,密道尽头处,艾隆正手持蜡烛,等着他。

    此时的艾隆和原本那个他判若两人,他脸上有疤,头戴羊角钢盔,露出一小撮白色胡茬,黑色长袍外套了件锁甲,腰间系着匕首。“首相大人,在这会面,您可满意?”

    “满意极了。”汉格斯表示,“艾隆大人,您确定这老板娘值得信赖?”

    “在这个变幻莫测,诡谲难料的世界上,我什么都不敢确定。不过呢,爱玛拉对太后素无好感,她也知道之所以能除去西伯恩(上ji院不付钱!)这个讨厌鬼,全是拜您所赐。我们走吧!”他迈开步伐朝隧道远端走去。汉格斯察觉艾隆连走路的方式都变了,而且浑身散发着劣酒和大蒜的味道。

    “艾隆大人,我挺喜欢你这套新行头的。”途中首相开口赞道。

    “我不能在大批帝国战士的簇拥下穿越大街小巷,所以每次出城,我便扮成不同的身份,如此才能活得长久,继续为帝国效力。”

    “我瞧这锁甲挺适合您,下次您就该穿这身上朝。”

    “恐怕陛下和太后不会同意。”

    “太后会吓得尿裤子。”他在黑暗中微笑,接着续道“我这一路过来,应该没被人发现。”

    “听您这么说,我很高兴。太后的手下中也有我的人,只是她不知道罢了。而且,您进ji院前,就已经被人盯上了!”艾隆向他保证,“他们知道你在这里,至于会不会有人大胆到装成piao客,闯进爱玛拉的妓院里来,我就不敢说了!孩子,你必须小心谨慎。”

    “这妓院怎么刚好有个秘密通道?”

    “通道是先王洛萨命人挖的,因为自重身份,他不愿光明正大地来这里。对于这个通道,爱玛拉可是守口如瓶的。”

    “可您却知道。”

    “当然,监督负责隧道完工的正是我!因此这里只有我和先王知道!小心,楼梯陡着呢。”

    他们从一间马厩后的暗门走出,汉格斯把门轰地一声关上,栏里有匹马嘶鸣开来。艾隆吹熄蜡烛,将其放上梁架。

    汉格斯环顾四周,马厩共有四头驴和五匹马。他跛着脚走到一匹黑马旁,看了看马的牙齿。“这匹马这么老,”他说,“只怕一跑就要断气。”

    艾隆答道,“用来代步足矣,且不会引人注目。其他几匹也一样,至于那马厩小厮,他眼中所见,耳中所闻,都只有动物而已。”

    他从墙上挂钉取下一件黑色斗篷,斗篷是粗布织成,被太阳晒得褪了颜色,破旧不堪,惟有剪裁十分宽松。“希望您别嫌弃。”说着他为汉格斯披上斗篷,将他从头到脚包裹住,还把兜帽拉下,让脸沉浸在阴影中。“一般而言,人只会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艾隆一边为他穿衣,一边说,“达官贵族可不像穷人那么寻常可见,所以他们眼中所见只是一个身穿旧斗篷的难民,骑着老爸的马,外出替他跑腿。话虽如此,您还是要小心。”

    “艾隆大人,谢谢您了,此时此刻,菲莉雅正等着我呢。”他把她安顿在月龙城东南角的一座大宅中,房子筑有围墙,离御龙湾不远,可他不敢去那里探望她,生怕被人跟踪。

    “您骑哪匹马?”

    汉格斯耸耸肩,“就这匹好了。”

    “我来为您配鞍。”艾隆自挂钉上取下马鞍。

    汉格斯整整厚重的斗篷,焦躁地踱步。“您错过了一场精彩的御前会议,我把太后给气疯了。”

    “我知道。”

    “陛下和朝中重臣看了那封信后,真的以为是洛兰特指控太后和杰哈森****//****,真是愚不可及!”

    “您父亲若地下有知,定会和我一样,倍感欣慰。孩子,记住,这件事!决不能让你我之外的第三人知道!”艾隆的声音比以往更深沉、更粗嘎。

    “艾隆大人,有时我会觉得奇怪,您为何这么帮我?”

    “您怀疑我别有所图吗?”

    “就算是,您会承认吗?”

    “当然不会,哈哈。。。”艾隆笑出了声:“有警觉是件好事,不错!”

    “先王的私生子?是怎么回事?”

    “就我所知,洛萨共生了七个私生子。”

    “七个?”首相大惊失色:“不是说两个吗?”

    “是佩斯告诉你有两个,对吗?”

    “恩!”

    “那是因为他知道的只有两个!”艾隆一边摆弄鞍辔,一边说,“但现在除了一个生死不明外,其余的六个都已经惨死在太后手上了!”

    “对我而言,这并不意外!”汉格斯上前紧了紧马鞍的肚带。“那些无辜的孩子,是她(朱莉)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我真是愧对先王,没能保护好他们。”艾隆一边扶他上马,一边说道。

    “大人,您已经尽职了!无须自责。”汉格斯坐在马鞍上,续道:“从前我觉得所有大臣中,就属您最危险,因为您什么都知道!现在,我很庆幸,因为您站在了“正义”这边!”

    “不是现在!是永远!好孩子,记住!天亮前,必须回来!”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