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铁锭军

    漫长的地窖阴湿黑暗,寒气彻骨。唯一的光源来自炼金术士——巴德!小心翼翼地提着的那盏密封的钢条玻璃油灯。汉格斯带着瓦拉丁与阿尔文紧随其后。他穿着厚重的软垫长裤、羊绒外衣,肩上披着棕色的狮皮斗篷,潮湿的石墙上遍布硝石,

    他们位于月龙城的地底最深处、

    汉格斯仔细地端详眼前的一个个火红木桶,它们犹如酒桶一般井然有序地排列在隧道的两侧。

    术士告诉他火药桶的杉木材质很薄,可以摸,但不能用力,以免弄破。

    他用指尖轻轻划过桶盖,只觉得很粗糙,像是掺了沙子。巴德告诉他这是有意为之:“表面若是光滑,容易从手中滑落。”

    阿尔文将一只单独放开的木桶稍微倾斜,只见“黑色”的溶剂缓缓地向盖口处流动。他知道液体应呈浑浊的蓝色,但光线太暗,此刻无法确定。“很稠,”他评论道。

    “大人,这是因为地底的冷气,”巴德说。他是个脸色苍白的人,一双手又软又湿,态度极为谄媚。他穿着镶狐皮边的灰红条纹长袍,毛皮看来有点稀疏,似乎还被老鼠啃过。

    “温度升高之后,这种物质便会顺畅流动,就像红油。”

    “这种物质”,是炼金术士对黑火药的称呼。他们习惯不断暗示自己学识广博,希望别人认为他们是饱学之士,这令汉格斯十分不耐。的确,他们的组织曾盛极一时,但在最近两百年,法师塔的学士已经渐渐取代了各地的炼金术士。如今这个古老组织的成员寥寥无几,但只有他们能制造黑火药。

    “听说,这东西水浇不熄?”瓦拉丁问道。

    “是的,大人。一旦着火,这种物质便会剧烈燃烧,直至燃尽。而且,它会渗进布料、木材、皮革、甚至钢铁,并使它们也着火。”

    “会自燃吗?”汉格斯有些不安

    “噢,怎么不会?”巴德道,“所以只能藏在地下,首相大人,现在的制作工艺比过去更‘成熟’,我们已把这些木桶蜡封,并在下层地窖灌满了水,即使这样。。。不用我说,您也可以猜到**师知道以后,有多惊慌失措。所以我们只在夜间行动。”

    “我明白!”汉格斯回道,只见墙边的火药桶,整整齐齐,四个一排,朝幽暗的地底深处延伸。他续道“存放的时间久了,还能用吗?”

    “噢,当然,当然能用。。。但要小心啊,大人,千万小心。存放时间一久,这种物质就会变得。。嘿嘿嘿,不妨说‘变幻莫测’吧。只需一丁点火,哪怕一点火星,都会立刻燃烧。即便只是温度升高,木桶也可能自行起火,所以绝不能让它们受日光照射,时间很短也不行。内部一旦起火,高热会使这种物质剧烈膨胀,木桶顷刻间炸成碎片。如果旁边恰巧还有其他火药桶,便会引起连锁反应,后果不堪设想。。”

    “目前制造了多少桶?”

    “昨天西蒙(炼金术士)刚把统计结果告诉我:算上从龙桥镇运来的三千桶,眼下我们共拥有九千七百六十桶。”

    “运来的?”

    巴德点头,“西蒙坚信我们一定能实现对太后的承诺——提供整整一万桶。我也深信不疑。”炼金术士得意洋洋,表情近乎猥亵。

    术士严守“黑火药”的配方秘密,但想也知道,那是一道繁复危险且耗时的程序。他原本估计一万桶的承诺是吹牛,就如诸侯向领主发誓带十万兵力驰援,最后上战场的却只有一两百人一样。话说回来,倘若他们真能提供一万桶。。。。汉格斯不知该兴奋还是恐惧,或许两者皆有吧。

    “巴德师傅,希望你的弟兄们不要无谓地加班赶工,毕竟我们不需要一万桶有瑕疵的黑火药,一桶都不要。。。。我们非常在意,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

    “首相大人,请您尽管放心,绝对没有意外。这种物质都由训练有素的助手制作,操作地点乃是一串空旷的石室,而且布下了最强力的保护法术,每完成一桶,即刻交学徒下送到此处。”

    “法术?魔法?”汉格斯很清楚,巴德口中的“法术”指的是“机关”,并不是魔法。“我再说一遍,千万不要弄出什么乱子!”

    “我的弟兄们绝不会粗心大意,”巴德坚持,“不过呢,如果能允许我,嘿嘿嘿,实话实说。。。”

    “说!”

    “这种物质流贯我们的血液,存在于每个炼金术士的心中。我们敬畏它的力量,但普通士兵打起仗来往往头脑发热,只想大干一场,例如国王手下的弓箭手就有可能不小心引爆此物!任何一点小差错都会酿成灾难,在此,我务必再三强调。”

    汉格斯皱眉:“你是建议使用者也要小心对吗?”

    “务必非常小心,”巴德说,“非常非常小心。”

    “这些火药桶可以存放多久?”

    “若是一直在地下的话——两百年左右!”巴德回道。

    首相朝他微微一笑,“两百年,那我们都成枯骨了吧!”他耸耸肩,“我也看够了,带我们出去吧!”

    “乐意之至。”巴德举起油灯,领路走向阶梯,“您能亲自来访真是太好了,这是我们的荣幸。这里已经很久不曾有首相造访。”

    “相信国王陛下一定也会深表关注。”首相回道。

    “我们衷心期盼陛下也能莅临视察。我向太后陛下提过,我们将举办一场盛大的宴席。。”

    汉格斯一行越往上走,便越觉得温暖。“陛下认为,倘若百姓未得温饱,任何人都无权举办盛宴,独享美食。。。我这么说你懂吗?”

    “大人,此议实乃仁爱之举。那不妨由我们几位术士代表众弟兄进金堡参见陛下,我们可以玩点小花活,让日理万机的陛下也能稍事休息一晚。我们的组织历史悠久,黑火药只是我们诸多恐怖秘术之一。我们将呈给陛下看的奇观可是庞杂繁复,数不胜数呢。”

    “这事我会和陛下商量。”如果只是变变魔术,汉格斯当然不反对,然而洛齐要是动起火烧活人的主意。。。他不敢往下想。。。

    走完楼梯后,汉格斯甩开披风,缠在手臂。他们从烈火神庙的地下阶梯中走出

    汉格斯看到利波恩也在轿子旁,有些吃惊。“你来做什么?”

    “大人,给您送口信。”波恩道,“诺德(血骑军团千夫长)大人报告北城门那儿有急事,但他不肯细说。还有,执法官伊恩大人也在召你。”

    “召我?”汉格斯知道只有两个人敢用这个字眼。“太后找我何事?”

    波恩耸肩,“太后命你即刻返回金堡,到王者大厅面见她和陛下。”

    汉格斯知道除非事关重大,不然诺德不会轻易请他过去。“我得先去看看诺德那边。通知伊恩大人,我回来立刻去见陛下和太后。”

    “伊恩大人说了,太后和陛下不喜欢迟到。”波恩警告他。

    汉格斯露出了一丝坏笑,心想:“很好。太后等得越久,就会越恼怒,越恼怒就会越犯蠢。与其在她脑子清醒的时候见她,还不如等她恼怒犯蠢以后。”他把摺好的披风扔进轿子,随后瓦拉丁扶他上轿。“去吧,告诉“黑死神”。我办完事就去见他。”

    “可是。。。大人。。。”

    “快去。。。”汉格斯吼道。

    “属下遵命!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