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朱莉!

    汉格斯在一队血骑卫士的护送下,骑马穿过市集广场,平日里,这里总是挤满叫卖蔬果的农民,如今却一片空荡。

    诺德举手粗率地行了个礼。“大人,一个自称是克里奥!的家伙,打着和平的旗帜,带来铁锭军首领——哈留斯的信件。”

    “投诚?”

    “他是这么说的。”

    “快带我去见他。”

    血骑卫士把克里奥拘留在城门楼中一间无窗的石室中,一见到首相进来,他立刻起身:“汉格斯,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堂弟,这话对我可真是稀罕。”

    “太后和陛下在城中吗?”

    “在,她刚巧有别的事要忙。这是哈留斯的信?”他从桌上拿起来。“诺德,先退下。”

    千夫长点头离开。

    “我的使命是将投诚条件呈给摄政太后,”关门之后,克里奥说道。

    “我会亲自呈上,”汉格斯瞄了一眼哈留斯随信附上的地图,“我们不要着急,一件一件慢慢来。堂弟你先坐,休息片刻,你看起来面色不佳,有些憔悴啊。”

    “哎。。。”克里奥在一张长凳上坐下。“汉格斯,东北方向一片混乱,尤其是女神湖和丧命谷周围。我们的大军被困在赤岩城,银袍子企图困死、饿死我们,自由联军的征粮队则每到一座村落就纵火焚烧,并追杀其中的百姓。”

    “这就是战争之道:贵族被俘等人来赎,百姓却只能引颈待屠。感谢诸神,让我生来就是首相之子。”汉德心里很不是滋味。

    克里奥伸手拨拨稀疏的棕发,“即便打着和平的旗帜,我们还是两次遭到攻击。都是些披盔甲的豺狼,饥肠辘辘,只等着蹂躏弱小。他们原本是哪一边的人,恐怕只有上天知道。我的求援队伍死了七人,还有九个也全部受伤。”

    “那边动向如何?”汉格斯把目光转回哈留斯的投诚条件。要的可不少啊,释放俘虏,索要人质,还要赤岩城。。。

    克里奥说道,“想必洛兰特的大军不敢与龙烬领主照面。赤岩城被我们占领后,他无处容身,兵力也正在日渐减少。但我们的处境更糟糕。。。”

    汉格斯卷起哈留斯的地图。“这些条件谈不成的。”

    “可否请你至少同意——派军剿灭银袍子大军?”克里奥痛苦地问。

    汉格斯思索再三,回道“不行,”他温和地说,“但请你放心,就让我和陛下商量一番,然后让你带着我们的条件返回赤岩城。”

    显然,他的情绪并未好转,“大人,我认为哈留斯绝不会轻易屈服的。想要和平的是葛列,不是他。”

    “而葛列心中所想惟有他自己的命。”汉格斯从板凳上起身,手拿信件和地图。“我让诺德帮你张罗食物和衣物。堂弟,你看起来委实需要恶补一觉。等我们商议有了结果,我马上来通知你。”

    首相在城墙上找到诺德千夫长,他正观看着下方广场上操演中的数百新兵。由于大量难民涌入月龙城,许多人自愿加入血骑守备队,藉以换取温饱和军营里的一张稻草床。若真有一天,战事蔓延到月龙城,这群乌合之众能有多少战力,汉格斯不抱任何幻想。

    “千夫长,你做的很好”汉格斯道,“我把克里奥交给你了,请满足他一切需要。”

    “他的随从呢?”诺德问道。

    “给他们提供食物和干净衣服,找个医师替他们疗伤。但不准他们踏进城里一步,清楚吗?”他知道——月龙城的现况绝不能传到哈留斯的耳中。

    “非常清楚,大人。”

    “喔,还有一事。明天我会命人把大批木桶送到各个城门,你就用这些木桶来训练投石车的操作员。将桶内灌满蓝色颜料,操练装填和发射。谁把颜料洒出来,就把谁撤掉。等他们熟悉了颜料桶,再改灌红油,叫他们先点燃油桶,之后再发射。待他们运用自如,不伤自身,有战事时,就可使用黑火药。”

    诺德用挠挠脸颊,“大人,您真是高明!不过我对炼金术士向来没有好感。”

    “我也对它们没有好感,甚至是厌恶!但即使如此,还是要练,这是目前帝国拥有的最具杀伤性的武器!”

    “属下遵命!”

    回轿之后,汉格斯拉上廉幕,又拿个靠垫枕着。

    太后若知他拦截了哈留斯的信件,一定大为不满,但他才不管朱莉高不高兴,他有自己的打算。

    在他看来,哈留斯实在给了他们一个绝佳的机会。“就让他坐等在赤岩城,梦想着和平可以轻易换取罢。”汉格斯会提出自己的和平条件,刚好足以让铁锭军保持希望。莫特(帝**团总军团长)的大军正在整备兵器,训练新军,等他准备完毕,便可与龙烬(西风城领主)前后夹击,将东北方向的叛贼一网打尽。

    最近,汉格斯每夜都睡不安稳,他惟恐接到卡吉尔(灰谷城领主)的舰队驶进御龙湾的消息。他现在只求菲克(疾风之剑)能平安无事,这样灰谷城就没有借口发动战争了。

    街上的喧哗打断了他的思虑。汉格斯谨慎地从廉幕间向外看去,他们正行经皮革广场,大批民众聚集在转角处,倾听一位“先知”大放厥词。从他那身破布烂衫和腰带系着的亚麻绳来看,他不过是个乞丐而已。

    “作孽啊!”那人厉声尖叫,“这就是警告!这就是月神之鞭!”他指着空中那道模糊的红色伤痕。从这个角度看去,远处金堡正好在他身后,彗星则如预兆般高悬于塔楼上。“真会营造舞台”汉格斯心想。

    “我们变得肮脏、龌蹉,**不堪!独眼和娼妇在国王的寝床上苟合,**的后代在王宫里随着畸形小混蛋(指汉克斯)的歌声翩翩起舞。高贵的小姐与屠夫**,生下恐怖的恶魔!就连**师也忘记了月神!他用热水泡澡,享用鲟鱼和肥鸽,越吃越胖,却坐视他的子民挨饿!傲慢先于祈祷,怪物统治城堡,权利就是一切。。。这些都必须终止!腐烂的严冬即将结束,piao客国王受到天罚!他被魔鬼刺穿心脏,可怕的灵魂直冲云霄,一千条蛆从肚子里钻出,难闻的恶臭弥漫全城!”他再度伸出干瘦的手指指着彗星和城堡。“看哪,那就是月神的预示!凤大人(烈火骑士)在呐喊,要我们必须净化,否则便把我们从世间完全抹除!沐浴正义之光,否则便会死无全尸!死无全尸!”

    “死无全尸!”虽然有人高声呐喊,却依然被嘲笑的声浪掩盖。

    汉格斯听了稍觉安心,下令继续前进。血骑们趋前清出走道,轿子则像暴风雨中的船只般剧烈摇晃。

    “好个“畸形的小混蛋”。汉格斯不禁微笑。

    让他欣慰的是此后直到金堡,都没碰上任何事故。汉格斯爬楼梯回塔顶房间,觉得比晨间多了几分希望。时间啊,我需要的就是时间,把事情拼凑起来的时间。。。。

    当他到达书房门口时,只见两排血骑卫士神色庄重,依次靠墙而立,执法官伊恩一身光鲜的钢甲,背上那柄丑陋的“黑死神”闪耀着微弱的寒光。

    “伊恩大人,你难道不知道进入首相塔不允许穿甲带兵刃吗?”汉格斯上前质问道。

    “首相大人,陛下和太后已经恭候您多时了”伊恩指着书房的木门说道。

    汉格斯狠狠地瞪了执法官一眼,之后,走进了书房。

    “陛下召你,你竟敢不来!”太后坐在华丽的红衫椅上,裙裾在纤细的臀旁摆荡,“你这个首相是不想做了吧?”

    “让太后和陛下久等,属下罪该万死!”汉格斯单膝跪地,低头说道。

    “起来把!”洛齐边说边走去餐具柜倒酒。他不知还有什么事比和汉克斯谈话更容易让人口干舌燥。“今天和母亲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陛下请说,属下洗耳恭听!”他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绝对不是。

    “我决定让杰哈森回金堡!”洛齐用商量的口吻说道。

    “陛下,不可以!不行,我不同意。”

    朱莉一挥手,打翻桌上的酒杯,酒洒了一地。“光凭这句话,我就能拔了你的舌头,管你是不是御前首相!”

    国王叹道:“有何不可?他为保护太后牺牲了一只眼睛,这样的忠臣,还要流放他。我于心不忍!”

    “陛下,您和我心里都清楚!杰哈森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放肆!”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