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请愿日

    “放肆!”朱莉起身呵斥道:“汉格斯,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此刻你正在和国王说话!”

    “属下并未忘记自己的身份,”汉格斯强忍着怒火说道:“如今城中谣言四起,多半都和杰哈森有关,若是激起民愤,皇室将失去民心,请陛下三思。”

    “民心?”国王皱眉。

    “杰哈森与你不同!他是个注重荣耀的战士!”太后自他身边踱开,裙裾婆娑,焦躁一如往常“你未经我允许,擅自将他放逐,这已是大不敬!现在又用那些子虚乌有的谣言来胁迫陛下,我看你真的是不想活了!”

    “母亲,汉格斯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国王评论道:“父亲曾说过,皇室一旦失去民心,帝国便会危在旦夕!”

    “这与民心无关!我只要杰哈森做我的贴身护卫。”朱莉坚持道。

    “太后,您只要杰哈森?”汉格斯终于爆发了:“真是一往情深啊!为了个屠夫竟全然不顾皇室与先王的名誉,真是让属下大开眼界!”

    “闭嘴!”洛齐上前狠狠一个耳光,啪地一声,他的头被打歪到一边。

    “混账东西,你以为有先王那封遗嘱,就万事无恙了?不过一张薄纸而已,陛下随时都可以撤换掉你!”朱莉用冰冷的眼神望着他,不急不慢地说道。

    “该死的小矮子!”洛齐骂道,“我向你保证,若是再出言不逊,我就让门外的执法官立刻拔出你那恶毒的舌头!”

    汉格斯知道,聪明人不该往火盆上浇油,况且这次国王和太后为了杰哈森的事,不惜亲自登上首相塔楼,他若再继续反对下去,只会让自己更难堪。

    “陛下,太后,赦不赦免这屠夫,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他强迫自己微笑,心中的怒火却是越烧越旺。

    “小事?”朱莉吃惊地望着他。

    “可你竟为了这么件小事,顶撞太后!”洛齐斥责道。

    “属下知罪,请太后责罚。”汉格斯单膝跪地。他很清楚,若是此刻不忍辱负重,所有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朱莉缓步上前,弯下腰伸手拍拍汉格斯的肩膀“只要把杰哈森弄回来,我便恕你无罪!还有。。。记住,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要动动脑子,哪怕是你是御前首相!”

    “属下明白。”汉格斯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一切就按太后的意思。”

    “你瞧瞧,早这样不就好了!非要我给你个耳光才有觉悟!”洛齐续道:“好了,起来吧!明天就去把这事办了!”

    “属下遵命!”

    “看来谣言并非空穴来风,早知道这样,那天就应该将他(杰哈森)就地正法!”他心想:“绝不能让那个独眼混蛋回来,否则会有更多无辜的人枉死。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书房的门开了,执法官伊恩进屋后单膝跪地,神色凝重:“陛下,太后,杰哈森大人出事了!”

    “什么?”朱莉大惊失色。

    “快说!”洛齐催促道。

    “前往群蛇湾的船队驶出御龙湾后,遭遇自由联军偷袭,随行的一百三十二人全部遇难,杰哈森大人可能也已经殉国了。”执法官递过一张褶皱的羊皮纸,续道:“这是军机处刚刚送来的情报。”

    “死了才好啊!死的好。。。死的好!”汉格斯伸手捂脸,差点就笑出声来。

    “自由联军?不可能!他们没有舰队!”朱莉的脸色由红转白。

    “他们有!艾隆三个月前就已收到情报,梭子军团(海盗)加入了叛军(自由联军)的队伍,据说他们拥有三百多搜装备精良的战舰。”国王解释道。

    朱莉转过头,泣不成声!国王试探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母亲,你怎么了?”

    太后拭去眼角的泪水,吸吸鼻子,“没事!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说完便离开了书房。

    “伊恩,护送太后。”洛齐命令道。

    “属下遵命!”执法官起身后,立刻走出了屋外。他边走边想:“想不到这烂biao子(朱莉),竟然会为杰哈森流眼泪,不过没关系,待会我就让她那两张饥渴难耐的小嘴尖叫到天亮。”

    “陛下,您看。。还要赦免杰哈森吗?”汉格斯努力掩饰内心的喜悦,故作悲伤地问道。

    “我想没这个必要了。母亲一直希望杰哈森能回来继续为帝国服务,看来,哎。。。”国王叹道“要知道,他毕竟救过母亲的命!你这该死的小矮子就是不知好歹!”

    “陛下,属下知罪!”

    “眼下,东北那边正在打仗。也不知道战况如何!”

    “陛下,丧命谷的叛军不足为惧。莫特大人即刻就要带军前往女神湖了,而龙烬领主也战战告捷,大局已定。”

    “托里克的两个孽种有消息了吗?”洛齐提醒道,“别忘了,你跟我保证过什么。”

    “属下不敢忘,但是。。。。杀害先王与家父的凶手另有其人!”

    洛齐朝他瞪大双眼,“你查到什么了?”

    “属下现在还不敢确定,但可以告诉您的是,正真的凶手极有可能就藏在这金堡之中!”汉格斯的神色异常严肃。

    “你没有真凭实据,如何断定?”国王质问道。

    汉格斯笑道:“若真是海嘉特所为,请问陛下,他有何动机?杀死先王与家父对他有什么好处?或者说对托里克大人有什么好处?”

    “若是托里克的背后还有幕后黑手呢?比如哪个企图谋反的领主?”洛齐回道。

    “这都是我们刚正不阿的执法官告诉您的吗?”汉格斯破口而出。

    “不光是伊恩。。。”

    “要是能将找到海嘉特,问个清楚,或许。。。。”

    “你不要忘了,是我杀了托里克!”国王低头斜视,“若凶手真如你所说不是那小子(海嘉特),他也必定恨我入骨!”

    “陛下!只要能找到海嘉特,便能真相大白!”

    “你是要我。。。。”洛齐欲言又止。

    “陛下圣明,请收回对海嘉特的通缉令!”汉格斯恳求道。

    “你这该死的小矮子。先让我撤回对菲克的通缉令,现在又要。。。”洛齐怀疑地看着他,虽仍有疑虑,却依旧相信他:“罢了罢了。。。撤回吧!”

    “陛下圣明!”

    “灰谷城那边有动静吗?我可不想一觉醒来,就看到卡吉尔那疯子率军从黑海上杀来!”

    “请陛下放心,艾隆大人已派出信鸽前往灰谷城,卡吉尔领主知道您赦免菲克后,定然会打消出兵月龙城的念头!”

    “你为能何如此肯定?”

    “卡吉尔把家族荣誉看的比什么都重要,陛下已经赦免了菲克,他便出师无名!若是一意孤行,就会让灰谷城背上叛国的骂名!他不会那么做!”

    国王再次怀疑地看着他,“这些事,是你在回月龙城之前就和他(卡吉尔)达成的协议,对吗?”

    “属下该死!不该期满陛下!”

    洛齐的眼神立刻转为嫌恶,“你这小矮子,刚才这些花言巧语全是你早就想好的,对吗?”

    “陛下,属下也是为了帝国不得已而为之!”首相回道。

    “好个不得已而为之!”国王哼了一声后,续道“我不怪你!因为你回来以后,确实让我看清了不少事。”

    “属下还有一事相求!”

    “说!”洛齐毫无耐心地催促道。

    “陛下,请您解除针对蛮族的禁令!允许他们的商船在御龙湾停泊,准许他们进入月龙城。”

    “不行!我讨厌那些野蛮人,从小就讨厌!”

    “陛下,扎伯尔领主也是先王的封臣,而冰冻平原以北,基本都是蛮族的部落,况且驻扎在北风堡的帝**团中七成以上都是蛮族战士!您这么做,会让他们心寒。。。”

    “够了!”洛齐打断了他:“不要得寸进尺!我只是不想再月龙城中看到他们,这都不可以吗?”

    “陛下,您听我。。”

    “闭嘴!”国王再次打断。

    “遵命!”汉格斯只好作罢。

    “陛下,我差点忘了,,,!”他立刻转移话题,从腰间拿出了克里奥送来的信:“这是铁锭军团的首领哈留斯的投诚信,您要不要过目?”

    “当然。”洛齐不禁感到意外:“信怎么落会到你手上?应该给我才对。”

    “哎,首相是做什么用的?不就是为陛下您排忧解难吗?”汉格斯递出信,刚被洛齐打过的脸颊还隐隐作痛。“随他打吧,只要他能采纳我的建议,这又算得了什么?”他有预感,杀害洛萨与汉德的凶手,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两天后就是至高皇帝定下的“”请愿日“”,我命你坐上王座替我处理那些该死的琐事!就像汉德大人帮助父亲(洛萨)时一样。“”国王一边扫视着手中信件,一边命令道。

    “”属下遵命!“”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