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出其不意!

    午夜,整个金堡漆黑而宁静。

    “都安排好了吗?”

    “大人,半个小时前,诺德已撤去财政塔的所有守卫,”

    “很好,出发!”

    汉格斯带着阿尔文与瓦拉丁,悄悄出了首相塔,毫无疑问,城上几名血骑卫士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但没有作声。毕竟他是御前首相,没人敢来多问半句。

    三人趁着月色,潜入了财政塔楼。

    随着一声如雷的巨响,薄木板门崩裂成千千碎片,散落在瓦拉丁的靴下。木片也朝里飞去,汉格斯听见女人惊恐的喘息。瓦拉丁抡起斧子,三板斧就将门给劈了,随后踢开碎屑走进去。阿尔文跟在后面,接着是汉格斯。

    汉格斯小心翼翼地跨过满地碎片。炉火已成发光的余烬,卧室内黑影憧憧。总司令一把扯下床上的厚帷,只见一丝不挂的ji女抬起头来,瞪大眼睛望着他们。

    “求求您们,大人,”她哀求,“别伤害我。”她缩着身子,又羞又怕,想尽办法远离瓦拉丁。她极力遮掩身上引人遐想的部位,只恨两只手不够用。

    “快滚,”汉格斯告诉她,“我们要的不是你。”

    “大人,不如将这个女人交给军机处。”瓦拉丁请示道。

    “不过是个biao子而已。”阿尔文埋怨道:“不要浪费时间。”

    “没错!”汉格斯道,“瓦拉丁,送她出去。。。尽你的可能温柔一点。”

    血骑守备队的总司令将女孩拽下床,半拖半推地将她领出房间。女孩在碎门上绊了一交,随后被瓦拉丁用力推了出去,进到外面的大厅。

    窗外,渡鸦厉声尖叫。

    汉格斯将床上的软被拉开,露出下面的财政大臣——卡希尔。“告诉我,是陛下准许你带ji女进金堡的吗?大人?”

    中年人跟女孩一样光着身子,当然他的**远没有女孩的吸引力。他沉重的眼睑此刻却睁得大大的,“您这是想干什么?我是陛下的重臣,是帝国忠诚的仆人。。。”

    汉格斯跳上床去。“多么忠诚啊!你让那些畜生在北城门口敲诈想要进城的难民,还让独眼怪(杰哈森)在那滥杀无辜。”

    “不。。不对,”卡希尔高声尖叫,“不对,这不是实情,我发誓,不是我下的命令。是伊恩,是伊恩,执法官让他这么干的!”

    “说谎都这么差劲?”首相怒形于色:“老子让你给北风堡送五百车羊,你却禀报太后,最后让班纳特空着手回去。”

    卡希尔扯紧毯子一角。“一定是伊恩干的,关于这个执法官,我有好些事要告诉您,保管让您的血液冰凉。。。”

    “那可不行,我还是比较喜欢热血沸腾。”汉格斯咬紧牙齿,

    “您不要太自信了,艾隆每在您耳边吹嘘一个秘密,他自己就隐瞒了三个。。。。。您不该如此冲动。。若是让太后知道。。”

    “死到临头还敢拿太后来压我,阿尔文,把他的命根子剁掉喂狗。”

    “狼灵之剑”拔出腰间利刃,“大人,这里没狗啊。”

    “切了再说。”

    阿尔文怒吼着跃上前来。卡希尔尖叫一声,尿了床,他拼命向外爬去,尿液四散喷洒。“狼灵之剑”一把抓住他黑白相间的胡子,一挥手就割下三分之二。

    “阿尔文,依你看,等我们的朋友没法躲在胡须后面的时候,会不会合作一点呢?”汉格斯拉过床单来擦拭靴上的尿。

    “他很快就会说实话,”阿尔文渗人的眼眶里一片幽暗,“我能嗅出他的恐惧。”

    “狼灵之剑”将手中须发甩在了卡希尔的脸上,然后抓住剩下的胡须。“别乱动,否则。。。”

    汉格斯劝道,“若是惹得我们灰谷城第一剑士生气,他的手可是会抖的哦。”

    “狗东西!”阿尔文一边忿忿地说,一边将闪烁着寒光的剑身贴紧卡希尔颤抖的下巴,又切断一蓬胡子。

    “跟着太后多久了?说说吧!”汉格斯问。

    卡希尔的呼吸短浅而急促。“我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帝国,为了帝国。”一层闪亮的汗珠覆盖了他宽阔的圆额,几缕棕发附在皱巴巴的皮肤上。“一直以来。。多年以来。。。您的父亲(汉德)也知道,我一直都是他忠诚的仆人。。。二十年前。。正是我让戴林打开城门。。。”

    啊!什么?二十年前,金堡被枫林城大军攻陷时,他不过是首相塔里一个无知的男孩。“所以当年月龙城的陷落,是你所为?”

    “我是为了国家!先王(洛沣)一死,战乱四起,洛寒殿下试图篡位,洛兰特殿下也自立为王,但帝国需要国王。。。我曾向您高贵的父亲(汉德)提出过建议,由他来主持大局,但他拒绝了。汉德大人太固执,否则现在坐在王位上的就不会是洛齐,而是您。”

    “我很好奇,你到底出卖了多少人?戴林,洛寒,洛兰特,。。亲爱的卡希尔大人,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吗?”

    利刃刮过卡希尔的喉结,蹭着他下巴抖动的软肉,削掉最后几根毛发。“您。。您不该这么样对待我”阿尔文将长剑上移到了脸颊,他趁机喘了口气。

    “关于家父的死,你知道些什么!说!”

    “我不知道。。不知道。。。”

    “阿尔文,割了他的命根子!”

    “好。。我说。。我说!他原本要杀的是洛萨,是那个可耻,虚荣,酗酒,荒淫无度的昏君!而令尊只是个意外,月神作证,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他是谁?”

    “杰哈森!是他,,,是他。。。”卡希尔呻吟道。

    “杰哈森!”汉格斯一阵头晕目眩,伸手捂住双眼“我竟将自己的杀父仇人给放逐了!那天,真该将他碎尸万段!”他努力使自己恢复平静。

    “那托里克大人又有何罪?为何要害他!”

    “他掌控着国库!”卡希尔说,“况且。。况且。。。”

    “况且他儿子已经成了“杀人凶手”对吗?”汉格斯打断了他。

    “杀托里克大人,是陛下的意思!”

    “所以你落井下石,只有这样,你才能取代他。对吗?”

    “不对!”卡希尔无力地挣扎着爬起。阿尔文抓紧了他的头发,中年人的头颅简直像蛋壳一般脆弱。

    汉格斯冲上前,怒视着卡希尔“把罪名推到一个死人(杰哈森)的身上,真聪明!说,还有谁!”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把他的毛全给我剃了”首相催促,“脖子上再清一遍。”

    利刃又从上往下滑行,锉过每一寸皮肤。卡希尔的嘴不住的颤抖,唇上泛起一层薄薄的唾沫,“我曾尽全力拯救令尊,我发誓,我曾劝告过他,不要和国王一起出城!”

    “小心,阿尔文,你割到他了。”汉格斯不急不慢地说道。

    “狼灵之剑”笑道:“割到了吗?”

    中年人感到鲜血从脖子流下来,滴到胸口,情不自禁地发抖,最后一丝力气也离他而去。他看上去仿佛更弱不禁风了,脸色也比他们刚闯入时更惨白。

    “我真的不知道!”他呜咽着说,“是杰哈森想要令尊与先王死于非命,但他没告诉我还有谁,不过我只需看着他(杰哈森)的眼睛,就明白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我真的没有参与,千真万确,我发誓。”卡希尔泪流满面,“你该去问伊恩。他和杰哈森走的最近,一定参与了,去问他。问他!”

    汉格斯一阵作呕。“把他绑起来带走,”他命令,“关进龙牢。”

    阿尔文将他赤身**地拖出了碎裂的大门。“首相大人”他呻吟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帝国。。。”

    等两人离开后,汉格斯从容不迫地搜查房间,在此过程中,渡鸦一直在窗外嘶叫,声调却出奇地平和。

    在找到新的财政大臣前,他得暂时掌管国库了。

    “独眼怪是朱莉的贴身护卫,所以她也脱不了干系!可卡希尔的证词全都指向一个死人,下一步该怎么做?”。他心里清楚,执法官的算盘打得比卡希尔更精,因此也更危险。“或许我该利用首相特权,直接将他(伊恩)斩首,脑袋用枪尖插着,挂上城墙,一了百了。”他想。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