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稀客!

    汉格斯每晚都在摇曳的烛光下,仔细审查艾隆的秘密报告,查阅卡希尔的账簿,直到眼睛发疼,字迹模糊为止。

    “大人,大人!”

    “怎。。么了?”汉格斯转头问道。

    “特莱姆(朱莉的新护卫)大人正在大厅等您!”利波恩(侍从)无疑以为深夜唤醒首相,会遭一顿训斥。

    “带他到书房,告诉他,我马上下来。”

    “莫非特莱姆以为这时候我就会迷迷糊糊,反应迟钝么?”他心里盘算。“不,特莱姆根本就没脑子,这一定是太后的主意。可惜,她要失望了。”

    他用床边木盆里的温水湿了湿脸,不紧不慢地蹲在厕所,夜间的空气让他裸露的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

    “特莱姆从没什么耐性,就让他等着吧,他会越来越焦躁。”汉格斯清了清肠道,接着套上一件睡袍,并用手指将蓬松的天然卷发揉乱,好让自己看上去像是刚刚醒来。

    特莱姆在烧成灰烬的壁炉前踱步,他年方四十上下。穿着一件深红丝质布甲,一头蜂蜜色的短发梳理的向后扬起,尖瘦的下巴处留着一撮金色胡须。

    “特莱姆!”汉格斯跟他打招呼,“真是稀客。刚被升职就来看望我?”

    “太后陛下命我前来,要你即刻释放卡希尔大人。”特莱姆拿出一条镶金的缎带,“这是陛下的授权状。”

    “原来是这样!”汉格斯挥手要他拿开。“哎,我衷心地希望太后陛下不要太过操劳。这么晚了,还派你过来!”

    “太后陛下对此事十分关注。”特莱姆简略地说。

    首相露出愉快地笑容。“波恩,替我们生个火,这里实在太凉。陪我喝一杯如何,特莱姆?我发现温酒有助于睡眠。”

    “我可不需要睡眠,”特莱姆说,“我代表太后陛下前来宣令,不是来跟你喝酒的,小矮子。”

    “哟,刚上任第一天就让这家伙如此的肆无忌惮”汉格斯寻思“不知道他和杰哈森有没有关系呢。”

    “酒喝多了自然伤身。”首相一边倒酒一边微笑,“至于卡希尔大人。。。。如果太后真那么在乎他,似乎该亲自前来,但她却派了你。对此,我该怎么理解呢?”

    “随你怎么理解,我只要你放人!财政大臣是陛下的左膀右臂,是帝国的支柱,处于国王的保护之下。”特莱姆唇边浮现一抹冷笑,似乎很得意。“太后陛下决不容许昨晚那种暴行发生。她要我提醒你,不要不识抬举。”

    “可我是御前首相啊!”

    “首相应该专心为陛下服务,”中年男子轻描淡写地告知他,“太后是你的主子!”

    “或许你该把这写下来,以免我记不住。”炉火欢快地噼啪作响。“波恩,先退下!”汉格斯告诉他的侍从。等孩子离开之后,他方才转身面对特莱姆。“还有什么事?”

    “有。太后陛下命我通知你,血骑守备队总司令公然违抗谕令。”

    看来太后早已命令瓦拉丁释放卡希尔,却遭到了他的断然拒绝。

    “我明白了。”

    “太后陛下要求你立刻撤换此人,并以叛国罪加以逮捕。我警告你。。。”

    汉格斯将酒杯放到一边。“别警告我,你算什么东西。”

    “我是太后的御前护卫”特拉姆硬邦邦地说。他从袖子中取出了一柄镶着红宝石的匕首,刀鞘还镀着一层薄金,“跟我说话要客气点,小矮子”无疑他想作势威胁,但那簇可笑的小胡子却毁了效果。

    “哦,匕首是危险的东西,快放下。放下!你莫非不知道,我只要喊一声,阿尔文就会冲进来把你刺成马蜂窝么?那可是灰谷城第一剑士,杀几个人就像切羊肉一样简单。”

    特莱姆涨红了脸;“我是个战士!绝不畏惧死亡!”

    “啊,,,这样啊。。好吧。。我明白了。那么告诉我——朱莉是同你上床前还是上床后让你做她的贴身护卫的?”汉格斯不确定能不能问出想要知道的东西,但觉得可以冒险一试。

    首相发现特莱姆那双蓝眼里闪烁的目光——顷刻间变得飘忽不定。

    看来关于杰哈森的流言也全都是真的。“怎么,没话说了?来,继续警告我,来!”汉格斯提高了嗓门,吼道。

    “你必须收回这些下流的指控,否则。。。”

    “拜托,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我告诉国王陛下,你cao了他女马,他会怎么做呢?”

    “我没有,没有!”特莱姆惊恐地抗议。

    “还敢说没有?我看还是让陛下来问你吧。”

    “我只是遵从太后的指令。”

    “包括跟她上床?”汉格斯看看他,个子不太高,身材不算好,也罢。。。对朱莉来说,即便是杰哈森的拙劣替身,也赛过空床。“我想不会罢。”

    “我并非主动。。。我只是奉命。。。我。。。”

    “我什么?是不是想说,我痛恨这一切?这种鬼话,你说给谁听?太后夜里为你张开双腿,哦,是啊,这一切对你来说太无奈了,你才是受害者!”汉格斯双手一瘫,站起身来。“在这等着,我立刻禀报国王陛下,让他来亲自裁决。”

    特莱姆的傲气一扫而空,他像吓坏的孩子一样跪下来。“发发慈悲吧,大人,求求您。”

    “省省吧,这些话跟洛齐说去。他最喜欢听别人苦苦哀求。”

    “大人,是太后陛下的命令,国王陛下他决不会明白,,,请您不要告诉他,求求您!”

    “你要我在国王面前替你隐瞒?你要欺君?”

    “首相大人,我会立刻离开月龙城,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发誓,我会把事情做个了断。。。”

    “我想不必那样。”汉格斯笑道。

    “大人?”

    “我要你留在太后的身边,保持她对你的信任,随时满足她的需求。除我之外,不会有人知道。。。只要你忠诚于我。而回报呢,我想知道朱莉在干什么,去了哪里,见了谁,谈了些什么,她有什么计划。。。所有的一切,你都必须及时告诉我,行不行?”

    “行,大人。”特莱姆毫不迟疑。“我会的。我发誓。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起来吧。”汉格斯倒满一杯雪浆酒塞给他。“为我们的共识干一杯!我保证你在这座城堡里,绝对是安全的。”

    特莱姆举杯饮下,尽管动作有些僵硬。

    “战士,开心点,我要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是利国利己的好事。贴身护卫算什么?你机灵点的话,我总有天会弄个大官给你当当。”汉格斯晃动杯中酒。“总而言之呢,我们得让太后完全信任你。回去告诉她,我恳求她的原谅。告诉她,你的来访让我又惊又怕。从今往后,未经她同意,我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可……她要求……”

    “我会把卡希尔放出来。”

    “是吗?”特莱姆一脸讶异。

    汉格斯微笑道:“我明天就放人。虽然不能说“毫发无伤”,但我可以保证,他还算安好,只是精力有些不济。毕竟龙牢对他这种中年人而言,不是个休闲的地方。”

    “那瓦拉丁大人呢?”

    “告诉太后,让她相信只需多花一点时间,就能把他争取过去。这样应该可以暂时敷衍。”

    “遵命。”特莱姆喝完了他的酒。

    “最后一件事。先王(洛萨)已死,如果他悲伤的遗孀(朱莉)突然怀上孩子,肚子大起来了,这可难堪。”

    “首相大人,我。。我们。。太后不准我。。。射。。在。。里。”他的耳朵瞬间涨的通红。“我都射在她肚子上,大人。”

    “相信那是个可爱的肚子。你爱怎么滋润它都行。。但绝不许失误,懂吗?”

    特莱姆僵硬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汉格斯为他(特莱姆)难过了一会儿。“一个傻瓜,一个弱者,但我这么对他也实在太残忍,这个人大概是活不过今年了。朱莉若是发现他出卖她,一定会除掉他,就算月神慈悲,她一直闭目塞听,那么等国王发现,他还是得死。惟一的区别在于:他是死在洛齐的怒火之下呢,还是被太后灭口。”

    汉格斯觉得很不安,他非常清楚今晚是睡不着了。至少在这儿是睡不着了。他在房外的椅子上找到熟睡中的利波恩,摇摇对方的肩膀:“叫阿尔文和瓦拉丁过来,然后跑步去马厩,给我的马上好鞍。”

    侍从满眼睡意。“马?”

    “没错!记住,先找阿尔文。”

    不一会,狼灵之剑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刚出去那个(特莱姆)黄毛,怎么哭了?你对他做了什么?”他问道。

    “跟他开了个小玩笑而已。”首相嘱咐道。“你该多穿点,夜里很冷!”

    “我们又要出去?”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