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菲莉雅

    在五名血骑卫士的护送下,汉格斯与阿尔文,瓦拉丁骑马出了金堡内墙的边门,月亮一路追随,于烟囱间跟他们捉迷藏。

    除了巡逻的帝国战士外,他们没有遇到任何人,除了一个孤身乞丐,拎着一只死老鼠。他惊恐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悄悄溜进阴影中,仿佛害怕他们会抢走他的晚餐。

    他回想起前任财政大臣——托里克,“他显然对突如其来的阴谋诡计准备不足。这很自然,这种人。。。太过正直,难以生存。”

    虽是深夜,但妓院仍然宾客满堂。爱玛拉愉快地招呼他们,领他们进入大堂。阿尔文跟一个来自溪风城的红发姑娘上了楼,瓦拉丁则带着五位血骑守在了妓院的大门口!

    “阿娜丝(ji女)正好有客,抽不开身。她知道您来了一定很高兴,”爱玛拉说,“大人请稍等片刻,我去为您把角楼房间准备好。要不要先喝杯酒?”

    “好!”汉格斯回道。

    跟平日品尝的上等雪浆酒相比,这里的酒显得很粗劣。“请您千万见谅,大人,”爱玛拉说,“这段时间,我无论出多高的价,就是买不到北风堡的雪浆酒。”

    “我明白,遇到这种情况的不只你一人。”

    爱玛拉陪他感叹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真是个厉害的女人,”汉格斯一边看着她走开一边想,“少有ji女能如此典雅高贵。她肯定把自己当成了诸神的女祭司。这也是一种本事!”

    “大人,是否觉得寂寞成疾?”蒙莎(ji女)悄悄滑到他膝上,轻咬他的耳朵。“我最会治疗这种病哦。”她长着鹰钩鼻和一头齐腰的浓密红发。

    汉格斯微笑着摇头,“亲爱的,你真是美得难以形容,但只怕我对阿娜丝的床上功夫上瘾了呢。”

    “那是因为你从没试过我的。大人每次都选阿娜丝。她很棒,但是我更棒,您不想试试么?”

    “今天不行,下次吧。”汉格斯相信她在怀里一定也是个精力充沛的小东西。。但如今,他有了菲莉雅,她正在宅子里等他。

    她咯咯笑着,将手伸进他两腿之间,隔着裤子捏他。“我觉得它可等不到下次,”她说道,“它想出来亲亲我的嘴呢。”

    “蒙莎!”阿娜丝站在门口喊道,白皙的皮肤上罩了层轻薄透明的紫色丝衣,她冷静地说,“大人是来找我的。”

    汉格斯轻轻地挣脱女孩,站起身来。蒙莎似乎并不介意,“记得下次选我哦!”她一边提醒他,一边悠闲地将一个指头放进嘴里吮吸。

    阿娜丝领他上了楼梯:“可怜的蒙莎,她要是两周之内不能让大人选择她,就得挨罚了。”

    “那么下次就带她上楼。”

    “您确定?”

    “你不信吗?”

    她微笑道:“我想您不会的,大人。”

    “她说得对。”汉格斯心想,“我不会。虽然菲莉雅只是个ji女,但我仍会以我的方式对她忠诚。”

    到了角楼房间,当他打开衣柜门时,突然好奇地问阿娜丝:“我走之后,你都做些什么呢?”

    听见这话,她像只养尊处优的家猫般伸了伸懒腰。“睡觉啊。大人,打从您光顾之后,我的休息时间变多了。爱玛拉最近教我们识字,也许过阵子我就可以读书打发时间了。”

    “睡觉很好,”他道,“读书更好!”随后他快速地吻了一下她的脸颊,便转动球形机关,进入隧道。

    当他骑着黑马离开马厩时,听见楼顶飘来阵阵乐声。看来,纵然在战争与饥荒之中,人们也能照样歌唱,想到这,他开始有些不安。

    当他到达时,宅院的大门紧闭。他用力敲了半天,华丽的精钢窥眼才“咔哒”一声打开。

    “是我!”接待他的是阿尔文找来的人中相对剑术最好的一个,枫林城人,精于短剑,留着长发,目光迟钝。

    汉格斯原本想用他的血骑护卫来看守这座宅院,比起贪婪的佣兵,他更相信他们铁一般的忠诚与荣誉。然而这太冒险了,月龙城中的百姓都知道——红甲战士的职责是守卫金堡,如果派他们来此,那么御前首相养情妇的绯闻迟早会传得风风雨雨。

    枫林城人牵过他的马。

    “你叫醒她了吗?”汉格斯问道。

    “没有,大人。”

    “很好。”

    卧室里炉火成烬,但余温仍存。菲莉雅睡得很熟,她踢掉了毯子和褥子,****地躺在大床上,璧炉淡淡的火光映在她年轻的**上,显出柔和的曲线。

    汉格斯站在门口,看得心醉神迷。“她比爱玛拉年轻,比阿娜丝可人,比蒙莎美丽,她就是我要的全部,甚至比我梦想的更棒。一个ji女怎可如此清纯而美丽呢?”他疑惑地想。

    他本不想打搅她的好梦,但只是看着她就让他硬了起来。他把外衣脱在地板上,爬上床。

    她睁开眼,微笑着敲敲他的头,低声说:“我刚做了个美妙的梦。大人。”

    汉格斯将自己的头依在她肩上。“这不是梦,”他向她保证。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