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银色闪光

    “首相大人,痛觉是也是月神的恩赐,”**师凯尔将塞上瓶盖的紫色药罐放在床边的桌上,“这代表伤口正在逐渐痊愈,您该心存感激才是。”

    “等何时我的肩膀不痛了,再来感激也不迟。”

    “您要多注意休息!”

    “我已经睡得太多了。”

    “睡眠是最好的医生。”

    “我以为好医生是你。”

    **师满脸倦容地微笑。“大人,很高兴看到您还这么幽默。”他靠过来低声说,“今天早上北边来了只信鸽。”

    “北边?”汉格斯阴沉地问道:“溪风城还是北风堡?”

    “龙桥镇!”

    “龙桥镇?”

    **师悄声对他说道,““雷神之剑”您知道吧?”

    “当然!”汉格斯憔悴的脸上露出困惑的神色:“不会又是恶魔之类的谣言吧?”他不禁想起不久前接待过的北方战士——班纳特!

    “夕寒殿下想要造访法师塔楼!”

    “他不是早就被夕然领主放逐了吗?”

    “所以啊,为了避免引起纷争,陛下已经表态,不接见他!”

    “光从从剑术来看,他绝对是顶尖的高手,不见未免太,,,”

    “我也是这么和陛下说的。”凯尔摸着灰白胡须笑道:“所以呢,陛下决定让您去接待他!”

    “我?”

    “没错!您是御前首相,给他这个面子已经够大了!您要抓紧时间修养,雷神之剑转瞬即至!”

    “凯尔大人,依您看!我的伤还需多久才能痊愈?”

    “最快也要一个月!”**师抽回身子,脖子上的锁链吭啷作响:“恕在下冒昧,能问您个问题吗?”

    “大人请说!”

    “为何要夜袭财政塔?太后对此事可是极为愤慨。”

    “让她去愤概。”汉格斯毫不忌讳说道。每当他肩膀抽痛,便会想执法官伊恩的微笑,以及班尼迪死(血骑卫士)在他怀中的景况。“凯尔大人,您也看到了,身为当朝太后,竟派人对御前首相暗下杀手,这帝国怕是要毁在在这biao子手上了。”

    “嘘!小心隔墙有耳!”凯尔食指贴着嘴唇,用极小的声音回道:“我明天再来看您。”老人收拾东西很快离去。

    汉格斯不确定凯尔会不会将自己的反应禀报太后,但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还有特莱姆(朱莉贴身护卫)!如果**师真是朱莉的人,他则希望刚才所说的话能让她气的咬牙切齿。

    凯尔走后,汉格斯让波恩弄来了一杯掺着蜂蜜的雪浆酒。这东西喝了同样会干扰神智,却没那么严重。他必须保持思绪明晰。他问过自己一千遍:假如父亲(汉德)在得知真相(太后与护卫私通)后,他接下来会采取什么行动?话说回来,说不定他早就知道了,也采取过行动,最后却因此而丧命。单纯的真相顿时在他胸口翻涌,冰冷一如死亡,伤口终会愈合,但仇恨将永记于心。

    **师离开后不到半小时,佩斯身穿胸口绣有金丝花纹的深黑布甲,披着玫瑰色色披风前来造访。

    “大人!”他进门便说道,“抱歉,我只是正巧路过,不能久留,龙艳正等着我和她共进午餐,您的伤可还好?”

    “又痛又痒,快把我逼疯了。”

    银色闪光抬起一边眉毛。“从今往后,没事别老往ji院跑了。您得赶紧好起来,御前议会的情势越来越不安定。今天我们就差点和伊恩动手了!”

    “为何动手?”汉格斯单手支撑着床边的小木桌,艰难地坐起,“他冒犯到你们了?”

    “他说,除了提利尔大人(暴君之剑)之外,从未将我们血骑四剑放在眼里!”佩斯浅浅一笑:“要不是陛下,我今天非把他的狗眼刺瞎不可。”

    “他真这么说?”汉格斯先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思索数秒后,变得异常不安,只觉得一阵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佩斯,这个人绝不简单!你和龙艳一定要小心提防!不可大意!”

    “您不用紧张,区区一个刽子手,不足为惧!”银色闪光不屑地唾弃道:“他不过是太后的狗腿而已。”

    “噢,对了,差点忘了。”汉格斯皱眉:“从前听家父说过,你和“雷神之剑”交过手?”

    “哎,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那不能叫交手!”佩斯不好意思地说道,“叫逃跑!”

    “真有那么强?”汉格斯瞠目结舌地望着银色闪光。虽然他对剑术一窍不通,也不感兴趣,但对雷神之剑和暴君之剑却是如雷贯耳。

    “那柄龙舞剑近乎变态,我毫无还手之力。”佩斯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八年前与夕寒相遇的画面。

    “他为何会和你打起来?”汉格斯不解地追问道。

    “这个说来话长了。。。”

    “说吧!我想知道。”

    “好吧!”佩斯不禁笑道:“十年前,我刚加入血骑四剑,记得那时候,除了龙艳外,别人都不怎么爱搭理我。但在军营中,我总听到有人争论“暴君之剑”与“雷神之剑”哪个更强!有人说夕寒的“龙舞剑”是多么的空前绝后,多么的举世无双,也有人说提利尔大人的“寒冰”是多么的惊天地,多么的泣鬼神!因此我一直想见识一下!直到二年后,我随陛下的亲卫队一起造访北风堡。大学士亚尔林告诉我——雷神之剑此刻就在寒落山脉北部的影子塔楼中。”

    “你去找他了?”

    “没错,可夕寒说什么都不愿出手!”佩斯捂着脸说道:“他说怕伤到我。”

    “然后呢。。。。”

    “我当时觉得——他可能是看不起我,于是乘他不被,夺下了龙舞剑。。。。结果。。。”银色闪光欲言又止。

    “说啊!”

    “结果就看到了龙舞剑的战斗姿态!”佩斯一边摇头一边说道:“终生难忘啊!”

    “战斗姿态?”

    “夕寒是这么称呼它的。”银色闪光回道。

    “说。。。继续说啊。。。”首相听的兴致勃勃。

    “那画面,就像梦境,一柄剑瞬间又幻化出三柄,更恐怖的是,除了他手上那柄外,其余的三柄都漂浮在半空中,它们犹如幽灵操纵般,会发起冲锋,挥砍,突刺,甚至是防御,并且速度极快,招招致命,碧蓝的剑锋上还带着耀眼的闪电!我只挡了一击,手中的精钢长剑就碎了!剩下的。。。。我输得心服口服!”

    “竟有这样的神器。。。”汉格斯轻叹道。

    “要不是我的速度弱胜一筹,怕是。。。。”

    “佩斯,想听听我的对这件事的看法吗?”

    “您的看法?”

    “真正让我刮目相看的不是雷神之剑,而是你)——银色闪光!”

    “大人,您就别取笑我了。”

    “这并非取笑,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唉。。。好想见见这位老朋友!可惜,他远在北风堡!”

    “不!不!不!”汉格斯调皮地伸出食指,左右摇摆,露出甜美的笑容:“他很快就到月龙城了!”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