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雷神之剑!

    “千真万确!”夕寒骑到汉格斯身旁,面色沉重“首相大人,请问最近半年,城中的失踪人口可有增加?”

    “与往年相比,确是增加不少!”汉格斯皱眉。

    “您有没有想过,他们(失踪之人)去哪了?”

    “北边战乱不断,银袍子和自由联军到处烧杀抢掠,只怕不是死于非命就是加入叛军了吧!”

    “没错,他们可能加入了自由联军,也可能加入了银袍子!“雷神之剑“咬紧牙齿:“还有可能加入了——亡者大军!”

    “亡者大军!”汉格斯大惊失色!虽然他对眼前这位“雷神之剑”的了解只是传闻。。。但这些传闻实在可怕。据说他未满十五岁时就被人发现与枫林城“毒蛇之剑”——沙瓦滋!的情妇偷情。这老人身体强壮,素以暴躁凶悍出名,于是要求决斗,但碍于夕寒的出身与年龄,约定见血即止。决斗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双方家族的荣誉都得以保存,可不久之后,夕寒康复如初,沙瓦滋却伤口化脓,死于非命!这件事虽然在剑士如云的枫林城曾经轰动一时,但和他的成名之战相比,却又显得无足轻重了——力挫“白骨之剑”——奥斯威,“夜莺之剑”——杰洛塔,当着“暴君之剑“——提利尔!的面带走帝国二皇子洛寒,之后名扬天下,威震帝国。当年,正是他亲手杀死了当今国王的亲叔叔——洛寒——全身上下被刺穿两百多剑!

    这都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了,当初那个青春少年如今已年过四十,唯一不变的是围绕他的那些变得越来越可怕的传闻——勾结摩根财团,贩卖奴隶,暗通星辰堡,结交暗夜刺客。。。。

    在这西洛帝国,他真是六大领地中最不受欢迎的人了,若是有人提起旧事,或是对他带来那匪夷所思的消息加以嘲弄亦或是触碰了他的底线,一个错误的词语,一句不合适的玩笑,甚至一个多余的眼神都足以使其丧命!

    “大人,此事非同小可。必须立刻禀报国王陛下。”银色闪光调转马头,伸手示意身后的血骑们分成两列让出走道。

    “只怕你们亲爱的国王未必会信!”阿尔文笑道。

    “不必急于一时!”首相回道、

    夕寒与汉格斯并肩在大道上前行,越过溪流和树干,“说实话,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那种东西真的存在!”

    “什么时候的事”汉格斯用礼貌而有兴致的口吻发问。

    “三个多月前!”夕寒轻声说道:“那时,我正从星辰堡赶回影子塔,在经过“血色冰墙”(海瑟薇之墙)后,向南行进,途中几乎看不到一个活人!”

    “活人?”银色闪光困惑不解地转头望着他:“都死了?”

    夕寒轻轻地点了下头,忧郁的脸上露出一丝倦容:“不光是人,就连麋鹿和狼群也难逃厄运,满地的死尸!天黑以后,它们拖着腐烂不堪的躯体到处游荡,我试过斩杀它们,但数量太多,根本就杀不完!”

    听了雷神之剑的话后,汉格斯如大梦初醒,“原来班纳特说的都是真的,或许我不该取笑他,可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传说中的嗜血恶魔”银色闪光皱起一边眉毛:“可都是伊莎贝尔!的奴仆啊!”

    “我问过亚尔林大学士,也翻阅过北风堡地窖中的古书,但始终找不到答案!”

    “您要的答案是什么?”汉格斯局促不安地问道。

    “它们从哪来!还有——伊莎贝尔是否也和它们一样,真的存在!如果存在,那她又在哪?”

    “这一切太不合常理了!”汉格斯若有所思地续道:“要知道,传说中的伊莎贝尔就是死在这片红杉林里的,而现在她的奴仆却出现了寒落山脉!”

    “嗜血魔女是众人口中的孽物,”阿尔文悠然自得地骑着马,“传说她会给世间带来饥荒、瘟疫和战争,”

    “还有永不终结的长夜,满地横行的恶魔!”汉格斯扼腕长叹“如果那都是真的。。。。末日离世人就不远了!”

    “呵呵,”阿尔文道,“若是诸神真的送出恶魔,教训世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又岂是它们的对手。”

    “那日夜里,我在山中救了一名落难的帝国战士,还把他带回了影子塔!结果他。。。”夕寒神色凝重。

    “结果怎么了?”银色闪光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他变成了恶魔,杀害了塔中的所有人!”雷神之剑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自责和悔恨。

    汉格斯听得背脊一阵发凉,等他看到雷神之剑眼角处不易察觉的泪水后,露出了苦涩的微笑:“殿。。夕寒,相信我,那不是你的错!”

    在一大队血骑卫士的护送下,他们骑进了北城门!

    国王大道上人潮汹涌,在帝国战士的驱赶下,兵士和平民都为汉格斯的队伍让道。眼窝深陷的儿童群聚在旁,有的沉默呆望,有的放声乞讨。

    夕寒时不时的回头从钱袋里取出一把铜币,抛掷出去,孩子们旋即展开争夺,互相叫喊推挤。他们中的幸运儿大概今晚能吃上一块白面包。

    当行进到菜市大街上,食物的价格仍高得离谱。五个铜币才能买到一个地瓜,一个银币换一堆甜玉米,一枚金币的价值则是一刀羊肉或六只骨瘦如柴的死羊崽。虽然如此,买家依旧络绎不绝。形容憔悴枯槁的男女围满每一辆马车、每一个货摊,而那些凄惨无助的人则站在巷子口,阴郁地观看。

    “想不到堂堂国都竟也变成这样子!”雷神之剑神色茫然地环视着四周。

    “先王驾崩后,城中治安每况日下,若是没有阿尔文和佩斯,连我都不敢随意出门了!”汉格斯故作惊恐地说道。

    “夕寒,你连日奔波,一定累坏了,首相大人会送你去旅店,你先好好睡上一觉。”银色闪光宣布了对“雷神之剑”的行程安排,之后,调转马头:“我得先去趟军机处,明日在法师塔楼等你!告辞!”

    话音刚落,佩斯便带着一队血骑卫士浩浩荡荡地朝着金堡骑去。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