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地下书海!

    清晨,空气阴冷潮湿,“雷神之剑”在汉格斯及一队血骑卫士的护送下抵达了法师塔楼的外围。

    雾气格外浓重,一眼望去,他只能看见塔楼顶端的烽火。

    “银色闪光”肩披炭黑色斗篷,身穿深红釉彩鳞甲,站在吊桥口朝着他们点头示意。

    “守卫呢?”汉格斯勒停战马,朝着对面桥口大声喊道:“放吊桥!”

    “首相大人,我们就在这等会儿吧!”夕寒凝视着河床上扬起的根根钉刺说道:“或许凯尔大人还在休息!”

    “好吧!”首相慵懒地举起右手,示意后方队伍原地待命。

    佩斯乘着这段时间向“雷神之剑”解释起关于蛮族禁令的原由:“夕寒,当今陛下与先王不同,他对蛮族有着极深的成见!”

    “成见?”雷神之剑大惑不解地反问道。

    “不只是成见那么简单,确切的说,那应该叫仇恨!”首相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

    “为什么?”夕寒皱眉。

    “那得从二十年前的“五王之战”说起!”汉格斯清了清嗓子:“那年,老国王——洛沣!驾崩,而先王洛萨却远在灰古城,二皇子洛寒看准时机,试图篡夺王位。他先是命血骑守备队总司令——戴林!封锁城门,接着扣下了先王的两个儿子,想要逼他放弃王位!然而,一切并没他想的那么容易!当您的哥哥(枫林城领主)带着枫林大军兵临月龙城下时,穷途末路的二皇子派出了一支血骑小队,命他们将两位王子秘密押往溪风城,以此作为他最后的谈判筹码。。。。。。。”汉格斯呼出一口冷气,续道:“当押送队伍行进到丧命谷北部时,正巧碰上了几十名从巨石峭壁南下的蛮族强盗!战端一开,不到二十人的血骑卫队丢盔卸甲,仓皇逃命,洛齐与洛顿(洛萨的两个儿子)再次沦为俘虏。当家父引军夜袭女神湖救下他们时,两位王子早已瘦如枯槁,奄奄一息,不省人事。虽然没人知道当时的蛮族强盗们对他们两兄弟做了些什么。。。。但我可以肯定——洛齐对蛮族的仇恨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这就是他滥杀无辜的理由?恕我直言,若是陛下再一意孤行,北风堡的蛮族大军早晚会光顾御龙湾的!”夕寒愤愤不平地回道:“扎伯尔领主得知此事后,极为愤慨,尤其是知道领主夫人的两个弟弟也枉死在红杉林后!首相大人,您应该知道,此事绝非儿戏,要是再不撤除禁令,只怕“冰原巨熊”的怒火用不了多久就会烧到这了!”

    “给我些时间,我一定会想办法说服陛下!”汉格斯向他保证,尽管他自己也知道那有多难。

    对岸的两侧铁链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嘎吱声,吊桥缓缓落下。

    **师穿着一身纯白法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他轻抚着直长的白胡须,步履蹒跚地朝着三人走来,胸口的红宝石项链在迷雾中忽明忽灭,犹如一盏即将烧尽的油灯!

    “凯尔大人!”汉格斯侧身下马,跑上前说道:“夕寒殿下要进入“地下书海”寻找有关嗜血恶魔的典籍!”

    “佩斯大人昨夜已经转告在下了。”凯尔一边与他并肩而行,一边小声说道:““地下书海”只容许王族与大学士(大学士如果进阶成御前法师,就不能再进入该区域)进入,您和佩斯不妨上塔稍作休息,我送夕寒殿下前去!”

    “只怕这一去,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出不来了!”汉格斯叹道。

    “雷神之剑”恭恭敬敬地朝着御前法师鞠躬问候:“凯尔大人,别来无恙!”

    “殿下,知道您要来看在下这把老骨头,昨夜我可是彻夜难眠呢!”**师打趣道:“上一次见您,还是个孩子,哎。。。转眼间,白发都长出来了!”

    “我早已不是什么殿下了!”夕寒回道:“大人,以后就叫我夕寒!”

    “不管发生了什么,您永远都是枫林城的二王子!”凯尔眯起双眼,回道:“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哪怕是夕然领主也一样!”

    “大人,快带我们进塔吧!”银色闪光戳戳**师的肚子。“夕寒可不是来观光游玩的!”

    “对!对!对!”**师一把抓住夕寒的手腕“来吧,我送您去“地下书海”!”

    “雷神之剑”随**师走过厚重的红衫木板,一进塔楼便与汉格斯及银色闪光分道扬镳。

    地下走道阴寒湿冷,时不时地还窜出几只老鼠。壁龛中的烛火随着隧道尽头吹来的刺骨寒风不停摇曳,黑暗中最耀眼的光芒来自于夕寒腰间那柄蓝色龙舞剑。

    “在下只能送您到了。”凯尔在一座巨大迷宫的入口处停下了脚步:“您应该还记得路吧!”

    “恩!”他希望自己仍记得去“地下书海”的路。此刻,在他眼前的是座巨大的迷宫,而他没时间迷路。

    一条条错综复杂的的巨石走道贯穿了整个法师塔楼的地下。雷神之剑凭着二十五年前的记忆,小心翼翼地前行,脚下的鹅卵石又湿又滑,条条隧道都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这里,到处都是机关与陷阱,只要稍不留心走错一步,他所在的整条隧道都有可能立刻崩塌!他尽可能地避开岔口,沿着宽阔的石子路径直地走。

    夕寒穿过这座古老书窖的外围迷宫,重新踩上坚实的地面。他看到远处两扇大铁门的石阶下,矗立着一对远古魔兽的灰色石像,鹰首,狮身,龙翼,蝎尾。

    雷神之剑迈开脚步,朝着前方奋力跑去。踏上十层阶梯后,他推开右边大门,只见眼前的道路在门后暗影骑士(圣战六骑士之一)的雕像前瞬间崩塌,琉大人坐在高大的石马上,剑指前方暗流涌动的地下河流。此刻,两只蝙蝠恰好停在了“女英雄”的头上,还有三只停在剑上。“雷神之剑”走向左面,沿河边浅滩朝“破碎码头”前行。

    码头对岸,一名身穿暗玫瑰色法袍的大学士划着一艘红木小船,朝他缓缓驶来。老人一头稀疏的白发,有些驼背,脖子上戴着象征荣耀的蓝宝石项链。

    “费列尔大人!”夕寒鞠躬行礼。

    “殿下!”大学士靠岸后,点头回礼。“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您了呢!”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