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万剑阁大学士!

    雷神之剑跟着大学士离开摇摇晃晃的红衫小舟,沿着饱经风霜侵蚀的码头向前行进。

    老人将夕寒带到石桥西岸的三层石屋前,转身说道“殿下,去吧!”

    “您呢?”夕寒皱眉。此刻,在他眼前的是一扇嵌满了钢钉的炭黑色铁门,脚下的石地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青色苔藓,抬头望去,近乎枯萎的棕色藤蔓爬满了整座石楼,——此处正是“燕雀楼”(四座“倒三角“状石屋之一)的入口!只有王室宗亲和大学士,才有资格穿过铁门进入大厅。

    “在下要去“骑士楼”,”费列尔指着对岸的三层石屋,轻声回道:“先人们留下的珍贵书籍正在“老去”,若无人去管,只怕后人再也看不到它们了。”

    夕寒鞠躬致谢,老人则转过身,步履蹒跚地走向拱桥。

    目送大学士离开后,雷神之剑推开厚重的铁门,走进被黑曜石照的灯火辉煌的大厅。

    刚进门,一棵矗立在屋子中央的古老衫木就映入眼帘,苍白的树枝上攀附着密密麻麻的异族文字,半数枝权看上去已经枯死,其余地方仍有些许紫叶婆娑,顶端没入琉璃天花板中!青灰色的石地板上雕刻着两柄巨大的十字剑,四扇向上倾斜高拱窗占据一大半的墙面。

    大厅尽头有个尖脸浓眉的中年男人坐在高台上,正用鹅毛笔往一本册子上写字。此人虽身穿学士长袍,脖子上却没有宝石颈链。

    夕寒缓步上前,清清嗓子,“大人!您是?”眼前的陌生男子从未与他谋面,却让他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中年人抬头打量了他一番,对所见到的装束似乎并不满意“剑士!你身上有杀戮的味道。”

    “杀戮非我所愿!”雷神之剑从铠甲的夹层内取出大学士亚尔林的亲笔信。“在下是枫林城领主夕迦(已故)的次子,从北风堡而来,想要进入“地狱阁”。。。”

    “你的名字?”

    “夕寒!”

    那人在册子里写下来,然后漫不经心地挥挥鹅毛笔,指指靠窗边的长石凳。“坐那儿等,亚奇斯大人正在会客,好了我会叫你名字。”

    雷神之剑在长凳上落座。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站起身,再次走到大厅尽头。“还要等多久?”

    “楼主大人事情多着呢。”

    “我千里迢迢从寒落山脉赶来。”

    “那再多等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中年人挥挥羽毛笔。“去凳子上坐着,窗户下面。”

    夕寒再次回到长凳上。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凝视着空气中舞蹈的灰尘,不由自主地打起一个又一个呵欠。为了不让自己睡着,他取下了锁链手套,拨弄着掌中一个破裂的水泡,脑袋斜靠着墙壁,双眼半睁半闭。

    “你得塞给他两个金币,否则要等上一天!”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从左侧传来,“剑士为什么不去“万剑阁”,反而要进“地狱阁”?”

    说话者是位纤瘦清秀的女学士——穿着一件红色丝质的长袍,脖子上挂着一条切割精细的蓝宝石项链,手上戴着钉甲手套。她的肤色白嫩如霜,一头浓密的金色长发扎着马尾,冰肌莹彻的脸庞吹弹可破,月眉星眼,娇波凝睇。

    “说来话长。”夕寒睁开双眼,回头望着她,解释道,“我想知道恶魔的起源。。。。两个金币,你刚才说两个金币就行?”

    “两个金币就行。如果你肯出三个金币,洛特会直接带你去见二楼的亚奇斯。他做了二十年的助理学士,最憎恨剑士,尤其是贵族出身的剑士。”

    “洛特(洛齐与洛顿同父异母的兄弟,母亲是已故的前皇后——夕蜜儿)!那不是先王洛萨的长子吗!怪不得如此眼熟,他为何会在这!”夕寒皱眉反问道:“你怎么看出来我是贵族出身?”

    “就跟你能看出我有一半枫林血统一样。”女学士微笑着说,略微拖着枫林长音。

    夕寒摸出两枚金币。“你也是大学士?”

    “没错,我是无尽枫林最年轻的大学士,我叫娜蓓儿!”

    女孩的回答着实让“雷神之剑”吃了一惊——“娜蓓儿这个名字早在儿时就听老奶妈说起过,她是帝国的最后一位月神龙祭司,早在八十多年前就已辞世。这个女孩,不但如此年轻就当上了大学士,居然还有这么个诡异的名字!”

    他脱口而出“你是什么时候到这儿来的!”

    “四岁就被送来这儿了!”女孩眨着眼睛续道:“在“万剑阁”钻研了十五年!”

    “你也是贵族?”

    “是的!”

    “我从小在枫林城长大,从未听说过有姓娜的贵族!她在撒谎!既然不是贵族,又凭什么进入“书海”!”夕寒故作镇定地追问道:“你知道娜蓓儿是谁吗?”

    “不知道。这是个谜题吗?”

    “我是夕寒!”雷神之剑神色异常严肃:“你知道我吗?”

    “幸会!很高兴认识你!”女孩回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夕寒一把抓住女孩的胳膊,双瞳中闪着寒光“或者说——你是谁?”

    “我是大学士呀!”女孩皱眉,疑惑地问,“我们见过吗?”

    “我是枫林城的二王子!你从枫林而来,却不知道我是何人!”雷神之剑望着女孩那对如湖泊般清澈的双瞳:“告诉我,枫林城的现任大学士是谁?你住在城中哪条大道,你的父母又是谁?”

    “不是说过了,我叫娜蓓儿!”女孩一把推开夕寒:“你不就是那个被人带了绿帽,贩卖奴隶还畏罪潜逃的大混蛋么!非要我讲出来,真没劲!”

    “大混蛋?”夕寒垂下头,苦涩地重复道。

    “你确实是个大混蛋!”女孩轻声细语地说道:“整个枫林城都知道!”

    “不对!不对!不对!”一阵阴冷袭遍夕寒的全身,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箍着,越来越重,越收越紧,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她是十五年前被送到这的,我离开枫林城是十一年前的事,她不可能会知道。。。。。。。。。。。。。。这个人来历不明,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混进这的,但可以一点——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看着我的眼睛。”娜蓓儿用纤瘦的手指轻触他的肩膀:“你怎么了?来,看着我的眼睛!”

    夕寒屏气凝神,竭尽所能地使自己恢复平静,接着——拔出了腰间的蓝色龙舞剑,抬起头,怒目而视。

    “你根本就不是枫林城的人!。。。。。。你是谁?”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