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娜蓓儿!

    女孩的话语声声刺耳,震慑心扉,使得雷神之剑不敢再上前半步。

    “看来——诸神并未抛弃世人!”夕寒目不斜视地凝视着娜蓓儿,仔细的观察她俏脸上的每一分神色,陷入了沉思:“传说中的他们,是陆地和海洋的最高统治者,也是地狱恶魔的天敌,更是众生之中离诸神最近的生物!或许。。。。。她能解开我心中未知的谜团。”

    “只要您回答在下一个问题。”他从腰间取下一个塞满了金币的小钱袋,置于掌中,略带倦容的脸上露出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既有目睹了不该目睹的“神灵”般的敬畏,又有敬畏所带来的满足:“这些金币就都给恁!”

    “问题?”女孩皱起半边眉毛,似乎感到十分意外。

    “是的,大人!”

    娜蓓儿轻点了下头,精致的五官在深色柔光中显得格外迷人。

    夕寒本想简单明了地发问,可一件事说完总牵扯出另一件,最后——所有事情全涌了出来——寒落山脉上的嗜血恶魔,救过的帝国战士——哈伦,独臂铁匠和守军们在影子塔被杀,北风堡的地下书窖。。。

    娜蓓儿度步上前,专心聆听。她不时眨眼睛,不时发笑,但从不打断。

    “在下不知它们从哪而来,也不知伊莎贝尔是否真的存在?”他总结道,“恁能告诉我吗?”

    雷神之剑讲完后,她用纤瘦的手指拎起他掌中的钱袋,俯身靠前,柔声细雨地在他耳畔低吟道“这是两个问题,我只回答一个!

    ”

    “一个?”

    “没错,你自己说的。一个问题,那就能是一个!”女孩将钱袋塞进袖口,饶有趣味地续道:“想好了吗,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

    夕寒犹豫不决,思来想去,最后终于开口“第。。。。。。。。。。。二个!”

    娜蓓儿优雅地转过身,就像根本没听到一样朝着大厅的出口方向走去。

    阴森的死寂瞬间膨胀,塞满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气温随着她的脚步急速下降,顷刻间——地面,墙壁,高拱窗,天花板,石凳,枯萎的紫杉树——眼前的一切——全都结起了一层幽蓝的薄冰。

    出口处,铁门紧闭,她却像未看到一般,一边朝着大门不急不慢地一步步走去,一边一个字一个字地缓缓说道:“她(嗜血魔女)。。一。。。直。。。都。。。在。。。”

    话音刚落,夕寒的视线中电光一闪,“轰”的一声后,女孩已在门外,那扇镶嵌着钢钉的大门上——多出了个人形破洞,炭黑色的碎铁片犹如雪花般飘散而下。

    娜蓓儿淡然自若地走向远处的石拱桥,神色未有一丝变化,就像任何人都可以穿过似得。

    “等。。。。。。!”雷神之剑刚想开口,却发现喉间像被施了魔咒一样咯咯作响,呼不出声,脸上也结起了一层白白的寒霜。

    奇诡恐怖的神秘力量令他双膝发软,心胆皆丧,不敢去追。

    他像石像般杵在原地,一动不动,手脚冰凉,颤抖的瞳孔中——娜蓓儿渐行渐远的身形怦然化作一股扭曲的寒流,瞬间消散。

    “夕寒!枫林成的夕寒!”有人从暗处大声喊道。

    雷神之剑呻吟着睁开双眼,只见大厅尽头处的高台上站着一个模糊的影子。

    “你是到这儿来睡觉的吗?“助理学士——洛特!左手捧着册子,右手握着鹅毛笔,一脸怒容,厉声质问。

    他转过头,一脸茫然地望着出口处的大铁门——完好无损,接着魂不守舍地站起身,跌跌撞撞地跑到大厅中央的紫杉树下——没有石孔(娜蓓儿发动龙舞剑的七星形态时留下的剑孔)!

    “楼主大人正在在二层的四象阁中等你!”洛特朝着他冷冰冰地喊道:“如果你要继续睡,那就请便吧!”

    “在下失礼了!”夕寒后知后觉地转过身,恭敬地续问道:”大人,万剑阁中,可有一位名叫娜贝儿的女学士?“

    ”你是在说笑吗?“洛特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接着抬起胳膊,手中的笔杆指着出口处的大铁门:”这儿严禁女子入内,就连皇后和公主也不例外!你难道不知道吗?“

    ”刚才的。。。。。。。都是梦吗?“

    当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腰间的钱袋时,心头猛然一紧——塞满了金币的布袋——不见了!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