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龙族战神!

    一层阶梯的顶端,一个肤色白皙的红发中年人坐在一扇橡木铁门外。他跟夕寒差不多年纪,正用右眼专心致志地凝视一支黑烛的火焰,左眼则隐藏在一缕悬垂的深红色头发后面。

    “你在寻找什么?”洛特问他,“命运?死期?”

    红发中年人的视线离开蜡烛,他转过头来,眨了眨眼。“龙骨。”他说,“这位是谁?”

    “他是枫林城的贵族,要去见亚奇斯大人。”

    “月龙城的地蛇都是黑色的。”红发中年人撇了雷神之剑一眼,讽刺道,“烤熟的红蛇(指枫林城家徽——烈火巨蛇)不属于这儿。”他披一件紫金条纹披肩,面貌十分英俊,但眼神闪烁,嘴巴恶毒。

    夕寒认识他。“龙桓!”说出这名字让他感觉自己仿佛仍是当年那个少不更事的十五岁男孩,“我是夕寒。”

    “真的?”龙桓又仔细打量他一番,“还真是。。。”他咧嘴笑笑。“他们说你逃到北风堡去了,想不到,在这会碰上你。”

    夕寒还不及回答,身后的门就开了。“枫林城的夕寒!”门里的人低沉地说。

    “夕寒,”洛特介绍道,“这位便是燕雀楼的楼主——亚奇斯大人。”

    “蛮族!”夕寒大惊失色。。“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不是他。。。!”

    亚奇斯公牛般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由几十颗蓝宝石串成的链子,除此之外,他看上去更像自由军团的蛮族恶棍,而不像学士。他的脑袋相对身体来说太大,从双肩之间突出来向前探出的模样外加石板般的下巴,让他看起来好像正准备拧下别人的脑袋。巨汉足足有十三尺高,胸脯和肩膀也非常厚实。额头突出,鼻梁断过不止一次,牙齿被猩红草染成斑驳的红色,挺立的白毛从他耳朵和鼻孔里钻出来。他穿着一件特制的大灰袍,

    夕寒还在犹豫,一只巨手便抓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拖进四象阁内。

    里面是个半圆形的大屋子,到处是书和卷轴,有些铺在桌面上,有些一摞一摞在地板上堆至七八尺高。褪色的织锦和破破烂烂的地图挂满了石墙。炉膛烧着火,上面有只铁水壶,不知在煮什么,但有股烧焦的味道。除此之外,唯一的光亮来自房间中央一支高高的黑烛。

    那支蜡烛亮得让人不适,令人不安。亚奇斯用力关上门,只用一掌,就把旁边桌上的纸都震了下去——蜡烛的火焰却丝毫没有闪烁。

    火焰的颜色很古怪,白如新雪,黄如熔金,红似烈焰,但它留下的影子如此漆黑,仿佛通往异世的黑洞。

    夕寒忍不住盯着它看,蜡烛足有三尺高,细瘦似剑,螺旋状边沿锋利如刀,微微闪烁着黑光。“这不是一般的蜡烛。。。”

    “年轻人。。。好眼力。。。”屋里另一个人说。这是位脸色苍白、身形微胖的老学士,秃顶,圆肩,柔软的双手,两只眼睛靠得很近,灰袍上还留有食物的污渍“这是黑铁烛。。。

    “也叫黑曜烛!”北方巨汉看了一会儿蜡烛。“它会燃烧,但不损耗。”

    “那火焰没有燃料?”雷神之剑惊奇地问。

    “这是十多年来,地下书海中——最伟大的发明。”亚奇斯坐到一张巨大的木凳上,续道“世间得一切魔法都源于自然元素与黑暗物质。而这种蜡烛却是个意外——它可以让使用者的视线穿越高山、海洋和沙漠(寒落山脉与迷雾森林除外)——坐在这种蜡烛跟前,还能进入别人梦中展示的幻像,或隔着半个世界互通信息。”

    “那信鸽与渡鸦不就没用了?”

    “没错,但它的制作成功率相当低,世上仅两根而已。”蛮族大学士从一包猩红草叶中剥出一片塞进嘴里咀嚼。“把你在梦中跟“娜蓓儿”讲过的一切再说一遍。我知道了很多,但有些细枝末节或许被忽略了。”

    “恁都看到了!”夕寒双眉紧锁,犹豫片刻,然后再次将故事讲给亚奇斯和洛特以及那位老学士听。“。。。。这样下去,寒落山脉很快就会被亡者大军占领,我们必须在那之前——找到罪恶得根源。”

    “世人对诸神与地狱的认知仅仅源于传说与预言!出现在你梦中的女人——诞生于雪山之巅,风暴与雷电之地。它是传说中的战神,也曾是风神——约德尔!的神圣护卫!更是《乱世编年史》中的预言之子!”巨汉扭头,吐了一口红色的黏液到地上。“不过我不信它。帝国的至高皇帝(墨)曾写道,梦境犹如狡诈的女人。她会把你那玩意儿含在嘴里,让你愉悦地呻吟,脑子里想着,这是多么甜蜜,多么美妙,多么舒服。。。然后她骤然阖上牙齿,你的呻吟变成了尖叫。至高皇帝认为这就是梦境的本质,它每次都会咬掉你的老二。”他咀嚼了几下,“梦境不可信。。。。”

    “那不是梦,她拿走了我的钱袋!”

    “梦还没醒吗?”身后的洛奇冷冷地说道。

    楼主则摸着下巴。不以为然地望着他。

    ”千真万确!”雷神之剑见状后,立刻给出回应:“我来时带着一个亚麻钱袋,梦醒后就不见了!”

    “什么!。。。。”亚奇斯大吃一惊地喊出了声:“你说的是真的吗?”

    “诸神啊,你们在吓我吗?”巨汉努力克制激动的情绪:“夕寒,你可能是唯一一个与仅存的龙族有过接触的凡人!”

    “她的真名叫什么?”夕寒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乱世编年史》中所记载的名字叫——卡西多撒里特纷。。。”

    “卡。。。西。。。”雷神之剑笨嘴拙舌地重复着:“好奇怪的名字。。。”

    “翻译成人族的语言就是——龙族战神——蕾安娜!”

    “蕾安娜!”夕寒努力地回忆着**********。

    “从五年前开始,进入书海的大学士与贵族都会无故遗失钱袋,无一幸免。。。。原来是她。。。。”

    老学士蹒跚地走到夕寒身边,耸耸肩,笑道:“年轻人,看来,被拿走钱袋的不止你一个。”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夕寒震惊地问,“金币对她来说有什么用?”

    “我想。。。应该是为了生存。。。”楼主苦笑了一声,齿间带有猩红草的红色汁液。“你觉得龙是怎么绝种的?拿铁剑的屠龙勇士干的?”他啐了一口。“帝国的王者们企图构建的世界中没有巫术、预言和魔法的位置,更不用说龙了。你觉得一头巨龙想要填饱肚子,需要多少食物,或者说多少金币?”

    “龙——不是能——自己捕食吗?”夕寒结结巴巴地说。

    “只有最低级的龙才会傻到在山顶和树林间到处乱飞,这也是它们灭绝的原因!高等龙族与它们完全不同。”蛮族大学士摸着下巴续道:“它们能幻化成人形,进入喧嚣的旅店与酒馆,享用佳酿与美食。”

    “那我到哪能找到她?”雷神之剑明白——伊莎贝尔来自地狱,凡人就算找到了它,也绝非它的对手!要想对付它和它的亡者大军——蕾安娜才是关键。

    “这。。。。。。”老学士不禁笑道:“巨龙乃众灵之首,一夜间就可腾飞万里,凡夫俗子怎么可能知道它们在哪!”

    夕寒沮丧地低下头,盯着那奇异苍白的火焰看了一会儿,眨眨眼,又将视线移开

    “她既然肯主动出现在你梦中,”老人用布满褶皱的手轻拍他的肩膀,“就还会来找你!”

    “我得马上将此事告知费列尔大学士。”亚奇斯皱眉瞥了夕寒一眼。“我要是你,就会抓紧一切时间,很快,北风堡就会需要你。”他从大门边得木闩上取下一件褪色的黑斗篷,牢牢系到身上,接着,转向脸色苍白的老学士与洛奇。“带他去地狱阁。”

    “好的。”洛奇答应,楼主起身,走出屋外。

    “他去哪儿?”夕寒问道。

    “去破碎码头。楼主大人向来雷厉风行。”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