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托琳儿的婚约!

    国王一脸倦容,坐在会议桌的首位,正不断签署呈上的文件。

    “还剩最后几张,陛下,”**师——凯尔!向他保证,“这张是关于银泡子首领——洛兰特!的判决书。为惩罚其叛国大罪,按照帝国律法——将剥夺其对赤岩城的控制权,并没收其所有对女神湖一带征收的非法税赋。”

    洛齐一本正经地在两张纸上分别签字,他先小心翼翼地把鹅毛笔蘸满墨水,然后用宽厚的胖手掌握着书写。

    汉格斯坐在长桌末端看着洛齐,唯一的心情是——厌烦!

    “妈的!要不是大仇未报,真想立刻退位让贤!等了两个小时了,这就叫首相呆坐着看他的笔动个不休,有何权威可言。”浑身酸痛,每块肌肉都在抗议,肩部的淤伤令他不适。

    每当想起那晚的血战,汉格斯就禁不住畏缩——狼灵之剑——阿尔文!杀了整整一大队的帝国战士,却未得到任何惩罚,相对的,执法官——伊恩!在太后的庇护下,也被洛齐默判为——无罪。

    今天是他受伤后,第一次面见国王,可惜,来的不是时候。

    在世人眼里,洛齐是个滥杀无辜,残暴不仁的昏君。但汉格斯知道,眼前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玩伴,绝非大奸大恶之人。先王死的不明不白,光凭这点就足以令他失去理智。

    不惜一切代价为父报仇,这种的心情——他深有体会。

    自他从灰谷城归来后,国王确实改变不少——城墙外侧枪尖上的腐烂人头,每日都在减少,这便是证明!

    就以这次来说,若是国王不管不顾,任由太后和“黑死神”胡来,他可能已死了几十次了。

    可眼下,形势对他依然十分不利,可以说是完全处于下风。

    那晚后,汉格斯收起以往高调的作风,为人处事都变得格外谨慎,到哪都带着阿尔文。他犹如惊弓之鸟,连菲莉雅(ji女)的庄园都不敢再去。他还经常彻夜不眠的思考,一次又一次地重新计划下一步行动。

    “这张授予状将上述城堡、封地和税赋全都赐予溪风城领主——龙烬!”待签完后,老人将另一卷羊皮纸呈给国王,洛齐蘸蘸墨水,继续书写,“这张文书正式收回对疾风之剑——菲克!的通缉。。。。这张委任状任命诺亚堡领主——达沃斯为女神湖守护。。。”洛齐蘸墨,签名,蘸墨,签名,忙个不停。“。。。这张授予状赐予千夫长——诺德,晋升他为新一任血骑守备队总司令。。。”洛齐的字迹开始潦草。

    “还是明日再来吧!”汉格斯突然醒悟

    “这张是给予托里克的养子——海嘉特的赦免状,欢迎他回归国王治下,”**师道,“这张赦免状给予。。。。”

    等了三个小时,汉格斯终于忍不住了,他起身,恭敬地说道“凯尔达人,这里的事,似乎由恁处理就好,陛下,属下先行告退了。”

    “好吧,”洛齐也站起来,“汉格斯,你该去见见执法官,和他好好谈谈,我不希望再有任何流血事件发生。”

    “陛下,这个节骨眼上,怕是不妥。。。”**师皱眉,轻声说道:“执法官此刻正忙于月龙城的治安,况且首相大人与他的误会。。。”

    “那就罢了!”国王露出不耐烦的神情,打断了他。

    “误会”汉格斯瞥了凯尔一眼,深邃的双瞳中充斥着**裸的控诉:“凯尔大人,恁称那为误会?”

    **师未做辩解,“首相大人,恁的伤还未痊愈,切勿情绪激动!”

    汉格斯愤愤地转向洛齐,“陛下!”他开口,“微臣可以先告退么”

    “退下吧!”国王望向凯尔,“能给它们封印了吗”**师微笑着点了下头。到目前为止,他觉得当国王最有趣的部分,就是在热蜡上印下皇家双十字剑印章——那是权利的印章,它能决定帝国的一切。

    汉格斯大步走出议事厅。门外,四名身穿深红鳞甲和雪白披风的血骑卫士,笔直地站在两侧,担任警卫。

    “好好站岗,等待陛下处理公务,”汉格斯吩咐,“然后护送他回王者大厅。”

    血骑们边鞠躬边回道,“遵命,首相大人。”

    “让我等这么久。。。!”阿尔文从一旁的石柱后悄然走出:“他同意撤回蛮族禁令了?”

    “陛下很忙,今天肯定是没时间了!”

    “妈的,昏君还这么忙!”阿尔文用极小的声音抱怨道。

    两人沿着层层的石阶走出金堡。内城墙的三重拱门左侧,挤满了人,喧嚷吵闹。

    “你先回首相塔,我过去看看!”汉格斯转头说道。

    “大人,小心哦!”狼灵之剑笑道。

    汉格斯朝马厩走去,看到一大群人正在备马。“瓦拉丁!”他大喊道,“怎么了,这么多人你要去哪?”

    “首相大人,陛下命我护送托琳儿小姐前往月燈堡完婚。”千夫长说,“巴卡大人等着呢,看,她来了。”

    。。。。。。。。。。。。

    注:月燈堡位于冰冻平原的贝因斯山脉南侧,它是西洛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几个独立城堡之一。统治它长达二百五十年之久的巴氏家族,有句世人皆知的经典名言——“永不毁誓!

    而现任城主——巴卡!早在二十年前,就与已故的财政大臣——托里克签下过婚约。

    在得知托里克被处决的消息后,月燈堡派出了前往月龙城的信鸽——要求新王立即归还圣光峡谷的少主夫人——托琳儿。

    急于为父报仇的新王,早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哪还能顾得上远在万里之外的月燈堡。他听取了执法官伊恩的建议——格杀勿论!

    汉格斯回城后,立刻向洛齐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圣光峡谷不属帝国管制,若不将拖琳儿送往月燈堡,巴氏家族极有可能与梭子军团一样,加入自由联军,到那时,整个贝因斯山脉都将归叛军所有,而位于冰原中心的帝国商业枢纽——龙桥镇——便危在旦夕了。

    但洛齐认为——托琳儿对杀父仇人一定是恨之入骨,就算找到她,也无济于事。

    汉格斯提议——找一位与托琳儿而年貌相仿的少女,将她往月燈堡,如此一来,非但不会得罪巴氏家族,还能与之建立盟友关系。

    国王虽然采纳了他的建议,但对托琳儿的追杀——并未停止。

    。。。。。。。。。。。。

    一名马夫牵着一匹上等红棕马走出马厩,马背上坐了一位瘦小的女孩,眼窝深陷,全身包裹在蓝色斗篷里,内里的衣服也是蓝色,袖口上装饰着金丝绸缎花边。她胸前有个十字剑形状的别针,肩膀两侧还镶嵌着一小排明亮的猫眼石。这女孩酒红色的长发随风飘散。她很漂亮,但眼中充满了悲伤与疲惫。

    她看见他,便低下头。“首相大人”她微弱而紧张地说,“很高兴恁能来送我。”

    汉格斯仔细看看她,“呃,你认识我”

    她咬紧嘴唇,“您或许不记得了,大人,我那时太小。。。但有幸参加家父托里克为汉斯大人举办的宴会,”她垂下大大的褐色眼睛,喃喃地说,“我是托琳儿。”

    财政塔与首相塔距离并不远,但十几年来。汉格斯一直没太注意托琳儿,在他的印象中,她似乎更俊俏些。“小姐,您要出嫁么”

    “我要嫁给月燈堡的少主——巴克大人。他从前是个私生子,但巴卡大人慷慨地赐予他姓氏。大家都说他非常勇敢,我很高兴能做他的妻子。”

    既然如此,为何你说话时满心恐惧呢“祝您婚姻美满,小姐,”汉格斯转向瓦拉丁,在他耳畔轻声说道“兄弟!是我害了你!。。。。”

    “首相大人,谢谢!说真的,我已经很知足了!能遇到恁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千夫长后退两步,单膝跪地,之后,抬起头,咧嘴而笑,“放心吧!属下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我等着你回来。”汉格斯边说边看了女孩最后一眼。他很怀疑这个托琳儿和真正的托琳儿有何相似之处,不过没关系,世道这么乱,真正的托琳儿大概早已葬在野外某个不知名的墓穴了,她的父亲也死了,同父异母的哥哥也下落不明,还有谁能戳穿眼前这位女孩呢

    “一路顺风。”他祝愿瓦拉丁。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