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幻影之剑!

    就算是冬天,这个夜晚也冷得不合情理。一阵凛冽潮湿的阴风顺着街道盘旋,激起白天降落的尘埃——这是北风,充满寒意。

    彗星的尾巴划过夜空,好似深蓝天幕上的一道伤口,在的月龙城的上空汩汩泣血。

    军机塔楼顶端,艾隆独自伫立在狂风怒吼的阳台上等待着北方的情报。信鸽与渡鸦长途跋涉之后,正是于此停息。两尊十五尺高的石像立在老人的两侧,一边是地狱犬,一边是石像鬼——这样的石像为数过千,蹲踞于塔楼的每扇高窗之上。当年他刚入住这座塔楼时,曾因随处可见的狰狞石像而局促不安。随着时光流逝,他已日渐习惯,如今他视它们为老友,“三人并肩”,惴惴不安地凝望天帷。

    艾隆向来不信预兆,话虽如此,但活到这把年纪,如此璀亮的彗星他还真没见过,更没见过的是——染红天际的这番混杂鲜血与烈焰的骇人颜色。

    他不禁怀疑自己的石像朋友可否目睹过,毕竟它们早在他到来之前便已安居于此,而在他身殒之后亦将长存。

    “这是天际的预兆?”他倚靠雉堞,手指摩擦着粗糙的灰石表面,“如果石像会说话就好了。。。至少它们能告诉我!”

    “父亲,有客造访。”艾尔一袭天蓝金丝长袍,轻声道,彷彿不愿打老人的沉思。他是个谦恭有礼的年轻人,年方二五,却严肃得像个六旬老翁。艾隆觉得他能像弟弟艾伦一样,多些幽默感,多些活力就好了,军机塔就缺这个,阴沉之地需要愉悦,而非肃穆。

    “何人?”老人转身,背离夜色,一手扶住地狱犬石像。艾尔名义上是协助他处理日常事务,但老人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他最怕自己死后,儿子会坐上情报总务这风口浪尖的位置——但总得有人接下自己的权杖。。。。

    “是龙艳大人!”

    “带她进来。”

    老人挥挥手,催促儿子赶快行动。他的手满是皱纹斑点,在干薄如纸的皮肤下,几乎可以看见密布的血管和干枯的骨骼。

    幻影之剑跟着艾伦一起走进屋内,脸上的神色似乎有些焦躁。“大人,派往红杉林的夜巡队失踪了!”她在老人面前停住轻盈的脚步,取下釉彩红盔,一头乌黑的瀑布披落双肩,深邃的碧眼朝他直眨。

    “多少人?”艾隆皱起双眉,苦涩的脸上阴云密布,他指着窗边的木椅说道“坐下说。”

    龙艳一边自行落座,一边掰着手指说:“三十九个,十天前出城的,到现在没有一点消息。”

    三十九个,十天,这两个词像把匕首插进了艾隆的心脏。军机处近期收到的多数情报,都与红杉林有关。几乎每个夜晚,都有人在鬼魅森林中失踪。三十九人一起失踪——这令他惊恐,因为夜巡队都是全副武装,带着长枪,盾牌和短剑的。

    “陛下知道吗?”艾隆坐在龙艳对面问道。

    幻影之剑神情肃穆抿着嘴点了下头“大人,我此次前来,就是想问您,有没有收到叛军南下的情报?”

    “若是星辰堡有什么动向,我这军机处早就收到消息了。”老人看穿了她心思,保证道。

    龙艳不禁抽搐了一下:“失踪的三十九人都是功成名就的血骑卫士,绝不可能北上投敌。那他们到底去哪了呢?”

    “军机处本该为你们提供更多情报,可。。。。到目前为止,关于进入红杉林后失踪的人员去向,我们也是一无所获。”站在一旁的艾尔,攥紧拳头,自责道:“此事让在下无地自容。”

    “在红杉林失踪的,不单单是夜巡队,还有城中不少猎户和北上的商人。”老人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安。

    “父亲,恁别太担心。”艾尔安慰道:“我们的眼线在四处打探,找出原因——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城中的百姓正在遭难,”老人疾言厉色地回道“你记住,时间不是无能的借口,更不能让它成为问题”

    “我记下了!”艾尔轻声附和道。

    “会不会是某些剑术绝伦的强盗在林中作案?”龙艳沉着脸,推测道:“据在下所知,当今世上,能以一敌十的剑士不下千位。”

    “不排除这个可能。”老人心头一紧,:“什么样的剑士,会抛弃自身的荣誉,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呢?”直觉告诉他——这种可能性极低。

    “艾隆大人,”龙艳起身后,戴上深红半盔,鞠躬示意,“在下还有要务在身,先行告退了。”

    “请留步!“艾隆也站起了来。

    “大人?”龙艳一脸困惑。

    “还记得托里克大人的养子吗?”

    “海嘉特。。。”幻影之剑皱眉:”跟他有关?“

    “眼下,还不能确定。”老人拉开抽屉,取出一张卷起的羊皮纸,不急不慢地叙述道:“五个月前,帝**团千夫长——吉塔尔,带着三名部下,进入红杉林追捕一伙强盗。结果,只有海嘉特一人生还。紧接着,先王与前首相遇害,再之后,那孩子也跑了,这件案子就一直这么拖着。”

    “黑死神不是早就断案了?”

    “断不断案,无关紧要!”老人用布满褶皱的双手摊开羊皮纸,“也许,你该看看这个!”

    “这是?”

    “我的工作就是刺探收集情报。”艾隆用食指与拇指捻捻胡须:“这是莫特大人的口述状,上面记载着海嘉特对出事那晚的详细描述。”

    “一个逃犯的话。。。。也能信?”

    “首相大人坚信海嘉特不是凶手,并以家族的名誉为他做了担保,陛下已经签好赦免状,明日就会命执法官大人撤回通缉令。”艾隆清清喉咙,“这孩子已经不是逃犯了。”

    “汉格斯竟然用家族的荣耀为他担保。。。。。。。。。。看来那小子真是无辜的!菲克。。。。。。。对不住了——你是对的!”幻影之剑用指节扣了扣额头,走到老人身旁,弯下腰,仔细地端详着羊皮纸上的每一个字。

    “全身布满剑伤,没有一丝血迹。。。。。。。。”看到这几个字后,龙艳俏丽的脸庞瞬间变得苍白,瞳孔剧烈地抖动着,心跳急剧加速“这世间能做到杀人不见血的兵器只有——————————龙舞剑!”

    “雷神之剑。。。。。。。!”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