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预言!

    夜色凄暗阴湿,金堡外狂风不止。

    自杰哈森被放逐后,朱莉的房间就从未真正的黑暗过。窗台上的三根红烛驱散了黑夜的恐怖。另外还有六根在床的两边摇曳着,每边三支。

    太后命女仆点燃壁炉中的火焰,然后微笑着亲吻她的脸颊“退下吧!”

    “遵命!”女仆喃喃地回道。

    朱莉脱下镶满晶钻的外袍,侧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

    她梦见三十五年前的自己,梦见三位身披金丝斗篷的小女孩,梦见那座充斥着死亡气息的石屋,以及满脸皱纹的老术士。

    术士的房屋尖顶高耸,漆黑如夜。她真的不想进去,正如十五岁那年一样,但为了证明自己比身旁的两名女孩更勇敢,她不得不进去。

    梦中三人与现实中完全一致。瘦小的克妮一贯掉队,实际上,她能走到这儿,堪称奇迹。

    梅雅年纪更大,胆子也更大,长的很漂亮,不过她的脖子后有道细长的伤疤——那是她父亲死前送给她的“礼物”。

    三个女孩裹着金丝斗篷,将兜帽拉起,她们是从城堡里偷偷溜进地下酒窖,然后钻入密道出城找术士的。

    先前,梅雅听女仆们低声交谈,说这名巫师不仅能诅咒远在千里之外的人,还能让冷血的杀手陷入爱河,甚至可以召唤地狱的恶魔,还能预言未来。

    在记忆中,她和两名女孩边跑边相互壮胆,跑到这里时已然头昏眼花、气喘吁吁,既兴奋又害怕。

    梦中不一样,在梦中,城墙下的帐篷映照出无数阴影,而经过的帝国战士和仆人全是由薄雾聚成,女孩们徘徊许久,方才找到老术士的住处。这时,她们已身处被死寂笼罩的红杉林地中。

    太后看见三个女孩挤在一起,彼此说着悄悄话。“回去,”她想告诉年轻时的自己,“快回去。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她张口叫喊,喉咙却发不出声。

    小朱莉当先掀帐而入,梅雅紧随其后,克曼拖在末尾,在前两个女孩身后躲躲藏藏,她一贯如此。

    石屋里充斥着各种气味——洋葱、红胡椒、白胡椒,黑胡椒,血葡萄和洋葱,丁香、猩红草与珍贵的龙舌兰,甚至还有极为罕见的迷雾香料。

    仅有的光明来自于一只做成蛇头形状的钢火盆——它放射出阴暗的红光,显得帐篷壁格外冰冷、死寂而腐朽。

    现实中也是这样吗?太后记不得了。

    老术士倒和现实中一样,正斜躺再石床之上,沉睡于酣梦之中。

    “别理她,你们这帮小白痴,不要唤醒沉睡的魔鬼!”太后想尖叫,却发现自己没有舌头,只能眼睁睁看着小朱莉掀开兜帽,朝巫师的床铺踢了一脚,叫道,“起来,我们想知道自己的未来。”

    “鬼啊。。。”巫姬睁开双眼,克曼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逃了出去,头也不回地冲进夜色之中。肥胖、愚蠢、温顺的小克曼,脸如尖刀,身似树干,看到影子都会害怕。然而此刻,她却是最明智的,不是吗?克曼至今仍好端端活在灰谷城,她下嫁给城中的一名贵族,生了七个孩子。

    老术士有双血红色的眼睛,沉淀其中的是难以言喻的邪气。月龙城内传说,当她丈夫用一车雪浆酒将她从群蛇湾买来时,她是多么年轻美貌,然而岁月和巫术摧残了她的身体,如今她变得矮小、粗胖、皮肤疙疙瘩瘩布满褶皱,还有一对犹如黑鹅卵石般的丑陋下巴,嘴里的牙齿全部掉光,****垂到膝上,稍稍靠近,便能嗅到疾病的味道,当她开口说话时,喷出的臭气怪异而浓烈。“滚出去”她嘶哑地朝女孩们低吼。

    “我们为预言而来。”年轻的朱莉告诉她。

    “快滚!”老妇人再度嘶吼。

    “听说你能预知未来,”梅雅道,“我们只想知道自己将来的丈夫是谁。”

    “滚。”老妇人第三次吼道。

    听听她的话。太后快哭出来了——“你们还可以逃。逃啊,白痴!”

    十五岁的黑发女孩把双手放到背后。“我要知道未来,给我预言!否则我让父亲大人以轻侮之罪绞死你。”

    “求求你,”梅雅哀告,“讲讲未来吧,我们马上离开。”

    “来这里的人没有未来,”老术士用骇人的深沉嗓音说,她把破旧的黑袍扫下肩膀,招呼女孩们靠近。“来,不愿走就来吧,傻瓜们。来,来,让我尝尝鲜血的滋味。”

    梅雅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小朱莉却不为所动——贵族何惧平民,尤其是像她这样又老又丑的妇人。她可以拒绝,可以逃跑,可以不再回头,但她所做的却是接过巫婆手中的钢针,用这扭曲的针尖戳破拇指,接着又刺了梅雅的指头。

    在阴郁的灰色石屋里,鲜血的颜色也随之成为暗红。看到血,术士无牙的嘴巴颤抖起来。“来,”她低声说,“伸过来。”

    小朱莉伸出手,让老巫婆舔嗜血液,对方的牙龈竟如新生婴儿般柔软。太后至今还记得那张嘴里古怪的渗人寒气。

    “你可以问三个问题,”老巫婆吸完那滴血,便道,“但你决不会喜欢我的答案。是问,还是滚,都由你。”

    “快走啊!”太后心急如焚“,别问,走啊。”

    梦中的自己没有一丝恐惧。

    “我可以嫁给领主吗?”小朱莉问。

    “永远不会有那一天!”老术士眯着眼:“但你会嫁给国王。”

    炭黑鬈发下,小朱莉的脸因迷惑而皱成一团。后来的若干年里,她一直以为这句话是指她在洛萨的父亲洛沣去世之前不会嫁给他。

    “我会成为皇后,对吧?”年轻的她问。

    “是的,”老术士的红眼睛里闪烁着恶毒的光芒,“未来你将母仪天下。。。直到另一个女人出现,她比你年轻也比你美丽,她会推翻你,并夺走所有你珍爱的东西。”

    小朱莉脸上怒气浮现,“她要敢来,我就让。。。。。。。让杰哈森宰了她!”天真任性的孩子啊,她不肯就此罢休,她非要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非要瞥到自己的未来。“我和国王会有孩子吗?”她问。

    “噢,当然。七个属于他,另外两个属于你。”

    小朱莉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戳伤的拇指隐隐作痛,鲜血滴到地毯上。她想继续提问,然而三个问题已经用完了。

    老巫婆却没说完,“你的孩子会先后戴上国王宝冠,死后黄金裹尸,”老术士尖叫道,“将来有一天,当你被泪水淹没时,“萨西劫亚”将扼住你苍白的脖子,夺走你的生命。”

    “萨西劫亚是谁?叛军?还是怪物?”黑发女孩不喜欢这段预言,“你是个骗子,死老太婆,烂biao子,你说的我一个字也不信!梅雅,我们走,不要听她胡言乱语。”

    “我也要问三个问题,”她的朋友坚持。小朱莉拽住梅雅的胳膊,梅雅却挣脱开来,转向巫婆。“我会嫁给提利尔(暴君之剑)吗?”她脱口而出。

    她这么问,太后至今都觉得可笑——提利尔根本酒不知道你的存在。幼时的“暴君之剑”只知道习武、驯狗和骑马——他的心里只有剑。

    “不会是提利尔,不会是任何人,”巫婆道,“你的贞操将饿狼夺去,小妹妹,你的死神将在今夜到来。还没嗅到她的气味吗?她就在你身旁。”

    “我们只嗅到你的气味!”小朱莉叫喊。肘旁的桌上有个玻璃瓶,其中装满浓稠的黑色液体,她顺手抄起来,砸向老妇人的额头。

    记忆中,被击中的巫婆用奇特的外邦语言厉声惨叫,并在两个女孩逃离帐篷时诅咒她们——但在梦中,她的脸孔融化了,化为缕缕白烟,最后只剩下两只狭长的红眼睛——那是死亡之眼。

    “萨西劫亚将扼住你苍白的脖子。。。”这句话在太后耳边回荡,声音却不属于老术士。一双粗壮的手从烟雾中猛的伸出,紧紧掐住她的脖子,上面露出一张脸,用不对称的眼睛俯瞰她。

    “不,”太后想高叫,洛萨的指头掐得太深,阻止了她无谓的抗议。她踢打挣扎,毫无作用,很快,她发出了绞刑犯在死时才会发出的那种细得吓人、充满恐惧的嘶声。

    朱莉在黑夜中喘息着醒来,毯子缠在身子上。她拼命扯开,以至于把毯子都撕破了。“

    “只是梦”她战战兢兢地坐起身,喘着粗气,“一个反复梦见的梦和一条纠结的毯子,没什么,没什么。。。。”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