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预言中的女人!

    缓过神后,朱莉慌乱地穿好衣服,:“来人!”她粗鲁地朝着门外喊道。

    “陛下!”睡意朦胧的女仆,赤着脚跌跌撞撞地跑进屋内。

    “去财政塔找卡希尔大人,立刻把他带来。”

    “遵命!”

    不知过了多久,卡希尔才姗姗赶到,他站在她面前耷拉着脑袋,沉重的眼皮时不时地上下打架,用尽全力才克制住要打呵欠的冲动,肩上厚重的狮皮斗篷似乎随时都能把他给压垮。

    从朱莉有记忆时开始,卡希尔就已经是财政塔的总管了,过去的他十分庄严:服饰华丽,行礼优雅,不怒自威,那丛棕白相间的胡子更赋予他智者的外表。汉格斯割了他的胡子,长回来的是几簇稀疏、脆弱、毫不规整的胡碴,完全不能隐藏他垂落的下巴上松垮的粉红肌肤。

    “他是个废物,”太后心想,“是过去那个他的残骸。龙牢,外加首相的剃刀,合起来摧毁了他。”

    “给我药剂,助我入睡。”朱莉冷冷地吩咐道。

    “陛下,睡前喝一杯雪浆酒就能,,,”

    “我天天喝酒,你这不长眼的白痴。我要强效药,让我不做梦的药。”

    “陛。。。。陛下不想做梦?”

    “你聋了是不是?你的耳朵跟你的老二一块儿退化了是不是?你究竟能不能给我强效药,非要逼我命令巴德(炼金术士)来纠正你的失职吗?”

    “不,不,没必要牵扯。。牵扯巴德大人。您需要无梦的睡眠,我能提供药剂。。。自从首相大人光临过财政塔后,属下每夜都靠它入眠。”

    “很好,你可以走了。我会命人去取。”卡希尔转身朝门口走去,太后又把他叫住。“还有一件事。“地下书海”中有人能讲解预言吗?未来是否可以被预见?”

    财政大臣犹豫半晌,他用一只皱巴巴的手盲目地在胸前摸索,似乎要捻那已不复存在的胡须。“未来是否可以被预见?”他缓缓重复,“陛下,这个问题为何不去问凯尔大人?他是御前法师。。。。。。”

    “我现在——在问你!”朱莉厉声呵斥,打断了他。

    “也许可以吧,据在下所知,不少的古书中确实记载着相关的魔法。。。但陛下若是再问‘我们要不要预见未来?’对这个问题,我会肯定地回答‘不。’有的门还是永远关闭为好。”

    “出去时记得关上门。”她早该知道,从他嘴里得到的答案,必定跟**师转述过的一样——没用。

    天微微亮,她就命人找来巴德,“雷翰德(怒狮之剑)现下是死是活?”

    “嗯,还活着,不过,活得不太。。舒服。”

    “明白,”朱莉想了一阵子,“不要走漏风声。”

    “属下遵命!”炼金术士的神色一如既往地谄媚,“陛下,实际上,眼下单凭雷翰德大人自己,恐怕连维持生命都做不到。我很高兴,能在他身上完成许多研究,但课题本身不是没有代价的。陛下,我没有违背您的旨意吧?”

    “没关系,大胆的去做。”反正想挽回也迟了,索性不去多想:“此外还有一事。近几日,我老是做一个同样噩梦。”

    “陛下,每个人都会时不时做噩梦。”

    “梦中的女术士是我小时候见过的。”

    “女术士?她们算什么,懂点草药知识,会接生,除此之外。。。”

    “她不一样。当年,月龙城里一多半人跑到她那儿去购买还魂药、救心剂之类的东西,她儿子原本是个富商,后来被洛沣陛下提拔为小领主,她丈夫则是在灰谷城做买卖时爱上她的——许多人认为,这是她施展魔法的结果,不过我觉得她大概是直接动用了两腿间那个洞吧。据说她原本不丑,后来才逐渐蜕变。我记不得她的真名了,那是又长又古怪的外邦名姓,我只知道老百姓称她为“绿先知”。”

    “绿先知?。。。难道是血祭司?”

    “是吧?那女人从我指头上吸了一滴鲜血,然后预言了我的未来。”

    “血魔法是最黑暗的巫术,它也可能是最强大的。”

    此话朱莉不愿听,“这个血祭祀的预言有板有眼,最初我嘲笑它们,然而。。。很快,事实证明她关于我女伴(梅雅)的话说得半点不差。当她做出预言时,我的女伴才十六岁,健康得跟小马驹似的,而且安安全全地生活在月龙城中。那天回来以后,天还没亮——她就摔下城墙——死了。”

    回忆涌上心头,太后隐约记得,那天回去的路上,梅雅曾恳求自己别把在血祭司石屋中听到的事讲出去。不去谈论,便会遗忘,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梅雅说,噩梦从来不会成真。她当时也觉得这番话听起来很有道理。

    “您还在为童年好友悲伤么?”巴德问,“您可是为这事烦恼,陛下?”

    “梅雅?不,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我烦恼的是。。。这血祭司预言了我会有几个孩子,她也清楚洛萨的私生子女——在他拥有第七个孩子的若干年前,她便知道了。她保证我会当上王后,又说另一个。。。”比你年轻也比你美丽。“。。。。另一个女人,会夺走所有我珍爱的东西。”

    “而您决心阻止这个预言?”

    这是我最大的愿望,太后心想,“预言能被阻止吗?”

    “当然可以,陛下,血祭司的诅咒也是预言的一部分。”

    “怎么做?”

    “我想,陛下自己很清楚该怎么做。”

    她确实知道。她一直都知道。早在那间石屋时她就知道——她要是敢来,我就让杰哈森宰了她!

    不过,所谓知易行难,她深知杰哈森是无法依靠了,可预言中的女人马上就要来月龙城!该怎么做呢?刺客?毒酒?这两个办法都不妥当。年迈老人在睡梦中死去是一回事,如若二十六岁的少女莫名其妙暴毙于床,肯定会引发无数疑问。更何况据探子来报——夕佳尔(洛齐的未婚妻)从不独睡,即便没有蒙力克(誓言之剑/枫林六剑之一),她也有许多其他武士日夜紧密保护。

    剑刃都有两面,保护她的人也能成为毁灭她的人——只要伪造出足够多的证据来指控她,到时候就连夕佳尔的表哥(夕然/枫林成领主)也无法驳回死刑——当然,要做到这点不容易。

    当天下午,太后就在帝**营的教场中找到了“黑死神”——伊恩!他正在宽阔的是石地上来回度步,督查新兵操练。

    她看了一会儿,就把执法官叫到旁边。“陪我散步,”

    两人边走边说,并肩而行。

    “说说誓言之剑,他剑术如何?”

    “很不错。你一定见过他,虽没杰哈森那般强壮,但杀人却十分麻利。”

    “是吗?与狼灵之剑相比呢?”

    “没法比。”伊恩咯咯笑道,“蒙力克这一生,至少有一半时间是在醉酒中度过的!即便他再能打,也不可能是阿尔文的对手。汉格斯的问题还没解决,为何又要杀他?况且他远在枫林城。”伊恩一眼看穿了朱莉的心思。

    “他必须死!”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