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夕佳儿!

    傍晚十分,夕阳西下。

    枫林城的送亲队伍如同一条由金、银和钢铁交融而成的璀璨河流,浩浩荡荡地穿行在林地间。他们为数上千,由全副武装的钢甲战士与轻甲弓手组成,冰冷的寒风拍打着他们头顶高举的数十面金色旗帜,上面绣着象征夕氏家族的烈火巨蛇。

    夜幕降临,世界一片灰暗,杉木和苔藓的味道和着一丝寒意,飘荡在风中。林地间升起苍白的迷雾,骑手们在碎石和乱木中费力地穿行。

    悠长的号角声骤然响起,片刻间,如珍珠般散落的温暖火堆在林地间缓缓亮起,数百个篝火组成一条摇曳的光带,伴随着黑色的涓涓细流,看起来就成了一红一黑两条河流。

    夕佳尔用两跟修长的手指拨开金丝幕帘,踩着红木阶梯走下巨大的双层马车。她裹着一件华丽的白天鹅绒斗篷,镶嵌在右臂膀上的红宝石在黑夜中依然散发着阵阵光芒。

    她不喜欢这座红杉林。她出身在西境的夕氏家族,自小在枫林城的红堡中长大。无尽枫林是西洛大陆的上最大森林之一,那里四季如春,风景如画,高大的红木树影洒进溪涧,鸟儿在栖隐的林间巢穴里高唱,空气中弥漫百花馨香。

    “大小姐,我们已经到了红杉林,六日内即刻到达月龙城。”百夫长——尤比斯!,单膝跪地说道。他是个尖脸黑发,体态魁梧的中年人。

    “很好。”夕佳儿上前扶起百夫长:“蒙力克大人呢?”

    “在那儿呢。“尤比斯指着队伍最末端的篝火处回道。

    夕佳儿和先辈们一样信仰风神。她信奉的神有名有姓,脸庞也如同自己双亲那般熟悉。她经常在香炉冉冉的神庙里祷告,圣堂中燃香气味弥漫,大学士带着象征权威的八面晶钻,喃喃地低声吟唱。

    夕氏家族虽如其他贵族般拥有自己的祈愿石与神之林,但那只不过是个散步阅读或在暖阳下休息的处所,敬拜神明向来都是神庙的事。

    然而,即将要下嫁的洛氏家族则与夕氏家族不同,他们体内流淌着“至高皇帝”与“冰霜女王”的血液,信奉既无守卫亦无容貌的月神,那是属于苍翠树林与消失的远古精灵族所共同信仰的神。

    她沿着杂草丛生的泥泞小道朝着队伍后方走去,沿途的战士们纷纷退到两侧,单膝跪地。

    “姐姐!”一位年轻的帝国战士跑到她面前,一头凌乱的棕色卷发遮住了他的额头,“今天我杀了两个叛军。”公主并未作答,只是嫣然一笑,便继续向前走去。

    夕佳儿在一棵巨大的红杉树下找到了她的贴身侍卫——蒙力克!

    誓言之剑静坐在爬满苔藓的磐石上,配剑“嗜心”斜躺于膝,而他正用那漆黑如永夜的溪水清洗剑上血污。千年累积的腐植质厚厚地覆盖在红杉林的土地上,吸走了她的足音。

    “蒙力克。”她轻声唤道。

    誓言之剑抬起头看着她,满头黑色长发在风中飞扬。他修剪整齐的胡子里冒出几缕白丝,看起来比四十岁的实际年龄要老些“大小姐,”他的语调庄重而遥远:“恁的侍女呢?”

    “在烤火!这儿可不是一般的冷,她们都冻坏了!”她把肩上的白色斗篷铺在林地上,然后在溪边坐下,背靠红杉巨树。

    “这是我第三次赴婚了。”

    “恁害怕吗?”蒙力克问。

    “有一点,”她承认,“毕竟——前两个和我有婚约的人都死了。”。

    誓言之剑皱眉:“那不是恁的错!恁必须学着面对自己的恐惧,金堡不比红堡,更何况恁还有使命在身。”

    “是啊,”夕佳儿也同意,最后那句话一如既往地让她不寒而栗。

    “今天那几个强盗死得很干脆。”誓言之剑说,他手里握了一块上了油的皮革,边说边轻拭剑身,金属被逐渐磨出暗沉的光泽。“在下为夕贝大人(夕佳儿的弟弟)高兴,恁要看到他奋勇杀敌,也会为他骄傲的。”

    “我向来都很为他骄傲。”她边看他拭剑边答道,她可以瞧见钢铁深处的扭曲波纹,那是锻冶时千锤百炼的印记。夕佳儿对刀剑素无好感,但她不能否认“嗜心”确有其独特的美——它是末日浩劫降临赤岩城以前,在疯王塔锻造而成的,当时的铁匠不仅用凿锤冶铁,更用法术来形塑金属。宝剑已有三百多年历史,却仍旧如它锻冶初成时那般锋利,它的名字则更源远流长。

    “这已经是一路上碰到的第三波叛军了。”誓言之剑沉着脸说,“最后那几个可怜的家伙已经疯了一半,面对死亡——他们竟吓成那副德行。”他叹口气,“离开红堡时,军机处就收到了冰原的情报——龙桥镇的兵力只剩不到三万,派出去的巡逻队也损失惨重,他们急需人手,但。。。。。月龙城与北风堡却孰视无睹,任其自生自灭。”

    “和自由联军有关吗?”她问。

    “还会有谁呢?”蒙力克举起“嗜心”,俯首审视手中冰冷的钢铁。“恐怕情况只会越来越糟,也许枫林城真的别无选择,只能召集大军,率军北上,与那该死的极地国王一决生死了。”

    “极地国王?”夕佳儿想到就不禁浑身颤抖。

    誓言之剑察觉了她脸上的恐惧。“我们可不怕罗柏。”

    “雪山上还有更可怕的东西。”枫林公主转过头去,看着杉树惨白的树皮。

    “老奶妈的故事恁听太多啦。地狱使者与冰原恶魔只是传说中的东西,巴维斯大学士会告诉恁——他们根本就没存在过,没有活人见过他们。”

    “北风堡传来的消息可不是这么说的。”夕佳儿提醒他:“夕寒从不骗人!”

    “夕寒殿下。。。”誓言之剑嘴角浮起一抹后悔的微笑,将“嗜心”收回剑鞘。“我猜恁不是跑来跟我聊睡前故事的,何况我知道恁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事,我的大小姐?”

    彻骨的寒风吹乱夕佳尔一头的棕色长发,她那张蕴含着清纯与妩媚的俏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哀伤,:“尤比斯接获了悲伤的消息。我不想在你清理宝剑之前打扰你。”既然无法减轻伤害,她决定实话实说。“我很难过,巴维斯大学士。。。过世了。”

    他们视线相对,她可以清楚地看见他受的打击有多大,正如她所预料。

    蒙力克是个孤儿,自小就被巴维斯收为养子,而膝下无子的大学士待他有如生父再世。

    “这。。。”他的眼眶逐渐湿润,问道,“这消息可靠么?”

    “信上有领主的印鉴,是夕然亲手写的。他说大学士走得很仓促,就连医师们也束手无策。”

    “父亲待我恩重如山,我却没能送他最后一。。。。。”誓言之剑泣不成声。

    夕佳儿看见他脸上的悲伤,但蒙力克最先想到的还是养母。“母亲,”他问,“还有姐姐,有她们的消息吗?”。

    “信上只说她们安然无恙,已经返回圣光峡谷了。”夕佳儿捋过眼角边飞舞的几缕发丝,“我真希望她们能留在枫林城。月燈堡高耸孤绝,那里一直是巴氏家族的地盘,并非梅蒂夫人的归宿。”

    “巴卡大人是不是正在圣光谷中等着她们?。”

    夕佳儿轻轻地点了下头,“他当然会尽他所能照顾他哥哥的遗孀。”

    “既然如此。”誓言之剑双眼紧闭,泪水从眼眶四周的缝隙中流淌而出,“等恁大婚后,属下就前往月燈堡。”

    “只怕是不行!夕然还在信上还写道——要你作为贴身侍卫,和我一起留在月龙城。”

    “贴身侍卫?我不一直都是您的。。。”誓言之剑好一会儿才理解她话中含义,但当他恍然大悟时,眼中阴霾顿时一扫而空。“不能离开月龙城?”她点点头,他额头上随即皱起三道波纹。

    夕佳儿真希望自己能承担他此刻的悲痛,但她在红堡时听到了很多关于洛齐的可怕传闻,恐惧如同毒蛇般在她心里蜷曲,但她迫使自己在蒙力克面前强颜欢笑。“我就知道你听了会难过,”她低下头,用极小的声音说道,“你不必为难,等我大婚后,就去圣光峡谷看望梅蒂夫人吧。”

    “大小姐”誓言之剑单膝跪地,苦涩的脸上流露出感激之情:“谢谢您!”

    “不必谢我。”夕佳尔弯下腰,边扶他起来边续道。“给你三个月时间,够吗?”

    “我想至少需要四个半月,月龙城离圣光峡谷路途遥远。。。。”

    “那给你五个月,”夕佳尔转过身,朗声打断道:“这样你就能多陪陪梅蒂夫人了。”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