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蒙力克!

    艾隆站起身,“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个孩子。”他拍拍儿子肩膀,“等你找到女人替我生下两三个孙子后。。。。再说吧。”

    艾伦浑身颤抖。“这些事就让哥哥去做吧,”他一字一顿地说,“我要加入血骑军团。”他将最后一句话当成誓言般吐出口。

    “前阵子,军机处替首相大人安葬了几位战死的血骑卫士。”老人脸色骤变:“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适可而止吧!我可不想哪天也在冰冷的尸体中找寻自己的儿子。”

    听到这话,艾伦惊觉全桌的人不知什么时候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盯着他。他只觉泪水充满眼眶,最后他站了起来。

    “父亲,恕我先告退。”他用最后一丝勇气说道,然后趁其他人看到他眼泪掉下之前,旋风似地跑开。他一定是喝多了,两只脚仿佛打了结,当即与一位侍女撞个满怀,使一壶掺香料的雪浆酒泼洒在地,四座顿时响起哄堂大笑。

    艾伦眼中的热泪滚下面颊,银色闪光上前搀他,但他甩开善意的手,凭着辨不清地面的眼睛,继续朝后门跑去。小七紧随其后,奔进低垂的夜幕。

    空荡的庭院分外寂静,远处的内墙城垛上,站着十几拉紧斗篷抵御寒意的血骑守卫,他们蜷缩在墙后,虽然看上去百无聊赖,表情悲苦,但艾伦却有一千个一万个想和他们交换位置的愿望。除此之外,整座城堡四下漆黑,满是寂寥。他曾去过城外一座被遗弃的庄园,那里杳无人迹、沉默阴郁,四下一片肃然,惟有巨石在默默倾诉过往主人的景况。今夜的月龙城便让艾伦联想起当时的情景。

    笙歌舞乐从身后敞开的大门向外流泻,这正是他此刻最不想听到的靡靡之音。他用衣袖抹去泪水,气恼自己控制不了情绪,随后准备转身离开。

    “小子。”有人叫住他。艾伦转头。

    蒙力克蹲坐在厅堂后门突出的高石阶上,睥睨世间万物,活像只石像鬼。誓言之剑朝他笑笑:“你身旁那家伙是狗?”

    “是金丝猎犬。”艾伦纠正道,“叫做小七。”他抬头望着蒙力克,先前的不满被好奇取而代之。“您在那儿做什么?怎么不在里面参加晚宴呢?”

    “里面太热太吵,我又多喝了点酒。”誓言之剑告诉他,“很久以前,我就学到了一个教训:在贵族身上呕吐是件不太礼貌的事。我可以靠近瞧瞧你那只狗吗?”

    艾伦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点头:“你要直接跳下来么?还是,,,我去弄张梯子?”

    “小子,瞧不起我?”蒙力克说。他两手往后一用力,整个人翻腾进半空中。艾伦惊讶得喘不过气,瞠目结舌地看着誓言之剑缩成一个球,两个空翻后,轻巧地着地。

    小七有些迟疑地向后退了几步。

    蒙力克拍拍靴子上的灰尘,笑道:“我想我一定是吓着你的小狗了。真不好意思。”

    “它才没被吓着。”艾伦边说边弯身唤道:“小七,过来,快过来,乖。”

    小猎犬溜达过来,亲热地用鼻子摩擦艾伦的脸颊,却始终对蒙力克保持警戒。

    当誓言之剑伸手想摸它时,它立刻抽身后退,露出利齿,发出无声的咆哮。

    “挺怕生的么?”蒙力克说道。

    “小七,坐下。”艾伦命令,“就是这样,坐着别乱动。”他抬头望向誓言之剑,“现在可以摸他了。除非我叫它动,否则他不会乱动的。我正在训练他。”

    “原来如此。”蒙力克搔搔小七两耳间金如灿日的绒毛,“乖狗狗。”

    “若我不在这里,它早把你的喉咙撕开了。”艾伦说。其实这话当下还不能成真,不过看小猎犬的长势却也为时不远。

    “如果这样,那你还是别走开的好。”誓言之剑笑道。他歪了歪脑袋,仔细打量着艾伦,“我是枫林城的蒙力克。”

    “我知道。”艾伦边说边起身。他发现自己站直时竟比誓言之剑还高出半个头,不禁觉得很怪异。

    “你刚才是在哭吗”

    艾伦只觉得一股寒意刺进全身,他抿紧嘴唇,没有答话。

    “我冒犯到你了吗?”誓言之剑忙道,“抱歉,在下心直口快,向来不太懂得察言观色。”他嘿嘿笑着,“不过你确实在哭”

    “父亲不许我加入血骑军团”艾伦终于还是承认了。

    “是么?”誓言之剑端详着他的脸,“看得出来,你父亲很爱你,。”

    “但他管得太多了。”艾伦纠正,心里暗暗为誓言之剑的说法感到高兴。

    “小弟弟,作为一个过来人,现在我就给你一点建议。”蒙力克,“永远不要抛弃自己的信念,哪怕是再多的人反对,你也要化阻力为助力,如此一来才没有弱点。用它来武装自己,就没有人可以用它来伤害你。”

    艾伦可没心情听人说教:“你知道身为军机大臣的儿子是什么感觉么?”

    “全天下的子女,在他们父亲眼里都跟孩子没两样。”

    “那您也是喽?”

    “若是他们还在。。。”蒙力克苦笑,“我老妈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自我加入红城护卫队后,我老爸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他亲生的,最后也是抑郁而死”

    “大人,对不起。”艾伦急忙道:“我不知道您。。。”

    “感激风神的慈悲吧,因为你父亲还健在。”蒙力克朝艾伦露出一抹哀伤的笑容,“小子,记住,全天下的帝国卫士都被会自己的父母视为不孝,剑士这条路不是谁都能走的。”说完,他转过身,度步返回宴会大厅,嘴里还哼着一首南方小调。当他打开门的刹那,室内的灯光将他的背影清楚地洒在石阶下。就在那一瞬间,艾伦觉得誓言之剑的身影宛如帝王般昂首挺立。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