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章艾隆

    当汉格斯,龙艳,阿尔文和诺德带着首相塔半数以上的血骑卫士冲进房里时,他们所见到的只有两人笑声。

    笑声终于止息,首相亲自为艾隆披上了温暖的毛毯,接着命人送老人去法师塔。

    艾隆在凯尔的帮助下,褪去衣物,洗了个滚烫的热水澡,并用软布揩去身上血污。

    之后,两名医师用龙舌液(一种稀释毒汁的药水)帮他洗尽伤口的毒液。他指间的刀伤极深,几可见骨,颈部也因刚才的粗暴拉扯而汨汨流血。

    包扎完后,凯尔告诉他,疼痛才刚开始,并要他喝下翡叶茶以安眠入梦。

    最后,老人总算闭眼沉沉睡去。

    再睁眼时,艾尔告诉他,已经过了两天。艾隆点头坐起,想起艾伦坠楼至今发生的所有事情,充斥血光和悲伤,犹如惊梦一场,但手上的伤痕却告诉他一切都是千真万确的。

    老人手脚发软,头重脚轻,思绪却出奇地明晰果决,如释重负。

    “我要吃点东西,”他吩咐儿子,“顺便通知凯尔大人,说我的伤该换药了。”艾伦惊奇地看着他,连忙照吩咐行事。

    食物还没送上,汉格斯率先赶到。随行的还有阿尔文和龙艳,以及留了一撮胡子的血骑守备队总司令——诺德。

    他见到首相披革裹甲,腰间还佩了柄剑。

    “查到他们的来历了吗?”老人询问。

    “没人知道这些家伙的名字。”汉格斯告诉他。“大人,他们根本不是月龙城的人,上个星期有人看到他们在国王大道附近出没。”

    “必是害艾伦的凶手派来的。”艾隆面色沉重,说,“他们想要灭口。”

    “很有可能,”龙艳道,“这阵子月龙城里到处都是外地人,谁也说不准他们的来历。”

    “他们应该是躲在内城的马厩里,”狼灵之剑说,“从他们身上就能闻出来。”

    “那守备队怎么没人发现?”艾尔口气尖锐地问。

    总司令诺德满脸通红。、

    “佩斯找到了他们睡觉的地方,”龙艳再度插进来,“在国王大道的猎人酒馆,三人的床下还各藏着一袋子金币。”

    “这么说来我儿子的性命还挺值钱。”艾隆苦涩地说。

    诺德惑地看看老人“大人,恕我冒昧,您的意思是这些家伙打的是艾伦少爷的主意?”

    阿尔文破口而出:“真是丧心病狂!”

    “他们是冲着艾伦来的,”老人道,“而且还不止三个!显然放火引燃马厩的也是他们的同伙,这些人以为我会带着所有的守卫出去救火。假如不是我伤心得乱了方寸,恐怕他们就已经得逞了。”

    “可他们干嘛非要对弟弟痛下杀手呢?”艾尔道。

    老人尖锐地看了长子一眼。“若你想统领军机处,就得学着去思考这种问题。你自己想想这个问题,为什么有人要对一个昏迷中的人下手?”

    艾尔还未及回答,仆人便送上了热腾腾的餐点,接着御前法师也进来了。

    “艾伦怎么样了?”老人望望眼前的丰盛食物,却毫无胃口。

    凯尔低头:“病情没有变化。”

    这正是艾隆原本预期的答案,不多也不少。他的手伤隐隐作痛,仿佛利刃仍存,越割越深。他遣走仆人,回头看着艾尔。“有答案了吗?”

    “因为他们害怕弟弟会醒来,”艾尔不假思索地说道,“害怕他醒来后会说的话或会做的事,害怕他所知道的一切。”

    老人替儿子骄傲。“很好。”他转向诺德。“所谓有一就有二,我们得好好保护艾伦。”

    “大人,要增加多少守卫?”诺德问。

    汉格斯昂首道:“派两个人守在房里,一个守在门外,不分昼夜,每层的楼梯口再派五个。未经我或艾隆大人的许可,谁也不准接近艾伦。”

    “遵命大人。”

    “现在就去办。”汉格斯命令道。

    “让他的狗也待在房里陪他。”艾隆又补了一句。

    “对,”龙艳说,然后又重复了一遍。

    诺德点头行礼后离开房间。

    “艾隆大人,”总司令离开后,汉格斯问,“您有否注意到刺客们行凶用的匕首?”

    “当时我无暇细看,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很锋利。”老人苦笑着回答。“为何问这个?”

    “刺客们死的时候,手里还握着匕首,我觉得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不足以使用这么精良的武器,所以花了很长的时间仔细研究。刀刃乃是黑铁打造,刀柄的材质则是龙骨。这样的武器不可能出现在他们手中,一定是有人交给他们的。”阿尔文皱眉说道。

    老人颔首沉吟。“艾尔,把门关上。”

    儿子眼神怪异地看了看他,随即照办。

    “当下我要告诉你们的事,绝对不许外传。”老人对屋内所有人说,“我的怀疑只要有一部份属实,那么首相大人与我就已经身陷险境了,消息一旦走漏很可能就会要了我们的命。因此我需要你们宣誓守密。”

    “我虽是个雇佣剑士,”阿尔文道,“但誓不泄漏今日所闻。”

    “我发誓守密。”凯尔续道:“艾隆,我们是几十年的老友了!”

    “大人,我也是。”龙艳应道。

    老人望望儿子。“你呢?”

    艾尔点点头。

    “我认为先王洛萨与前任御前首相汉德,是被太后所谋杀的。”艾隆对他们说,“我又想起艾伦坠楼当天,太后并未参加宴会,而是留在金堡内。”

    满室死寂。

    “所以我认定艾伦。。。”老人平静地说完。“是被某人抛下去的。”

    艾隆的假设与汉格斯所掌握的线索不谋而合,他竭尽所能地控制愤怒的情绪,转过身,攥紧了拳头。

    震慑清楚地写在御前法师的脸上:“这真是耸人听闻,”,

    “以朱莉的野心和傲慢,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汉格斯说道。

    “艾伦那孩子以前从没出过事,”艾隆沉吟,“月龙城的一砖一瓦他全都了如指掌。”

    “天杀的,”艾尔咒道,他年轻的脸庞蒙上了愤怒的阴影。“这要是真的,她会付出代价。”他抽出佩剑,举在空中。“我要亲手宰了她!”

    艾隆怒道:“把剑收起来!”

    艾尔羞愧地照办,刹那间又显得孩子气。老人对着屋内的众人质问道:“谁给他的剑。”

    汉格斯低声回答:“我。。。”

    艾尔紧张地望着父亲。

    “他根本就不会用剑。”老人一语道破。

    凯尔拉拉颈间被红宝石项链磨伤的地方。“现在的一切都只是猜测。被控谋杀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太后,这事万不能传到她的耳中。除非握有证据,否则你们不可轻举妄动。”

    “匕首就是证据,”汉格斯道,“如此精巧的利刃一定有人见过。”

    艾隆明白,若要发掘事实真相,惟有深入虎穴。“我必须潜入太后的卧室一趟,也许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我陪您同去。”龙艳开口了:“好歹艾伦喊我一声师傅。”

    “不行,”艾隆告诉她,“我不能让你做第二个菲克。”他看看满脸黑须的狼灵之剑,又看看一身白袍的御前法师,再看看年轻精瘦的长子。他心里已有了答案。

    艾隆挣扎着推开毛毯,只觉裹着绷带的手指僵硬如同磐石,他爬下床。“我一个人去。”

    “大人,”汉格斯道,“这样好吗?太后若是发现,一定会对恁起疑的。”

    “要是你出事了,弟弟怎么办?”艾尔已困惑得乱了方寸。“你总不能丢下他不管吧?”

    “能为他做的我都做了,”老人伸出受伤的手放在他臂膀上。“他的性命就交给天上诸神和守卫们吧。你不也提醒过我吗?艾尔,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做。”

    汉格斯转头望着阿尔文:“你。。。能。。。”

    狼灵之剑心领神会,轻轻地点了下头。

    得到回复的首相,转头对老人说道:“大人,如果恁非去不可,就让阿尔文跟您一道去吧。”

    艾隆思量半晌后,才点头同意。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