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瞬间爆炸!阿尔文VS寒烈之炸剑/誓言之剑/黑死神(预告)

    晨色阴霾,多云且沉重。

    如雷的马蹄声将短暂浅眠中的艾隆惊醒,刺眼的晨光正透过窗户流泄进卧室。他侧卧着从床上起身,抬头朝不远处的金堡广场望去。

    全副武装,身着雪白披风的帝国战士正进行着例行的晨间操演,或举剑交击,或骑马砍倒稻草扎成的假人。

    老人看到执法官——伊恩!身披银灰钢甲,策马飞驰,穿过硬泥土地,单手举起巨剑,一下劈开三个傀儡的头。布块碎裂,稻草飞扬,不少血骑卫士在旁看得瑟瑟发抖。

    “这是故意表演给我看的吗?”老人越想越气:“果真如此,那朱莉比我想像的愚昧多了!这该死的毒妇,心如蛇蝎,害了艾伦,还想杀人灭口。为了那些死在她手中的冤魂,我必须想办法找到证据。。。”

    艾隆走出卧室,沿着阶梯向下缓缓走去,缠着纱布的双手渗出星星点点的鲜血,隐隐作痛。老人步入餐厅,大儿子——艾尔,首相——汉格斯,狼灵之剑——阿尔文,早已在圆桌边等候他多时,准备与他共进早餐。

    艾尔拉下脸盯着眼前的食物,一口也不吃。

    阿尔文则狼吞虎咽地吃光面前所有东西。

    “大人”汉格斯双眉紧锁,语气深沉“恁真的决定了?(潜入太后卧室,寻找证据)”

    老人一边嚼着白面包,一边若无其事地朝着御前首相点点头。

    阿尔文将视线从盘中的食物上抬起,“大人,恁不用亲自前往。。。让在下代劳。。。”

    “没错,父亲!还是。。。让我和阿尔文大人去吧。”艾尔提议,“恁回军机塔照顾弟弟。”

    “不要再跟我讨论这个问题。”艾隆毅然决然,厉声回道。

    艾尔双眼湿润:“为什么不让我去?弟弟已经躺在那了,为什么?”

    “小子,你父亲知道怎么做最好,”阿尔文见状后,劝道,“你不该怀疑——军机处最高统帅!的决定。”

    “为什么?”艾尔满脸通红,经过这一夜,他再也无法沉默了。他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不会用剑,如果此刻能拥有像血骑四剑一样的剑术,他一定会冲进金堡,用手中利刃刺穿朱莉的喉咙。他猛然起身,向后一推,弄倒椅子,哭着离开了餐厅。

    汉格斯起身想要去追,但艾隆举手示意他坐下。“让他去吧。等度过这次危机,我再跟他好好聊聊。”

    首相点点头,坐下继续吃早餐。

    一小时后,御前法师——凯尔!步履蹒跚地走进的餐厅。他驼着背,仿佛脖子上的宝石项链令他不堪重负。“艾隆啊,”他说,“你要想清楚。。。你手上的伤还需修养。。。”

    “不,”艾隆起身回答,“我最讨厌修养,愿月神与凤大人庇佑,为正义而战,我等义不容辞。”他感觉这话好生沉重,在看到洛萨与汉德被害时,他就知道自己迟早也会有这一天。他愿用所有的头衔换取儿子与帝国的平安。。。他是国王的军机大臣,而他所畏惧的时刻已经来临。

    “有劳您派人把佩斯与龙艳都请到这儿来。”他告诉凯尔。他和汉格斯已经尽可能地确保法师塔楼安全无虞,换做此刻的军机塔楼,他就不敢担保了。

    “这样好吗?”御前法师眨眨眼,“他们天亮前才刚离开,是不是等明天,再共商大计?”

    艾隆语气平静而坚决。“恐怕我必须现在就得交代好身后事了。”

    御前法师神色大变,“艾隆。。。”

    “为了帝国,我别无选择!”

    “好吧。”凯尔召来仆人,遣他们快步跑去,自己则心慌意乱地接受眼前的椅子和桌上的雪浆酒。

    银色闪光率先抵达,一身黑色披风,雕花红甲。

    “佩斯,,,”老人望着银色闪光说道,“原本你的职责所在是守护年轻的新王,而现在。。。恐怕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已让艾尔去“地下书海”,将此事告知夕寒(雷神之剑)了。”银色闪光告诉众人:“此行若真有意外,大人大也可在他的帮助下,全身而退。”

    “此人可靠吗?”阿尔文不屑地半闭着双眼,转过身说道:“我听说他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绝对可靠!”佩斯斩钉截铁地回道。

    “不行!夕寒殿下已是待罪之身,我们不能将他和枫林城也卷进来。”艾隆走到佩斯身旁,轻声说道:“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龙艳走进餐厅,她依旧穿着昨晚那套深红钢甲和雪白斗篷,靴子上沾了骑马的尘土。“诸位大人好,”她泛泛地作个微笑,然后转向汉格斯,哀怨地看了他一眼。“首相大人,您要我办的那件小事已经妥了。”

    ”谢了!“汉格斯举手示意。

    就在此时,一名军机处的年轻士官,面带倦容地小跑进屋,他奉艾隆密令,连夜出城护送菲丽雅去御珑湾,奔波了一夜。

    “大人,”他停下脚步。

    艾隆急忙上前。

    士官在老人耳边低语,“都安顿好了。”

    “确定她离开了吗?”艾隆问。

    “现在应该已经出了御珑湾。。。。。”士官用极小的声音叙述道。

    “那就好。”艾隆如释重负:“去休息吧,辛苦了!”

    “属下遵命!”

    “大人,您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吗?”汉格斯看到这一幕,心生疑虑。

    “天亮前一个小时左右,菲丽雅自东城门离开,随他一起走的还有军机处的十名随从。”艾隆告诉他,“他们将护送你的这位亲爱的小姐,横跨黑海,返回灰谷城。”

    “大人!”汉格斯单膝跪地,眼角处的泪水忍不住涌出。他深知,眼下,月龙城中的情形虽对自己极为不利,却也无可奈何,若不是艾隆处处替他周旋,恐怕早已身首异处。

    “快起来,孩子。”老人用缠着纱布的双手扶起首相:“这可能是在下能为您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他用颤抖的手指从腰间抽出老国王——洛沛!的遗嘱。“当年,先王召我到他身边,命令我记下他对军机处的遗言。洛沛盖下御印时,你父亲和凯尔大人都在现场作证。先王命我在他死后由御前会议开启。这封信,我封存了二十多年,本以为不会再有用到的一天。孩子,我现在将它交给你。若在下此行有所不测,请你用它护我两个儿子周全。”他这一生都在腥风血雨中摸爬滚打,多少次命悬一线,世事无常,万一自己与先王一样死于非命,至少能给两个儿子留下些什么。

    首相双手接过老人手中的信件,他很清楚,自己必须步步为营,走错一步都会让身边的所有人身陷万劫不复之地。他知道艾隆的计策——不动声色地潜入朱莉的卧室,寻找她谋害先王与艾伦的证据。若是一切顺利,他就带着艾隆找回的证据,再以首相之名带领血骑军团进驻金堡,到那时,就能当着洛齐的面,跟太后好好地算算这一笔笔血债。

    汉格斯仔细检视那张封存了二十多年的羊皮纸。“这确是洛沛国王的印信,并未经拆封。”他打开信,准备大声读出来。

    在场所有人,单膝跪地。

    “吾在此任命——现任情报侦查官——艾隆!为帝**机处下一任最高统帅,其子嗣将永受王室庇佑!艾氏家族将纳入帝**团正式编制,若有不尊者,由吾的子孙就地正法!”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