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

    两分钟之后,卓杨接到马克的传球,右脚往里一扣左脚一趟,与前来逼抢的对手擦肩而过。这个动作俗称油炸丸子。紧接着卓杨用一个人球分过,甩开了第二个上来逼抢的人,往前带了两步后,面对扑上来的后卫,他右脚外脚背一拨,大角度的变向。在后卫逼上来之前,反方向抽射球门的远角,球应声入网。

    又五分钟过后,卓杨从中圈开始,一路挑球过人,直到在禁区前沿一脚吊射,足球越过守门员高高扬起的手,落进了球门。在整个过程中,足球没有落地。

    又一个五分钟后,卓杨再一次连过数人,拔脚怒射,足球打在横梁上弹出了场外。

    好好的一场校园足球友谊赛,变成了卓杨的个人表演。过人、突破、射门,过人、突破、再射门。

    卓杨大步追着向前面滚动的足球,在拦截到来之前,伸出脚尖,轻轻一捅,瞬间超越了阻拦的对手,面对前面盯着皮球步步后撤的后卫,卓杨用大幅度的踩单车,将他晃倒在地,然后带着足球,扬长而去。

    又一次的进攻中,卓杨用一个假传真扣过掉后卫,再用脚腕反向拨球,过掉了守门员,然后用脚弓轻轻地将足球推进了空门。

    有一段时间没有踢球的卓杨玩得酣畅淋漓,丝毫不在意对手郁闷的表情。在队友接连不断的喝彩声中,一次又一次地戏弄着对方的球员。

    “卓,你是来自中国的怪物吗?”踢完球,大家边往宿舍区走边聊着。“你确定你不是从巴西来的?”

    “巴西?那是哪里?地铁经过吗?”心情大好的卓杨也和大家开着玩笑。

    一帮子踢野球的文艺青年哄堂大笑。

    笑声穿过路边茂密的树叶,和练习室传来的琴声交汇在一起。

    在球场边一座四层楼的露台上,诺曼教授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然后一口喝完了手上杯子里的咖啡。

    汉诺威,德国下萨克森州的首府,是个水陆辐辏的交通枢纽。工业制造业高度发达,是德国的汽车、机械、电子等产业中心。除商业、金融、保险业外,汉诺威最著名的就是会展业和旅游业,欧洲最大的旅游企业途易的总部就设在这里。

    汉诺威的足球,最著名的当然就是汉诺威96足球俱乐部。

    汉诺威96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896年,多年来一直沉沉浮浮,没有多少拿的出手的的荣誉,好的时候,能坚挺在德国足球甲级联赛中游,差的时候,在乙级甚至丙级联赛里混日子也是常有的事。

    这些都和卓杨没有关系。

    在汉诺威市的近郊,德国运河的边上,距离汉诺威音乐大学很近的地方,还有一个比较小的足球俱乐部,名字叫汉诺威马迪堡足球俱乐部,简称马迪堡。马迪堡是二战以后才成立的球队,一直厮混于末流的联赛,胸无大志也其乐陶陶。

    马迪堡俱乐部现任主席是安格斯马伦。安格斯马伦是一个相当成功的商人,他的产业包括制造、金融、地产以及旅游业。安格斯马伦在1990年用白菜价买下了几乎维持不下去的马迪堡俱乐部,成为球队的老板和唯一的股东。在其后的十几年里,安格斯马伦不断的投入资金,并且新修建了一座能容纳19000人的足球场。为了纪念自己的父亲,安格斯马伦用父亲的名字维克多来命名这座崭新的球场。

    马迪堡俱乐部也在这十几年中,逐渐地稳定了下来,成绩稳步提升,几年一步几年一步的,球队终于在两年前通过附加赛打入了德国丙级联赛。

    丙级联赛已经是职业联赛,升级后的马迪堡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连续两个赛季都是堪堪保级。20022003赛季开始前,球队的主力射手以及中场核心被乙级球队挖走,另有一名主力中后卫也转会去了其他球队,而新赛季的转会工作非常不理想,新来的几名球员让俱乐部大失所望。新赛季开始的五场比赛,马迪堡4负1平,目前排名垫底。

    安格斯马伦知道马迪堡是家小俱乐部,想要再冲上乙级甚至甲级联赛难度太大。虽然乙级很诱人,但能保持在丙级联赛他觉得也挺不错。可是目前俱乐部的状况让安格斯马伦很郁闷,想要改善,就要在转会市场上增加巨大的投入,可转会市场上现在并没有合适可以操作的目标。而且马伦主席也并不想在这个无底洞上不顾后果,他有着自己的规划和对经营的理解。

    安格斯马伦坐在办公室橡木的椅子里,两只脚高高地搭在黑色的办公桌上,手指烦躁地敲打着椅子的扶手,正琢磨着是不是把秘书西尔维娅喊进来,在西尔维娅丰满的身体上泄一泄满腔的邪火。

    这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算了,一会再收拾这个小娘皮。”

    电话是卡尔诺曼打来的。

    卡尔诺曼和安格斯马伦都出生在汉诺威,两家同在一个街区,而且是邻居,这在中国叫发小。两人年龄一样大,一起上小学,一起上中学。青春期的时候在一块没少干荒唐的事,也是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的四大铁。

    虽然后来两人选择的事业不同,一个成为了著名的钢琴家,一个是成功的商人,但丝毫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友谊。而且,卡尔诺曼还是一位资深的球迷。

    “卡尔,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上帝,但愿是好消息,我脆弱的心脏再也不能承受一丝的挫折。”安格斯马伦对着他的好朋友发着牢骚。

    “怎么了?安格斯,我的朋友,我没有打扰到你那位风骚的小秘书吹响你上帝的号角吧?”钢琴家卡尔诺曼笑得很龌龊。“她叫什么名字来着?赛尔维娅?还是希尔诺娃?”

    “西尔维娅”安格斯马伦很得意地说到:“西尔维娅真是个迷人的小**,尤其她的两条腿。告诉你,卡尔,你想象不出来西尔维娅丰满的大腿多么地有劲。”

    两个男人没好话!

    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男人们的话题都离不开女人,尤其漂亮的女人。男人们往往在前一分钟还聊着量子力学和宇宙黑洞,下一分钟话题就已经跳转到了36的乳ang上,而且话题的起承转合圆润流畅,毫不突兀。

    两个衣冠楚楚的老流氓从西尔维娅的大腿聊到凯特温斯莱特的**,阴暗的意淫得到满足之后,卡尔诺曼说了打电话来的目的。

    “安格斯,我想哪天下午你有空闲的话,可以来我办公室,我会让你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你那里会有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东西?难道你换了新的秘书,噢,我的天哪……”安格斯马伦显然意犹未尽。

    “不不不,不是女人。”诺曼教授赶紧打住,话题跑偏后再带回来可不容易。“是足球,具体来说,是一个踢足球的小家伙,我相信你一定会感兴趣。”

    “你是要给我推荐球员吗?这真是难以置信。我很好奇一个伟大的钢琴手欣赏的小家伙都会些什么?”马伦主席在谈到足球的时候还是很正经的。

    “相信我吧,安格斯,也许这个小家伙会帮到你的球队。”

    挂了电话,安格斯马伦靠在椅背上沉默了一会,嘴里嘟囔了一句:“是个什么样的小家伙呢?”然后伸手拿起电话,按下一个键。

    “西尔维娅,你进来一下……”

    卓杨还是每天早上上课,下午练琴,然后去踢球。晚上在电脑上看看父亲母亲和姐姐,以及小伙伴们的留言,然后自己再给他们留言。因为时差的关系,大家总不能有合适的时间一起网络聊天。

    一个星期天天如此。诺曼教授说的勤工俭学还没有消息,卓杨也不着急。

    下午,卓杨练完琴,回到宿舍换好衣服,穿上一双廉价的足球鞋,就慢跑着去了球场。

    球场上依然还是以前的节奏,卓杨虐人千百遍,人却爱卓杨如初恋。大概是艺术气质太浓厚的原因吧,卓杨的对手们争斗意识并不强,所以他们对卓杨插花般的戏耍过人并不气恼,反而因为一次偶然断掉卓杨地带球而开心不已。

    卓杨用一个穿裆过人过掉了一个大提琴手,又用马赛回旋甩开了一个作曲家,再用速度硬吃了一个吹黑管的,然后一脚怒射洞穿了小提琴把守的大门。

    “你就说的这个小子?是个中国人?”在四楼的露台上,安格斯马伦看着下面在球场上奔跑的卓杨。

    “怎么样,技术很好吧?”卡尔诺曼给他的好朋友又添了一杯咖啡。

    “球感很熟,技术相当不错。但是下面的比赛缺乏硬度和力量,没有对抗,不能看出太多的东西。”马伦主席从自己专业的角度阐述了他的观点。

    “那又怎么样?”诺曼教授并不同意好朋友的观点,“他才只有十七岁,才十七岁啊。有了好的技术功底,其他的一切都好说,别忘了,卓才十七岁。”

    “你说得对,老朋友。”马伦主席点了点头,“十七岁是个巨大的优势,培养的好了,他的潜力会超出人的相像。我想我可以给他一个机会。”

    “还有一个问题”诺曼教授解释道:“他还是我的学生,还需要在学校里完成他的学业。我的上帝,卓在钢琴上有着难以想象的天赋,他是我见过最特别也是最优秀的一个学生。所以,卓首先必须完成学业,训练不能影响到他的功课。当然,每个周末的比赛卓不会缺席。”

    安格斯马伦盯着诺曼看了三秒钟,然后说:“好吧,谁让卡尔是我最亲爱的朋友呢?我答应你,但是,这个中国人……他是叫卓,对吧?卓必须从青年队开始。他能踢到什么程度,得由球队的教练们说了算,我不会去插手。把咖啡再给我来一杯,你的咖啡还真不错。”

    踢完球的卓杨正准备同马克一起回宿舍,手机响了。

    “卓,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对,就是现在!”

    卓杨一身臭汗出现在了诺曼教授的办公室里,他略显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德国老男人。

    “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安格斯马伦先生,安格斯,这是卓,卓杨,来自中国。”诺曼地介绍很正式。

    “您好,马伦先生,很荣幸见到你。”知识分子家庭出来的孩子礼貌是不缺的。

    “你好,卓,你可以叫我安格斯。”马伦主席同卓杨握了握手,之后,直奔主题。“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足球吗?”

    卓杨果断地回答:“当然,我当然喜欢足球!”

    “那好,我听卡尔说你想寻找一份兼职的工作,我想,我可以帮你。”接下来,安格斯马伦简要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和马迪堡俱乐部。

    卓杨的大脑飞快地转了转,然后看向诺曼教授:“先生,我想听听您的建议。”

    卡尔诺曼说:“相对于其他工作,你在足球上明显更感兴趣和更有天赋,更重要的是,踢足球的薪水要远高于其他兼职。但你必须保证不能影响你的学业,否则,我会通知你的母亲杨虹女士!”

    诺曼显然知道卓杨对母亲杨虹敬畏,但他不知道杨虹对足球的反感,否则教授不会出这么一个遭人恨的主意。

    卓杨愉快地对安格斯说:“马伦先生,我可以接受这份工作,但是不能影响我的学业,否则我的母亲会杀了我。另外,我想知道我的薪水是多少?”说完,卓杨又对诺曼教授说道:“先生,这件事请对我的母亲保密!”

    “卓,你可以每天下午来球队训练,这我已经和卡尔说好了。”安格斯马伦认真的回答到:“但比赛日你必须按时到达,这不会影响到你的学业。如果没有别的问题,你明天可以来俱乐部签订一份青年球员合同。至于薪水,我想一千欧元的周薪应该是个不错的价格。”

    “为什么不是一千五百欧元呢?”卓杨很严肃地问到。

    “哈哈哈”安格斯马伦大笑起来,“这是个有趣的小家伙。卡尔,我喜欢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