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湖光秋月两相和

    平静的德国运河流淌到汉诺威,水面突然开阔了许多,河道也在这里拐出一个四十度的大弯,圆弧状的继续向东北方向悄无声息的离去。在河水拐弯的地方,水面极其开阔,形成一片庞大的扇形湖面。从很高的地方望下看,河水和湖面就像纤细的戒托上镶着一块巨大的钻石。

    在钻石的湖面上,有一块从陆地延伸出来的小型半岛。马迪堡足球俱乐部和维克多足球场就座落在这个半岛上。

    匆匆的吃完午饭,卓杨骑上自行车。自行车是他从校园二手旧货超市淘来的,那里有许多同学们用来交换或者出售的各种物品。卓杨看上这辆自行车,是因为它有一个打起来“咣当、咣当”的车铃。

    文青们总喜欢用怀旧来标榜自己的情怀,卓杨继承了父亲卓彤彤血脉里那份伪文艺的闷骚。“咣当、咣当”的铃声,就像七十年代走街串巷的邮递员。

    来到了马迪堡足球俱乐部,对看门的大叔说明了来意,经过大叔的指点,卓杨找到马伦主席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也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秘书西尔维娅。

    经过一番简单的交涉,卓杨和马伦主席谈好了所有的合同条款。签一名半职业的青年球员并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何况是俱乐部主席亲自出马。

    一千二百欧元的周薪,一年合约,进球奖和出场费各自若干。令卓杨喜出望外的是,他还得到了一笔五千欧元的签字费。

    这是卓杨人生中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收入,数目不小让他有一种乍富的感觉。

    “西尔维娅,”安格斯马伦对他的小甜心秘书说,“你去通知尤尔根到我这里来一下。”

    看着腰肢风摆柳的西尔维娅微笑着走了出去,卓杨这才有了一种很荒唐的感觉。

    “我就这么成了一个半职业的足球运动员?”卓杨有点啼笑皆非。“老妈让我到德国来,就是因为我在家的时候踢球惹祸。没想到到了这里,我却成了足球运动员。”真是世事难料啊!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人,正在神游物外的卓杨抬头定睛看去:嚯,好一条大汉!

    只见来人身穿一领半新半旧滚蓝运动服,三十岁出头年纪,目炯双瞳,眉分八字。一米八五往上的身高,宽肩乍背,走起路步幅迈得极阔。满脸落腮胡茬,褐黄色头发乱糟糟贴在脑门上,邋遢中带有些许沧桑。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扣在扁平宽大的脸上怎么看都不是很协调。

    “安格斯,你找我?”大汉冲马伦主席说,声音高昂而略显沙哑。

    “尤尔根,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卓,卓杨,来自中国。”安格斯马伦站起来说。“卓,这是俱乐部青年队的主教练尤尔根克洛普。”

    “您好,克洛普先生!”卓杨显得彬彬有礼。

    “你好,卓。来自中国?嗯,你的德语说得相当不错。”克洛普有些诧异地看着卓杨。

    “谢谢,克洛普先生,您的德语也说得也很好。”卓杨上前握住克洛普伸出的右手,摇了两下。

    “哈哈哈哈,尤尔根,看见没,这是个有趣的小家伙。”安格斯马伦主席的笑点显然并不高。“卓是我新签下的球员,我把他交给你了,我想,你会喜欢他的。”

    安格斯马伦作为一个一贯强势的俱乐部老板,做主签下一名青年球员,任何人都会觉得很正常,尤尔根克洛普当然也不例外。

    “尤尔根,卓和你一样,都是在俱乐部兼职,他还是一名大学生,这一点也和你一样。卓在汉诺威音乐大学,钢琴,很酷的专业。”马伦主席说到。

    “哇哦,是吗?踢足球的音乐家,很神奇的年轻人。”尤尔根克洛普显然很感兴趣。“我目前正在科隆的德国体育大学读足球教练专业。”

    尤尔根克洛普,出生于1967年。他曾经是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职业生涯大部分时期都在美因茨足球俱乐部度过,跟随美因茨队一直在德国足球乙级联赛的中游位置晃悠,先开始踢前锋,后来改行踢后卫。在球员职业生涯的末期,尤尔根克洛普就开始在法兰克福大学修读运动学科。去年正式退役后,又进入科隆德国体育大学进修教练专业,进修毕业后,可以获得国际级教练证书。

    尤尔根克洛普是类似函授型的大学生,最重要的是要有实习的地方,把执教理论和实际执教结合起来。安格斯马伦很早就认识克洛普,于是就把执教俱乐部青年队的机会给了他。尤尔根克洛普在马迪堡青年队当主教练,已经一年了。虽然只是丙级足球队的青年队,但绝大多数实习教练也很难获得这样的机会,顶多就是在丙级或者更低级别甚至业余球队的青年队那里得到一份助理教练的工作。

    在这一点上,尤尔根克洛普还是很感激安格斯马伦的。

    就这样,一个学钢琴的和一个混教练证的,两个大学生聊得很热乎,虽然画风很不和谐,但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兴高采烈,全都是一副不务正业的嘴脸。

    话语终归要拉回到正题上。

    “卓,今天下午能参加训练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尤尔根克洛普对卓杨说到:“那好,我带你去认识一下球队的其他人。”

    和马伦主席礼貌的告别后,卓杨和尤尔根克洛普往青年队方向走去。

    整个马迪堡俱乐部就坐落在美丽的半岛上,一条幽静的小公路连接着俱乐部的各个组成部分。维克多体育场在半岛和陆地连接的地方,走过体育场,紧挨着的就是俱乐部的办公楼。三层的巴洛克风格的小楼里,竞技部、青年部、市场部、财务人事后勤等各个部门都在其中,紧凑而五脏俱全。办公楼的旁边,是一座崭新的白色二层楼,这里面是健身房、淋浴间、按摩房以及医疗部门的所在地,一楼还有一个小餐厅。再往前,三块标准的训练场呈字型错落在水边。三块训练场之间,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园艺和两三排高大的白桦树隔开,沿着河岸,一圈铁丝网高高的围在半岛边上。

    “左边那块,就是咱们青年队的训练场,右边两块,是一线队的。”尤尔根克洛普又有些严肃的对卓杨说:“另外,在球队里,你可以称呼我先生,也可以称呼我克洛普教练。”

    “是的,先生。”卓杨显得对自己的教练很尊敬。

    中国的孩子总是很尊敬自己的老师,哪怕这个老师看起来很不靠谱,哪怕这个老师其实并不值得尊敬。

    两个人走到训练场时,训练场上已经有了很多人,都是青年队的球员和助理教练,他们在准备下午的训练。

    “嘟”克洛普很神奇的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哨子,使劲吹了一声,把旁边的卓杨吓了一个哆嗦。

    “训练前,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新队友,卓杨,你们可以叫他卓。卓来自中国。”克洛普胳膊一挥,“卓,你先来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卓杨眼球翻了翻,心说,话你都说了,我还有什么好介绍的?往前走了两步,很认真的对前面的一堆人做起了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卓杨,今年十七岁,来自中国,很高兴认识大家,非常荣幸与大家做队友。”

    客气谦虚而又官方,短短几句话说得滴水不漏。

    接下来,其他人也都做了自我介绍,有助理教练艾德文伍尔夫,体能教练爱德华格雷厄姆,守门员教练加文马库斯。还有青年队的队长,中后卫佩尔默特萨克,后腰尼格尔德容,前锋弗兰克里贝里……。

    以卓杨超强的记忆能力,一遍过后,他就记清楚了所有人的姓名、位置、年龄等信息。

    “嘟”克洛普的哨子又响了起来,卓杨又哆嗦了一跳。“,欢迎会到此结束,现在开始训练。艾德文,继续按照训练计划进行。卓,你过来一下。”

    “先生!”卓杨跟随尤尔根克洛普来到场地边。

    “现在你告诉我,你擅长踢什么位置?”克洛普盯着卓杨。

    “嗯……,中前场还都可以吧,我不挑。”卓杨很诚实。

    “……”克洛普又问:“那你擅长哪只脚?”

    “嗯……,右脚吧,其实我两只脚还都可以,我不挑。”卓杨还是很诚实。

    “……”克洛普挠头了:“那你接受过哪一阶段的专业训练?”

    “专业训练?那是什么?先生,我在场上就是过人,然后射门……嗯,就这样!”卓杨总是很诚实。

    “……”克洛普彻底无语了。“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去训练部挑选号码,领比赛和训练用具,然后去找格雷厄姆教练,他会给你做一系列的测试。”

    卓杨选择了18号,因为18号是可以选择的里面最小的一个号码。青年队球员的球衣上都只有号码,没有名字。

    进行完身体测试,下午的训练也就结束了。卓杨第一天的球员生活也在愉快的心情中告一段落,这其中,那五千欧元的签字费是愉快的根源。

    在2002年左右的时候,德国足球丙级联赛里面,半职业球员几乎已经失去踪迹,可在各支球队的青年队里,充斥着近乎三分之一的半职业,像卓杨这样的兼职球员毫不稀奇。不光是青年队,大多数俱乐部的一线队也只是训练半天。

    很多球员的夜生活丰富的超乎想象,第二天往往要睡到十一点多才能起床,所以早上训练那就是扯淡。

    克洛普就住在俱乐部的宿舍里,可以省下租公寓的钱不是?在明晃晃的老式台灯灯光下,克洛普看着手里有关卓杨身体测试的报告。

    卓杨的身体素质测试很简单,心肺功能都非常的正常,身高182公分,体重72公斤。其他的一些数据在足球运动员中显得很平庸,毕竟卓杨并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任何体育方面的专业训练都没有。

    即便是简单的测试数据,克洛普看得也很仔细,时不时还要把前边一页翻回去再看一下,生怕漏掉点什么。

    与此同时,在汉诺威音乐大学的宿舍里,卓杨整个人都很兴奋。他打开电脑,看了看留言,没什么变化,大家还都是那个样子。海洋进了一所重点高中复读,九山和老穆开始准备征兵体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卓杨想把心里的快乐和谁分享,但又不不知道该讲给谁听,因为连海洋他们暂时也不能说,万一传到母亲的耳朵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结果,他只能在电脑上给父亲和母亲留言。

    “爸,妈,我找到了一份兼职,是教一帮小孩。”马迪堡青年队的球员严格上来讲,相当一部分的确是不满二十岁的小孩。“收入相当不错,所以呢,你们可以不用给我汇钱了,我能自己养活自己。你们的儿子厉害吧?”

    卓杨骄傲又得意洋洋,夜晚的阿尔卑斯山中一只狐狸尾巴翘起老高。

    翌日下午,卓杨骑着他的情怀自行车,“咣当,咣当”准时来到了俱乐部,找地方放好了车子。

    更衣室里已经有两个人在扯着闲淡,见卓杨进来,打着招呼:“嗨,卓。”

    超强记忆力的卓杨准确地叫出了他们的名字:“嗨,佩尔,嗨,里卡多。”佩尔默特萨克是青年队的队长,今年十八岁,也是青年队的主力中后卫。里卡多蒙托利沃,中场球员,意大利人,今年十七岁。

    自来熟的卓杨和他俩一块儿扯起了闲淡。不一会儿,球员们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卓杨也一个一个的打着招呼。

    “嗨,尼格尔。”

    “下午好,比利。”

    “你好,杜克。”

    “嗨,弗兰克。”

    ………………

    当大家惊异的发现卓杨没有叫错任何一个人名字的时候,体能教练爱德华格雷厄姆推门走了进来。

    “走啦,小伙子们,开始训练,希望你们今天有个不错的心情。”

    球员们稀稀拉拉的朝训练场走去,但大家看卓杨的目光都有些不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