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纸上得来终觉浅

    经过短暂的热身,球队准备开始分队训练比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的车坏了你们知道吧,倒霉透顶。”一个小胖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大家哄堂大笑。

    卓杨一看,是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踢中场的德国人,今年十八岁。

    尤尔根克洛普吊着个棺材脸:“自己去跑步热身,十圈!”

    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吐吐舌头,麻利的往球场边跑去,身后又传来一片哄笑。

    分队训练比赛主要是为了调整球队的状态,也是为了看看卓杨的球场表现。

    卓杨被分在了替补队,由于替补队右前卫卡尔兰德上次比赛中受伤,临时歇了菜,卓杨就顶替他站在了右前卫的位置上。

    克洛普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卓杨虽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但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他知道右前卫就是右边线里的那条边,不停的上下,不过他知道的也仅此而已。

    卓杨在后场接到了球,开启了熟悉的虐人模式。先是变向过掉一个,再假动作晃开一个,然后大步趟球直奔禁区而去。快到禁区线的时候,卓杨拉开架势,弯弓搭箭,作势就要远射。

    突然旁边贴着地面飞过来一条毛腿,直接将球铲出了边线。卓杨收势不及,被滑过来的大腿一带,“噗通”就摔在了草皮上。

    卓杨摔得那叫一个疼啊,咧着嘴扭头一看,原来是队长佩尔默特萨克。卓杨心里嘀咕:这他妈不犯规?

    佩尔默特萨克微笑着把卓杨拉了起来:“没事吧,卓?不过你的过人真的很酷。”

    卓杨撇撇嘴:“当然没事,不小心而已。佩尔,下次就不会让你这么容易铲着了。”

    从西安到汉诺威,卓杨踢的野球比赛不计其数,但因为场地和野球手技术的关系,他几乎没有遇到过铲球。在草皮斑驳裸露甚至硬土地上,玩铲球?除非你不想要整条腿的腿皮了。所以,卓杨应对铲球的经验完全没有。

    但是,这是有着超强学习能力的天才卓杨,别人需要反复练习的经验,有时候卓杨只需要一次。

    在慢慢往本方半场回跑的过程中,嘴里“呸、呸”的吐着草叶子。卓杨已经把刚才那一记铲球在脑海里过了几十遍,清楚了每一个细节,回到自己位置的时候,他获得了相当于其他人练习了几十次的经验。

    再一次接到球,卓杨大踏步地甩开里卡多蒙托利沃,两记踩单车过后从杰克弗林身边闪过,他又来到了大禁区前。

    卓杨把足球稍微向外一拨,抡起右腿,拉开要远射的架势。

    一条毛腿如约而至。

    “果不其然。要是就这程度的话,那也太容易了。”卓杨心理臭屁地想着。

    卓杨把右腿快速收回,用鞋底把足球轻轻回拉,再用脚内侧往左一磕,足球听话的从他的左腿后面滚了过去,同时,佩尔默特萨克的飞铲也呼啸而至,但他这次能铲走的只是一堆空气和草屑。

    躲过佩尔默特萨克地飞铲,卓杨右脚向左踩地支撑,抬起左脚作势远射,足球也刚好滚到了步点上。

    弯弓搭箭、百步穿杨。

    突然,一条毛腿贴着草皮飞了过来,“嗵”的一声铲走了足球,“噗通”,卓杨又摔在了草皮上。

    “这踏马是见了鬼了?”顾不上龇牙咧嘴,卓杨赶忙抬起头瞧,刚好看见另一个中后卫特伦斯蒂莫西露个大白牙正冲他笑。

    这是遇见传说中的协防了?

    卓杨边往回跑边吐着嘴里的草渣子,脑子里继续反复回放,回到了本方半场,又一堆经验到手。

    再一次接到本方右后卫的传球,卓杨用几个连续变向突破过人,很快又来到禁区前沿。这一次,佩尔默特萨克很贼的没有着急下铲,弯着腰,叉着腿,紧盯着卓杨脚下的足球。特伦斯也在默特萨克的侧后方不远处,随时准备补防。

    卓杨用脚在足球上方划过,佩尔默特萨克没有吃假动作,再一次划过,佩尔还是没有上当。突然,卓杨把球往左一扣,引得佩尔默特萨克重心偏移,紧接着用外脚背朝右一拨,再一趟。没辙了,佩尔默特萨克下意识地下腿铲球,但卓杨提前用脚尖轻轻一捅,毫厘之间就越过佩尔默特萨克的鞋尖。这时候他只恨自己的腿没有再长十厘米。

    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特伦斯紧蹬两步,一米九零的身躯腾空而起,左腿在上右腿在下,直奔足球飞铲而来。

    卓杨一个拉球急停,右脚脚尖一搓足球的底部,左脚一蹬草皮,人和足球同时跃起,直接从呼啸而来的特伦斯身体上方跳了过去。

    这时,已经到了点球点附近。卓杨左脚落地,右腿向后弯曲,绷直的脚面就要朝着足球猛踢。

    “这下你们谁还有辙?”卓杨有点小得意,职业生涯第一次训练赛破门就是现在,他已经看见了对方守门员紧张的眼神。

    回锅肉没有吃到嘴里,那就还不是你的!卓彤彤

    就在卓杨十拿九稳的时候,肩膀处猛得传来巨大地撞击,毫无防备的他径直被撞出了三四米。

    “这他妈又是见了啥鬼了?”卓杨在草皮上翻滚了两圈,然后四脚朝天的就看见回防的主力一方右前卫杜克莫特利把球传给了比利拉尔夫。

    杜克冲着躺在地上的卓杨说:“小子,别那么狂,有你遭罪的时候。菜鸟!”语气极其地讨厌和不友好。

    卓杨一咕噜翻身爬起,嘴上从来不吃亏的回了一句:“杜克,小心别让我晃断你的腿。”说完也没再搭理杜克,又慢悠悠的向本方半场跑去。

    杜克气的屁股冒烟,望着卓杨的背影,往草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

    卓杨还是一边跑一边吐着草屑,脑子里播着回放,将这些失败的经验完全吸收。然而这个时候,主力队进球了。

    刚才杜克断下了卓杨的球,传给比利,比利又传给中场尼格尔德容,德容一脚长传交给了左前卫里卡多蒙托利沃,蒙托利沃利用替补队全线压上来不及回防,单刀直入,在禁区内推射远角打进一球。

    重新开球后,卓杨更加活跃,不停地伸手要球。在接到守门员大脚开球后,卓杨先是摆脱里卡多蒙托利沃的纠缠,再趟过尼格尔德容,再一次面对佩尔默特萨克和特伦斯的防守组合。

    在用脚一下一下慢慢拨着球的时候,卓杨已经发现边后卫也在往里收,打算一起包夹自己。在边后卫快到跟前的时候,卓杨把球猛地一拨,假装要向外变向,等佩尔默特萨克和特伦斯还没来得及反应,又把足球向前一抹,灵巧的从两个中后卫中间穿过,在两人即将关门的一瞬间,卓扬已经挤了过去。

    前方一片开阔,守门员迫不得已只能出击。卓杨追上足球,调整好步点。这时,他眼睛的余光看见杜克已经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还想用那一招?蠢货!”卓杨心里想着。刚才吃了杜克一个暗亏,这会儿来得正是时候。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理儿在卓杨这说不通,他一般能报当场就报了。

    卓杨用右脚兜出一个弧线,足球绕过守门员克拉克埃德蒙的指尖飞了过去,在即将飞进球门的时候,卓杨也站定身体,脚下生根,右胳膊夹紧在身体上,肘部微微向后弯曲。

    足球飞进球门的一刹那,杜克的撞击也轰然而至。

    卓杨一个趔趄,踉跄之后随即生根站稳,杜克莫特利却倒在地上蜷着身子杀猪一样地嚎着。

    他的肋骨撞在了卓杨的肘子上。

    卓杨站在那里一脸的无辜和莫名其妙,表演帝的天赋值全部点满。

    场边,克洛普丝毫没有关注嚎叫的杜克。他对身边的助理教练伍尔夫说:“艾德文,看明白了吗?卓以前完全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也没有踢过正规比赛,真是难以想象。他的球性和球感太好了,人球结合的如此美妙,我从来没见过球技像他一样娴熟的小家伙。”克洛普一脸的兴奋,“而且,他有超强的学习能力,一次失败后,第二次就能有效地避免重复失败,真是太了不起了。”

    “不过,他还有许多需要打磨的地方,比如不懂的配合,不愿参与防守,射门也不够果断。但是,正因为这样,卓才值得我们去培养。他是一块完全还没有打磨的钻石,所以卓的未来才有无限的可能。”克洛普脸上的胡茬子都在颤抖。“总之,我想我们这次是捡到宝了!”

    克洛普也没有发现卓杨对杜克使的阴招,整个训练场都没有发现。杜克在卓杨射门后才进行冲撞,这在正规比赛里就是个红牌动作,完全是多余,而且还把自己弄伤了,那得需要多蠢的智商,所以大家看杜克完全是一付观看傻逼的眼神。

    自己都觉得丢脸的杜克已经不嚎了,他被队医拉去球门后面,一边喷着止痛气雾剂,嘴里一边不停地倒吸着凉气,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卓杨。杜克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一撞上去,那个中国小子毛事儿没有,自己却突然岔气了?

    卓杨根本没心思再去搭理杜克,正在和替补队的队友们庆祝。卓杨这是初来乍到,不想太过分,要不刚才多使点坏,胳膊肘再加点力度,那杜克的肋子骨非断不可。

    克洛普把队长佩尔默特萨克叫到场边,嘴里说着些什么,默特萨克不停地点着头。

    比赛继续。卓杨还是不停地要球,然后接球过人、突破。但接下来的比赛他发现与刚才明显不同。

    卓杨一拿球,马上就有两名对方球员同时扑上来防守,有时甚至有三名。等他施展浑身解数,好不容易突破,却又再次被两三名防守球员纠缠上。职业球员的防守力度和防守技能,远不是以前野球对手所能比的。

    虽然卓杨依然把技术玩的五花八门,插花折柳,煞是好看,但却一路踢得磕磕拌拌,搞得他郁闷不已。

    卓杨非常神奇,但卓杨并不是神!

    从远处可以看得很清楚,主力一方的大半个球队,都在极有层次地围堵卓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卓杨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但卓杨身在其中,自己反而并不清楚。

    这就是克洛普刚才叮嘱队长默特萨克的内容。替补一方进攻时,主力一方放掉其他人,全力围堵卓杨。断球以后。迅速拉开反击,打卓杨的身后。

    做过职业球员的克洛普知道,对待天才,不能一味说教和训斥,而要让天才自己去发现问题。

    上半时比赛结束,累得气喘吁吁的卓杨这才发现,比分是……16!

    “我操,这是什么情况?”卓杨更郁闷了。

    这时,替补一方球员看卓杨的眼神都有点幽怨和不善。虽然和主力一方有能力上的差距,但半场丢六个球也有点过于夸张。而这六个球,都是因为卓杨粘球被断后,让主力一方打反击丢掉的。

    但替补一方的球员谁也没有说什么。一是因为卓杨刚才展现出的个人技术,如繁花似锦,他们确实比不了,而且从来都没有遇见过。再者,卓杨是初来乍到的陌生新人,陌生就意味着生疏,生疏意味着客套。大家还都处在客客气气的阶段。

    卓杨独自一人坐在休息区,边喝水边大口喘着粗气。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重播着上半场的一幕幕,他要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天才卓杨遇到了新问题。对他来说,足球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卓杨以前遭遇的足球,几乎都属于其他人在围观他的表演,和观众相比他们只是离得更近些而已。顶多有些不忿的人嘟囔:差不多行了啊,小子。可再不忿又怎样?你球踢不过我,打架也打不过我。

    天才都爱较真儿,较真的人容易钻牛角尖。纸上得来终觉浅,卓杨钻的是斗牛

    克洛普慢悠悠走过来坐在卓杨身边,笑眯眯的,就像一只戴着眼镜的老狐狸。

    “卓,说说看,上半场有什么想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