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

    隔天中午吃完午饭,卓杨准备去半岛上训练,口袋里手机的音乐铃声响起: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

    “哈喽啊,卓,是我,巴斯蒂安。”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很欢快。“我的车修好了你知道吧,屁毛病没有还要了我两千欧,真他妈黑你知道吧。赶紧的,我在你们大学门口呢,别骑你的咣当了你知道吧。”

    卓杨也不是矫情的人,背上包就直奔大门而去。刚来到大门,迎面就遇见瑞莎科娃抱着两本书正往里走,一身镶着蕾丝边的蜡染大花长裙,风姿绰约的波西米亚风格。

    “嗨,瑞莎”“嗨,卓”“我……,你……,我……”两个人的话挤到一块错不开。

    “你先说吧。”瑞莎笑着说,脸蛋上炫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我和朋友去……有点事,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卓杨挠挠头,毛头小子的青涩毕露无疑。

    “嗯……,我去看书,还想约你一起呢,既然你有事,改天吧。”瑞莎科娃浅尝即止。

    “……,很抱歉,的确有事,很遗憾不能和你一起……看书。昨晚和你聊天很愉快。”

    “我也是,很喜欢和你聊天,你是个迷人的小伙子。”瑞莎的鱼钩闪着金光。

    “谢谢!那好……,就这样,我该走了。”说实话,卓杨心里有点取舍摇摆。

    “那就回头见,再见,卓!”

    大花长裙风拂柳枝的款款走开,卓杨盯着背影陶醉了一会儿才小声说:“回见,瑞莎。”

    “这里这里,卓,这里!”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地喊叫声打断了这原本可以入诗入画的意境,小猪站在一辆红色的保时捷旁正使劲的挥着手。

    “我靠,小猪,挺牛逼啊。”卓杨毫不怯场:“你这不是用捷达改装的吧?”

    “我有什么好牛逼的,这是我老爸给买的你知道吧。”小猪施魏因施泰格直奔主题:“哎,刚那妞真不错耶,是你的妞吗?能让我认识一下吗?真漂亮你知道吧。”

    “少扯淡,那就是一学姐,昨天才认识的,哪就成了我的妞了。想认识,可以啊,自己去吧。”

    “学姐好啊,我从小学就喜欢学姐你知道吧,学姐活好会疼人。”小猪施魏因施泰格一幅小流氓的嘴脸。“最少有36,我向上帝发誓!”

    “拉倒吧,少说也有36,我向太上老君发誓。哎,我说,你还没见过她跳呢,那起伏汹涌的都不怕蹦出来……”

    ………………

    如果你看到一个女孩站直并拢双腿,而两个大腿之间有明显缝隙的话,那你肯定是个下流胚子。

    在保时捷的轰鸣声中,两个下流胚子向半岛方向驶去。

    在随后的几天训练中,克洛普没有再安排队内训练赛,而是进行了大量的小范围传切配合练习。

    德国国家队在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上失利后,整个足球界进行了反思。随后确立了在讲究秩序和坚韧的传统风格上,加大青训投入,重视技术能力和传切控球的新技术风格。在此基础上,德国足协扶持了一大批年轻教练,克洛普就是其中之一。沃勒尔执教的德国国家队,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初获成功,最后仅仅不敌巴西队屈居亚军,新风格显现雏形。

    克洛普敏锐地抓住了这种风格转型带来的机会,在队内大力提拔技术型球员,战术上讲究对中场和对足球的控制。而他执教的马迪堡青年队,以赏心悦目的技术性风格获得业内人士的好评,并取得不错的成绩。

    经过几天的训练,卓杨的传球更加娴熟,已经完全没有了生疏感。尤其是和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佩尔默特萨克、尼克尔德容、弗兰克里贝里、里卡多蒙托利沃等几个人传切配合,更是默契感十足,经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奇妙配合,根本不像才进队几天的菜鸟。他们几人也与卓杨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超强的个人技术,加上柔韧的人体协调性,卓杨能用身体的各个部位传出精准的传球。脚尖、脚跟,背向、侧向,长传、短传,使得防守球员在卓杨面前无所适从,贴得紧了他能过你,放开一步,他能把球塞向空档。

    卓杨在过人大师的基础上,传球大师的新技能正在慢慢地形成。

    这几天,小猪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自告奋勇的当上了卓杨的专车司机,每天训练的接送,大红色的保时捷要多拉风有多拉风。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的底细,也被卓杨摸了个底儿掉。

    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的父亲,老施魏因施泰格先生曾是一名滑雪运动员,退役后开始经商,却发现自己的经商天赋丝毫不亚于当滑雪运动员。经过几十年的奋斗,施魏因施泰格先生创办的公司,经营着钢铁、石油、地产、酒类等产业,在德国富豪榜的第一页可以找见他的名字。小猪是老施魏因施泰格先生最小的儿子,酷爱运动,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自行车、滑雪等项目,后来,爱上了足球,立志要当一名富二代足球明星。

    小猪施魏因施泰格的父亲也对小儿子这个爱好乐见其成,又不是像其他富二代那样玩明星、赌球赌马飙车,干嘛不呢?而小猪在足球上也的确有很好的天赋,他的技术在马迪堡青年队也是出类拔萃,当然,那是在卓杨到来之前。而小猪施魏因施泰格的偶像是德国传奇球星永动机诺塔尔马特乌斯。

    “卓,你的偶像是谁?”这天,训练结束,浑身湿哒哒的小猪施魏因施泰格问同样浑身湿哒哒的卓杨。

    “还好吧,我没什么偶像啊。”卓杨属于喜欢踢球超过喜欢看球的那一类型,所以对国际足坛有所了解但远远没有熟透。

    “要不,你选罗纳尔迪尼奥当偶像怎么样?他技术很炫你知道吧,像你一样要多炫有多炫。”小猪很希望卓杨路人转粉。

    卓杨一本正经地说:“不行,他太丑,我都怀疑他天黑出去会让人揍……”

    小猪:“……”

    俩人正屁打屁,队长默特萨克走过来。“嗨,卓、小猪,一会儿去歌,喝两杯?”

    “耶,我喜欢,我喜欢歌你知道吧。”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已经开始有点嗨了。

    都是年轻人,卓杨答应的很爽快。默特萨克说:“那好,洗完澡一会儿门口见,我去通知尼格尔、弗兰克和里卡多。”

    突然,尤尔根克洛普教练从背后冒了出来,把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吓得“嗷”地一声。

    “歌呀?哪里哪里啊?人够不够?我知道有一家周中优惠六折,还送果盘……”克洛普的笑容怎么看,都有点贱贱的。话说一个精力充沛三十五岁的壮汉,每天晚上独自在孤独的半岛上数星星,时间长了还真不是人干的事儿。

    “先生,先生。您误会了。”默特萨克赶紧打住:“我们是说要去卓的学校,听听钢琴,让精神得到升华。您知道,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我们要时时注意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而先生您,一直是我们的楷模,您就完全没有必要再提高了,免得我们自卑。”默特萨克的语言组织能力显示他接受过良好的学校教育。

    卓杨也帮着腔:“那里全都是我们年轻人,我们年轻人都很枯燥无趣,完全不适合像先生您这样成熟智慧的老年人。”

    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对呀对呀!”

    “那这样,先生,我们就先走了,手头还有一大堆事儿呢。再见,先生。”

    克洛普:“……”

    尤尔根克洛普抬头四十五度仰望着天空,风扫过他凌乱的头发,发梢迷着了眼。他追忆着流失的青春,任岁月浮华填满自己的心房。他想起了初恋时遇见的那个喜欢风车的爱尔兰女孩,也想起少年时的单车岁月。运河水静静地流淌离去,却带不走恼人的愁绪和对青春的追逝。

    “老年人,尼玛老年人。”克洛普的眼角,些许湿润。“我这是怎么了……”

    三辆车六个人,一路怪笑的冲出了半岛。一帮人先去一间阿根廷餐厅,海塞了一顿烤肉后,不差钱的六个年轻人直奔汉诺威最火的夜店幻觉。

    不同品牌的啤酒堆满了桌几,酒精刺激下年轻人对自己歌喉的炫耀**超过了一切,几个人随即展开歌咏比赛。

    佩尔默特萨克一曲yeartillon很是时髦小猪施魏因施泰格演绎的estlifeyove颇有些唱歌天分意大利人里卡多蒙托利沃模仿的迈克尔杰克逊beatit完全不在调上北非后裔的法国人刀疤脸弗兰克里贝里一首oyzen的ndoftheoad要多娘娘腔有多娘娘腔,倒是荷兰人尼格尔德容把agles的otelalifoia哼得蛮有韵味……

    一个小时过去,热闹的星级包房里就只有卓杨一直没唱。这倒不是他高冷,他是不会呀!外文歌曲没怎么听过,中文歌曲这里又没有,你让他唱什么?这哥几个就不干了,凭什么你光听不唱啊?起哄起来完全不输唱歌时的兴奋。

    卓杨从来也不是骑马撂蹶子的人。伸手清空一张茶几,拿过麦克风放在上面,把茶几当作手鼓,用手开始拍起了节奏鼓点。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噢脸庞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的惊奇像是给我,噢赞扬

    你带我走进你的花房,我无法逃脱花的迷香,

    我不知不觉忘记了,噢方向,

    ………………

    一首崔健的花房姑娘让卓杨唱得沧桑奔放,默特萨克和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几个人从开始的惊奇,转而跟着卓杨一起吼叫。几遍过后,一句“我独自走过你身旁”让几个欧洲年轻人唱得字正腔圆。

    房间的气氛达到了**。

    概念上金钱只是一串数字的超级富二代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喊着:“下面都算我的,开心时刻到来!!”大手一挥,一堆身材火辣的比基尼女郎鱼贯而入。

    是男人就都爱吹嘘自己的泡妞经历,是男人就都爱夸大自己的欢场经验,而且这种吹嘘卖弄完全不分年龄和层次。男人的虚荣心在这一刻展现的尽显无疑。

    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露怯,卓杨努力的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夜场老手。可是,能在这些场所讨生活的姑娘们,哪个没有几下子散手?分分钟都能看出来卓杨是个雏。

    整晚卓杨都被调戏的蠢蠢欲动,多次都想长叹一声:“从了,从了吧。”然后又硬着头皮,继续把自己伪装成见过大世面的高手。拙略的演技和手足无措的青涩交相辉映,逗得比基尼女郎们嗨得就像狂欢节。

    很多少年小男人都是在这种场合下,稀里糊涂的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卓杨从来不当自己是阳春白雪,在这些方面也没有洁癖。但作为打小就从中国传统文化中熏陶出来的少年郎,他总觉得把第一次就这样交代了,稍微有点点冤,而且也没有一点仪式感。再说,女郎还这么老。

    和十七岁的卓杨比起来,二十多岁的比基尼女郎,是有些老!

    看着默特萨克他们几个丑态百出地**打闹,各种武功,咸猪手、龙抓手,吹拉弹唱齐上阵,弄得卓杨血脉喷张跃跃欲试,最后为了自己的贞操着想,还是长叹一声找了个借口,冲小猪使了个眼色,尿遁而去。

    在停车场吹着凉风,看见小猪施魏因施泰格远远地跑了过来:“刷卡了,我刷卡了!”富二代办事儿很光棍。

    比卓杨大一岁的小猪,也是个雏,刚才的表现还不如卓杨。

    “嘿,刚才那几个妞真给劲你知道吧,不过还是不如我在阿姆斯特丹玩过的一个妞。”小猪施魏因施泰格三尺坟头强种草,还想继续吹下去:“我给你讲你知道吧,那个妞甩起来……”

    “你不吹牛能死?”卓杨白了他一眼。

    保时捷喷着火就冲了出去。夜凉如水,空旷的汉诺威城市街道上传来撕心裂肺地吼叫:我独自走过你身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