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几曾着眼看候王

    本来是卓杨独自的体能加练,变成了夜店六人组的小团伙集体练习。其实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有很多方面还需要加强,可是青年队训练水平和训练气氛就是这样,每天只有下午的三个来小时。即便有了想提高的心思,但别人都回家了,你还在倒腾足球,彪乎乎不是?

    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人们都太在乎别人看自己的眼光,原本想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就是担心他人的嘲笑。

    而卓杨不是这样,只要是他想做的事,而这些事并不妨碍到别人,他就会去做。这也是父亲卓彤彤从小对他的影响。

    其他的球员,因为一直接触专业的足球训练,而专业的足球训练中本来就包含体能一项,所以他们体能不是问题,只需要跟随每天的球队训练计划,自然而然的就可以保持并逐渐让体能得到缓慢的加强。可卓杨不行,他需要追赶,他需要把以前欠缺的东西弥补上,他需要大踏步地前进。

    而在卓杨的带动下,马迪堡青年队有了加练的小团队,这种加练一直伴随着六个人在马迪堡俱乐部的岁月,并在他们离开后,一直流传了下去。

    早上忙碌的学习,下午辛苦的训练,夜晚才回到校园,卓杨没有闲工夫去发展自己懵懂的恋情。这一个星期,他只是偶遇了瑞莎科娃两次,聊了几句就匆匆忙忙离开,这无意中更是吊足了瑞莎科娃的胃口。

    地区联赛第八轮来临,马迪堡青年队的对手是阿尔格米森,这一回还是在客场。

    前七轮马迪堡青年队4胜3平积15分保持不败,暂时排在联赛第三位。而这一轮的对手阿尔格米森队前七轮5胜1平1负积16分,排在联赛第二。目前排在第一位的是积十七分的巴恩斯托夫队。

    第五级地区联赛下萨克森州赛区,一共有十八只球队,主客场双循环,比赛进行总共三十四轮。

    阿尔格米森队是一支技战术打法很成熟的球队,擅长快节奏进攻。阿尔格米森队是上个赛季第四级联赛的降级队,本赛季保持住了上赛季的原班人马,希望今年能打回第四级去。

    从前七轮的比赛看,这个队进攻能力很强,每轮比赛都有进球,两个前锋一高一快个人能力在地区联赛里能笑傲江湖。

    马迪堡青年队全队还是坐着俱乐部的大巴来到客场,卓杨毫无疑问的进入了十六人参赛名单。克洛普也告诉卓杨,这场比赛他依然是替补,也毫无疑问仅仅是因为体能问题。体能是需要长期积累,循序渐进的一个东西,而不是能在短时间内可以突击而成的。

    卓杨还需要时间。

    马迪堡青年队的首发阵容没有变化,小球队就是这样,人员储备严重不足,能用的就那么几个人,其他全是凑数的,因为你总得凑满人打比赛和训练啊。

    低级别联赛的球队,无论名气、前景、财力,都无法和高级别的俱乐部相比。大家水平的都差不多,一样的平庸,但凡冒出一个稍微像模像样的球员,马上就会面临高级别俱乐部挖墙脚,小球队根本无力招架。而球员本人也更愿意去参加层次更高的比赛。毕竟每个人都会希望能往上走,而且层次越高的球队,薪资水平也更高,所以无论是因为金钱,还是因为追求纯粹的足球,球员都希望能让大球队看上自己,他们根本不会拒绝上级联赛球队对自己的引诱。

    具体到马迪堡青年队,所有球员里能看着提精神一点的,也就是夜店六人组,顶多再加上个威利阿克曼,其他的人其实换谁上去都差不多,麻子和烧饼,谁也甭瞧不起谁。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杜克莫特利。

    杜克就是属于那种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认为自己其实是有一身的屠龙技,没有成功都是因为运气不好。杜克认为自己很优秀,比别人都要优秀,都是平庸的队友和愚蠢的教练,自己这颗金子才没能发光。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人,认不清自己,瞧不上别人。自己永远正确,听不得逆耳,吃不得苦药。和身边的人发生龌龊,错的都是别人。永远都在抱怨,认为身边的人都亏待了自己。总认为自己有操破天的本事,只是没有碰到机会。

    在小饭馆里切一辈子葱都混不上个炉头,却自信地认为自己是个能当省长和上市老总的料。

    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自信!林子大了什么样的杜克莫特利都有。

    卓杨知道自己现在打不上首发是因为体能原因,他也不着急,他知道自己的短处的确拖了后腿,也知道这个问题迟早会随着他的努力而得到解决,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至于杜克,那还算个事儿?

    坐在替补席上,卓杨观察着队友的比赛,尤其注意德容。尼克尔德容作为一个后腰,能攻能守,活动范围很大,两个禁区线之间的广袤草地,都是他跑动覆盖的范围。这样一个球员,每场比赛必然会消耗大量的体能。但德容能坚持打完全场,一是因为他自身就是超级体能狂人,再一个,他很善于合理分配体能。所以,卓杨就在观察德容时快时慢的跑动节奏,看他是怎么把体力分配到全场九十分钟里。

    但是,现在在场上,马迪堡青年队的状况并不太好。

    阿尔格米森队的两个前锋,一个是巴西后裔昆廷奥斯卡,身高一米九九,体重九十八公斤。奥斯卡很强壮,擅长远射和头球,就像古老的攻城锤。另一个,迪米兹尤素福,伊朗移民,一米七二的个头,技术娴熟,速度奇快。

    阿尔格米森队的比赛套路就是进攻围绕两个前锋,防守依靠人数优势。

    比赛中,昆廷奥斯卡钉在对方中后卫的的身边,逼着你和他肉搏,然后用身体干掉你。而迪米兹尤素福则位置极不固定,中路和两个边他来回穿插,有了机会,要么做球给奥斯卡,要么利用奥斯卡撞开的空档自己干。

    其实这种战术很初级,一点也不复杂,但就是因为这两个人的超强个人能力,地区联赛里谁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本来这二位爷在球队今年降级后,打算同意四级联赛球队莫维科根俱乐部的挖角,转会离开。但雄心勃勃的的阿尔格米森队老板齐格先生用三倍的薪水,并加上如果今年不升级就免费放他们离开的承诺,成功挽留住了这一对儿一高一快的双子星。

    上半场比赛结束的时候,场上比分是二比零,主队在前,客队在后,马迪堡青年队落后了。这两个球,一个是在第十九分钟,昆廷奥斯克强行挤开默特萨克和特伦斯,接尤素福的传中头球一顶,空中轰炸攻进了球门,第二个球,则是在补时阶段,特伦斯无可奈何在禁区内对奥斯卡犯规,黄牌加点球,主罚的尤素福一蹴而就。

    更衣室里气氛很沉闷,没有人说话,连平时笑傲不羁的小猪施魏因施泰格也不吭声了。克洛普分析完上半程的不足和失误,叮嘱下半场需要调整的地方,然后说:“卓,你上,杜克,你下去休息。”

    除了杜克,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佩尔默特萨克坐在椅子上,双腿和胳膊都在发抖。累,太他妈累了,这是上半场和昆廷奥斯卡角力的结果。

    虽然默特萨克一直想成为像意大利球星内斯塔那样一个凭借意识和技术的文艺型中后卫,但防守时中后卫面对的身体对抗,是永远也避免不了的。

    默特萨克的身体条件算是相当不错,一米九五很标准身高,力量上也基本不吃亏,弹跳、速度、意识、技术都还是很不错的,起码在地区联赛这个级别都算是顶尖。可是,那要看跟谁比。和昆廷奥斯卡这种变异怪兽一对比,默特萨克就不够看了,身高力量上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更何况奥斯卡就是专门找着中后卫来对抗,你躲都躲不掉。

    而另一个中后卫特伦斯更就不用提了,更加不是个儿,完全帮不上忙,只能靠默特萨克自己。

    佩尔默特萨克骂了一句脏话,恨恨地把毛巾往头上一罩,闭上眼睛疲倦地发着愁。想到下半场还要和那个人猿泰山搏斗四十五分钟,她都替自己的妈妈心疼自己。

    迪米兹尤素福对马迪堡青年队后卫造成的压力也完全不比奥斯卡小。

    尤素福在两个边不停地轮流疯狂狂突,上蹿下跳像只野猴子。右路还好一点,威利阿克曼堪堪能自保,能防得住突破防不了传中。左路的比利拉尔夫就惨了,实力上的绝对碾压,尤素福对付他就完全是在戏弄,遛得他晕头转向。

    拉尔夫到现在还没有崩溃,已经是上帝对他最大的眷顾了。

    而在进攻上,阿尔格米森队后场的密集防守,依靠堆积人数来挤压马迪堡青年队进攻的空间,让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和里贝里几人也苦不堪言。禁区里除了人腿还是人腿,传中、直塞、反越位什么的,样样都失去了作用。

    这就是阿尔格米森队粗糙的战术打法,任谁都能看懂,可要是不动脑子好好下一番功夫,那谁也拿他没办法。正所谓,一力降十会!

    这就好像两个人比武,你规规矩矩地先作揖再起手,白鹤亮翅拉肘别臂,一板一眼。可人家根本不搭理你这一套,上来就是一板儿砖,拍完就跑。你去追他,他还冲你扔2踢脚。

    乱拳打死老师傅!

    其实这也是马迪堡青年队的球员太年轻,经验缺乏,不懂得变通。毕竟他们场上最大的也才二十二岁,最小的刚过十七。可对手阿尔格米森队是一帮平均年龄二十**岁的成年人,混迹职业足球多年,江湖老到。

    上半时两个球落后,还看不到翻盘的希望,让更衣室里面的空气很压抑。作为主教练的尤尔根克洛普,这时候必须站出来拿个主意。

    卓杨看更衣室太过阴沉,他很不喜欢这种气氛,琢磨了一下,站起来大喊了一声:

    “嘿!!”

    这一嗓子,把刚想要说话的克洛普差点被怼出一个跟头。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卓杨,不知道这家伙突然犯的是什么鬼上身。

    卓这是要干什么?唱戏吗?

    “我说伙计们,你们不是被吓傻了吧?”卓杨气场十足。“不就是他娘的一高一快么?我的国家,中国国家队玩了一辈子一高一快,也没见玩儿出天上的云彩来。”悲催的中国国家足球队躺着中枪了。

    “狗屁的一高一快,反过来不就是一矮一慢嘛。”听到这么解释,稍微缓过来的小猪施魏因施泰格没心没肺地“哇哈哈哈”笑了出来。

    “我说佩尔,我平时怎么就没看出来你的智商是负数的呢?那个傻大个,你怎么光知道和他硬顶?你这么傻缺,怎么不去干动物园里那条该死的河马?”卓杨翻起嘴皮来不是一般的毒舌。

    “我靠,我宁愿去干那条该死的河马,也不想跟这个像金刚一样的大块头练摔跤。”默特萨克郁闷地说。

    “说你傻你还真就卖上炊饼了。像那样的粗大笨,在里都是用来衬托主角光环的,在电视剧里一般都活不过两集。”卓杨到底是上过学的人。

    “他跟你练块儿,你就跟他练呀?你不会跟他玩智商?脑子是个好东西,你别把它装屁股里。偷他啊,跟他耍技术嘛。”

    “还有那个伊朗小矬子,就那两下子也好意思满场显摆,你们是没被我在训练场上虐过吗?”说到个人技术上,尤素福再好,那跟卓杨比还是差着境界。

    诗万卷,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意气风发的中国少年郎心比天高,满脑子都是海阔天空。

    “一切在我面前卖弄技术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