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心比天高命如纸

    卓杨继续咧着大嘴喷唾沫,像单口相声。

    “就那小个子小身板,一屁股都能坐出他的隔夜饭来。撞他呀,铲他啊,别让豆包总当自己是干粮。”

    “还有小猪,别看他们后边人多,人多你过他呀,看那些蠢货们乱不乱。再说了,本人这个绝地武士马上就要上去,带领你们消灭一切叛乱者,让所有的反抗灰飞烟灭。”卓杨的臭屁,让夜店六人组集体翻了个白眼。

    “干掉他们,我们就是第二,没准还能是第一,那得多爽。伙计们,才两个球,屁大点事儿,上一场比赛咱们半场就进了四个球,这很难吗?咱们去狠狠地揍他们的屁股,让阿尔格米森的蠢货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让他们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别背个澡盆就想像自己是虎式坦克,乌龟都嫌他们寒碜。”

    小猪施魏因施泰格首先“啊呜啊呜”地怪笑起来,随后大家都被逗乐了,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

    克洛普暗自嘀咕:这小子还有这么一手,还真是出乎意料哩。

    “我给你们讲。”卓杨干脆再添一把火:“克洛普先生说了,拿下比赛,不但马伦老板发奖金,先生还要自掏腰包请全队吃法国大餐。是吧,先生?”

    “………”克洛普一脸无语:该死的法国大餐,少得像喂鸡,贵得像放血。

    “看,先生默认了!”卓杨阴谋得逞,得意洋洋,大喊一声:“去干掉他们!”

    “去干掉他们!”小猪施魏因施泰格第一个站起来响应。

    “去干掉他们!”队长佩尔默特萨克站了起来。

    “去干掉他们!”夜店组合站了起来,全队都站了起来。

    马迪堡青年队满血复活了!

    克洛普一看,成啊,这就缓过来了?看样子下半场还有得打。使劲拍拍手。

    “下半场,佩尔,你注意绕前防守,快出脚快卡位,其他人保护第二点。”

    “德容,防守时你贴身那只野猴子,用身体扛他。边后卫包夹,威利,比利!”克洛普点名,那俩人举手示意收到。

    “前场卓和巴斯蒂安多突破,有机会就远射。弗兰克在禁区多做横向跑,把人拉开。”

    “您瞧好吧!”卓杨毫不含糊。

    下半场一开始,阿尔格米森队就发现对手起了变化。

    昆廷奥斯卡发现上半场和自己硬抗的中后卫变狡猾了,哧溜哧溜地老往前面窜,挡着自己的接球路线,自己跟他抢位置,没有他灵活。默特萨克因为年轻,力量上无法和人猿硬拼,可是他灵活意识好,出脚又快,敢做动作,一旦不钻牛角尖了,思路豁然开朗,几次提前启动突然抢断让奥斯卡没了脾气。

    迪米兹尤素福也遇到了麻烦,德容像橡皮糖一样黏在他身上,时不时拿肩膀给他一下,撞得他脑袋都快散黄了。

    最让阿尔格米森队球员感到不一样的,就是那个刚换上来的东方小子。

    卓杨一上场,立马就把前场盘活了,他的盘带和过人弄得阿尔格米森队人仰马翻。第五十一分钟,卓杨连过两人后,把球传给弧顶无人看守的施魏因施泰格,小猪的远射被守门员横身扑了出去。

    第五十七分钟,卓杨连续和德容、小猪打二过一,晃过边后卫之后内切,左脚抽射打在横梁上弹出场外。

    时间来到第六十分钟,默特萨克断下给昆廷奥斯卡的传中,一个大脚长传,足球准确地找到卓杨。卓杨先是人球分过把对手扔到身后,再和德容配合,轻描淡写地突到禁区前沿,几次假动作吸引来三个防守队员包夹,然后偷偷摸摸的把足球塞给已经搭好炮架子的蒙托利沃,“嗵”的一声,里卡多蒙托利沃的怒射就像子弹一样飞进了球门。

    场上比分一比二。

    第六十八分钟,小猪施魏因施泰格拿球过人,然后利用里贝里做墙,突到禁区里面,随即拔脚低射,被后卫伸大腿挡了一下,足球变向高高弹起,飞向大禁区右角,落点下正是卓杨。好一个卓杨,身体一侧,做出一个类似跆拳道中连环踢的动作,飞身用右脚射门,足球擦着前来封堵的阿尔格米森队球员的脸飞进了球门,刮起的风吹的这名后卫脸皮生疼。

    比分二比二,马迪堡青年队扳平了。

    到这时候,阿尔格米森队的球员就有点二傻子了。

    这画风怎么突然就变了?

    阿尔格米森队本来就没有中场组织,甚至都没有战术意义上的中场。拿球就是大脚找奥斯卡和尤素福,交给他俩敞开整。防守的时候,其他八个人迅速回收到四十米区域内,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

    马迪堡青年队采取针对性措施以后,卓杨他们几个人牢牢把持住中场,把奥斯卡和尤素福与其他阿尔格米森队的球员切割开来,让他们的进攻变成无水之源。卓杨、小猪、蒙托利沃和里贝里又利用优势的个人技术,把其他人压制在他们自己的后半场,用传球调动搞得这伙人疲于奔命。

    迪米兹尤素福简直都已经震惊了。他自认自己的个人技术优势在地区联赛里是压倒性的,讲傲视群雄毫不为过。尤素福觉得自己的技术最少都是乙级联赛级别,甚至在顶级联赛也毫不逊色。可怎么这个东亚面孔的小子,把技术玩得都出花了,跟人家一比,自己好像就是个渣渣。

    迪米兹尤素福有点不服气。

    第七十七分钟,尤素福接到传球,用速度甩开尼克尔德容的贴防,把球带到左边路,一路下底。面对威利阿克曼的和赶上来的德容俩人的夹防,别说,尤素福脚下还是有点料的。只见他左闪右闪,硬是摆脱俩人的防守冲了出来,带着球到了角球区附近。

    卓杨一直晃晃悠悠地跟着球跑,看见尤素福拧腰送胯玩儿花活气就不打一处来。什么玩意嘛?这都是小爷我玩剩下的,人还要不要脸了?

    直到见了尤素福把德容和阿克曼给过了,卓杨这火“滕”的一下子就冲上脑门,脚下生风,几个大步就冲了过去。

    尤素福刚把足球调整好,就看见卓杨冲了过来,尤素福寻思:来得好,看我怎么闪你,老子才是地区联赛第一技术才子。

    他在场上没见到卓杨参与防守,而且,作为同样玩花活的技术流,尤素福知道这类型球员都不爱防守,防守技术也都是渣,属于用眼神防守之流,他自己就是这样子。

    卓杨腾空而起,上身倾斜,双脚贴着地面,一记飞铲就直奔尤素福而来。卓杨从来没有铲过球,训练中都没有,但他看见过,这就足够了。

    尤素福心想:傻逼了吧,这么大动作铲球,姿势用老喽。老子一闪身,你就是个茄子。

    左脚把足球一拉,脚后跟再一磕,足球就从身前绕到了身后。做完了这些动作,下一步,就应该看见卓杨呼啸着从自己身边飞过,飞出草皮。

    同为技术流,从境界上讲,卓杨就是尤素福的祖宗。他下腿开铲的时候,就预判到了尤素福会拉什么屎。所以,在尤素福还没有做动作前,卓杨就改变了姿势,从两腿并拢变成了剪刀腿,叉着就来了。

    尤素福拉球刚转过身来,正准备看卓杨的笑话,就被卓杨连人带球铲飞了出去。尤素福飞出场地足有三四米。

    这下把尤素福委屈的哟,太欺负人了!身上疼是次要的,内心的打击让尤素福硬生生才憋住了眼泪。

    卓杨先铲到球,再带倒的尤素福,动作标准还不犯规。

    尤素福心里苦,尤素福不说。

    和德容、阿克曼相互击了一下掌,卓杨连看都没看尤素福。小学生层次而已,卓杨撇撇嘴。

    可怜的迪米兹尤素福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皮都快疵秃噜了。又让队医在大腿上足足喷了有半罐子的止疼喷雾剂,这才招手示意进场。

    他还是不服气,所以尤素福注定还要继续悲催下去。

    第八十三分钟,杰克弗林被断球,阿尔格米森队打反击。足球高高地吊向禁区,昆廷奥斯卡被默特萨克从背后死死顶住,让他不能发力,奥斯卡只好把球点回去,做给迪亚兹尤素福。尤素福三扣两扣甩开杰克,又被比利拉尔夫缠上,好不容易才摆脱掉比利,尤素福来到了大禁区正前方。这个时候,因为是突然被断球,德容还没有来得及回防到位,默特萨克要顶住奥斯卡,防不上来。

    尤素福身边空无一人,是个远射的好机会。

    只有卓杨距离尤素福不远,不是因为他回防快,而是因为卓杨刚才有点累,偷懒就根本没上去,这会儿刚好晃悠到尤素福身后不远的地方。

    尤素福也看到卓杨在自己右后方,心里颇不服气地嘀咕:老子这就作势射门,你咬我?

    尤素福把足球顺到步点上,卯足了劲,向后引腿,右脚后脚跟都快甩到天上去了,带着风声就朝着足球抽来。这时,他的眼角瞄见本来在右侧后方的卓杨消失了。

    卓杨像个偷鸡的黄鼠狼,悄无声息地埋伏到了尤素福的左后方。看他摆出弯弓射雕状,一个垫步,脚尖轻轻一捅,卓杨把足球从尤素福脚下偷走了。

    迪米兹尤素福发现足球突然消失,收腿来不及,不收好尴尬。

    说时迟那时快,尤素福对着空气闷了一脚小钢炮,然后收不住去势,整个人飞起来,平着就“吧唧”一下摔在了草皮上。

    卓杨偷完球,一路狂奔,大步流星冲到了对方半场,趁着阿尔格米森队防守队形还没展开,出脚弓一个直塞,心领神会的小猪施魏因施泰格从肋部反越位,在大禁区里接到球,直面对方门将。鸡贼的小猪做出怒射的架势,引诱守门员成大字型扩大防守面积,自己却收腿用脚尖一怼,足球穿过守门员的裤裆滚进了球门。

    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一脚射穿俩门儿。小猪特喜欢干这种龌龊事儿。

    三比二,马迪堡青年队反超比分。

    这个时候,大家才都注意到迪米兹尤素福在马迪堡青年队禁区前的草地上,抱着腿疵牙咧嘴正吸着凉气。

    这哥们儿刚才发力太猛,踢空后把自己的大腿肌肉拉伤了。

    躺在担架上被抬下去的尤素福欲哭无泪。这都叫什么事嘛?自己像个小丑一样对着空气来了一脚爆射,却让卓杨断球电光火石反击进球了,自己滑稽的表演成了对手反超比分的背景板。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双手捂住脸,尤素福感觉有点凄凉。

    马迪堡青年队的球员们用蹂躏施魏因施泰格来庆祝,等他从地上爬起来,头发乱得就像野母鸡的窝,小猪嘴咧得都能看见后槽牙。

    “卓,你是不是用了你们中国神秘古老的咒语?两场比赛抬下去两个,你一定使用了咒语!”德容边往回跑边和卓杨打趣。

    “切!神秘的咒语?我确信我会先干掉那个人猿泰山。佩尔,我认为那只金刚爱上你了。”卓杨说的是昆廷奥斯卡。

    “求你就快用中国咒语干掉他吧,我恶心得都要死掉了,卓,我爱的是你!”默特萨克大喊大叫做痛苦状。

    一帮人嘻嘻哈哈跑回自己半场,没个正型。

    重新开球后,阿尔格米森队发扬了传统德国球队坚韧不拔的风格,玩命似的向马迪堡青年队反扑。卓杨他们则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和对手做着周旋,一时纠缠地难分难解。从领先两球到比分落后,阿尔格米森队显然不愿接受这个现实,上一级联赛降级球队的底蕴显露无疑,球队的潜力爆发出来,和马迪堡青年队拼了个势均力敌。

    马迪堡青年队的球员也毫不含糊,都是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谁也不是吓大的,场地各个角落都出现刺刀见红的拼抢。

    虽然马迪堡青年队走的是技术流,但德国球队骨子里的硬朗是存在于血液中的。尤其是以卓杨、小猪、德容以及蒙托利沃领衔的中场,这几位小爷都是要技术有技术,要硬度有硬度的愣头青。别以为他们只会玩花活,文艺青年也出过陈浩南,逗逼界里也有个陈小春。张翼德不光画得一笔好山水,让雷诺不止能养活一盆万年青。

    玩狠的谁怕谁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