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落花时节初逢君

    吃完甜点后,卓杨和瑞莎科娃离开里贝里家的餐厅,沿着运河河岸随意地散着步。

    按照某种套路,这时候应该有一方主动地发出邀请,找个地方坐坐,再找个合适的地方休息一下,然后理所当然地发生一些事。可是,卓杨是个生瓜蛋子,完全不懂得这些,自然没有往那些方面去想,他还沉浸在一片浪漫和懵懂之中。

    卓杨恋爱了!

    瑞莎科娃依然迷茫,她在犹豫怎么和卓杨交往,是加入自己的性狂欢行列中?还是让卓杨成为独特的另一个?所以她也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两个年轻男女正装模作样欣赏运河,突然,不远处传来惊呼声,还有急切地呼救。

    有人落水了!

    是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和家人在岸边游玩,只顾追逐蜻蜓的飞翔,不料脚下踏空,惊呼一声便掉进了运河。她的家人却因为都是不会游泳的女性而束手无策,只能惊慌失措地寻找救援。

    深秋的运河河水非常冰凉,小女孩的头顶在水面上沉沉浮浮,情况十分危急。

    卓杨根本没来得及多想,转头便往落水地点跑去。一边甩掉皮鞋,一边脱去上衣,揪住格子衬衫的领子往上使劲一提,衬衣连同毛衣被随手扔在地上。

    他**着上身噗通跳进了运河里。水性娴熟的卓杨顾不得感受河水的寒冷,奋力游到小女孩身边,先双手把她高高举起,让她的呼吸脱离水面,然后双脚打着水游回到岸边。

    幸亏卓杨反应及时,孩子落水时间不长。小女孩咳了几声吐完几口水就没什么事了,吓坏了的小姑娘被妈妈紧紧地搂在怀里哇哇大哭,而她的家人因为突如其来的慌乱都忘记了对卓杨说声感谢。

    卓杨当然不在乎这些,这只是他的本能反应。

    然后,卓杨就看见口瞪目呆、两眼放光的瑞莎科娃。

    瑞莎科娃的惊呆,不仅仅是卓杨英雄般的举动,女人对英雄骑士行为的崇拜和赞美是毫无疑问的。

    让瑞莎科娃炫目的是卓杨**的上身。

    裸露的身体散布着水滴,发达的胸肌棱角毕现,非常标准的八块腹肌整整齐齐,马甲线条优美柔和,宽厚的背阔肌与颈部形成倒三角,胳膊上弘二头肌曲线饱满圆润。

    卓杨的肌肉不是健美运动员那种夸张的大条,而是一种近乎完美的组合。白净没有纹身的皮肤,和他英俊帅气的东方面孔搭配起来,显得儒雅而又神秘。

    湿漉漉的头发被随意地向后拢着,在太阳逆光照射下,卓杨就像一座古希腊雕像。

    瑞莎科娃刚才在单车后座上,虽然能感觉卓杨比看起来还要强壮,但她没有想到,卓杨的衣服下面,竟然隐藏着这么一副完美的身体。

    瑞莎科娃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急促,目光有些迷离。她非常渴望把卓杨按在床上用力去抚摸那些肌肉和线条。

    谁说女人不色狼?

    卓杨感觉自己有些狼狈,湿漉漉的裤子贴在腿上。脱掉湿袜子,光脚穿着皮鞋,他觉得自己就像父亲卓彤彤年轻时在乡下插秧遇见的老稻农。

    瑞莎科娃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从迷离中出来,帮着卓杨擦干身上和头发上的水滴,恋恋不舍地看着卓杨穿好衣服。两个人回头看了一眼小女孩那里,推着情怀单车安静地离开了。

    小姑娘身旁,一双烟波幽蓝般的翦水秋瞳凝望着卓杨离去的背影,直到他在午后的逆光中走出很远……很远……

    后来有些应该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因为瑞莎科娃更加迷茫。对卓杨身体的渴望,对纯美感觉的迷恋,让她很难取舍。卓杨自然也是意犹未尽,但毫无经验的他显得手足无措,最后,他不得不、又极不情愿地告别,回去收拾湿漉漉的下半身。

    当夜,瑞莎科娃罕见地没有召唤她的性伙伴,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瑞莎科娃很纠结!

    通过和阿尔格米森队的比赛,克洛普发现一个问题,卓杨对比赛的影响力非常大,而且他的体能比第一场时好了很多。

    影响比赛,是因为卓杨上场后前场的进攻更加丰富和流畅,他能用娴熟的过人突破打乱对手的防守布局。而且因为和施魏因施泰格几人的默契,让中前场的实力体现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体能的进步,是一个星期以来艰苦的加练,再加上卓杨对场上跑动节奏快速的掌握,不再一味冲刺蛮干,正在学习合理地分配体能,所以效果非常明显。

    卓杨也感觉到上一场比赛结束后,虽然还是很累,但没有了第一场那种累到虚脱的感觉。这说明,他的努力和学习是卓有成效的,这一点让卓杨非常开心。

    克洛普考虑,是不是应该加快让卓杨进入首发阵容的步伐。虽然卓杨的体力不能坚持完全场,但让他首发出场很可能提前决定比赛的走势,而不是像这两场一样,局面不利的情况之下靠他力挽狂澜,卓杨毕竟还不满十八岁。但让他打首发也有风险,场下没有了关键的因素,没有了奇兵出奇制胜。

    年轻球员的培养是一门科学,必须小心翼翼,但也需要大胆放手。

    克洛普很纠结!

    马迪堡俱乐部老板安格斯马伦最近很烦恼,连多情的西尔维娅那有力的大腿也不能安抚他烦躁的心情。

    马迪堡一线队情况很糟,赛季开始到目前,九轮联赛3平6负无一胜绩,早早地占据了副班长的位置,成了丙级联赛头一号降级热门球队。一线队主教练斯坦利福克斯是从第七级联赛就开始带队的老人,十年时间,一步步把马迪堡俱乐部从最底层的业余联赛带上了目前的丙级。斯坦利福克斯在俱乐部有很高的威望,掌控着竞技方面的大权。但是显然,斯坦利福克斯对球队目前的状况也有点束手无策。

    青年队今年的成绩相当好,可那有什么用?青年队只是一线队的补充,决定俱乐部生死的还是一线队成绩。不过,听说自己签下的那个中国小子这两场比赛表现得很不错,是不是抽时间过去看看?

    最头疼的还是一线队。换球员?现在不是转会期,而且市场上也不大可能有太出色的球员待价而沽。换教练?斯坦利福克斯功勋卓著,球员都很服他,再说,目前也没有合适的教练闲赋在家。鼎鼎大名的前德国国家队队长、世界级巨星马特乌斯倒是闲着,但人家可能来自己这座小庙吗?

    “唉”主席一声叹息!

    安格斯马伦很纠结!

    卓杨继续着每天上午上课,中午练琴,下午训练,夜晚再练琴或上网的丰富生活。懵懂的爱情,训练的卓有成效,让他过得充实而开心。

    他每天还是在训练结束后和夜店六人组一起加练,而且现在又添加了几名新成员。威利阿克曼,守门员克拉克埃德蒙,卡尔兰德三个人也加入到加练的队伍里。已经有九个人了,甚至可以踢个三人制的三角赛。而卓杨在训练计划书的基础上,总是再自行增加百分之二十的训练量,每天都痛并快乐着。

    这一天,卓杨完成了所有的训练,在汉诺威音乐大学门口和小猪分别,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校园。

    “你好,卓。”路边突然冒出一个人,黑灯瞎火的,吓了卓杨一跳。

    “操,你谁啊?”一着急,中国话都冒了出来,又连忙用德语说了一遍。“我认识你吗?”

    “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来人是个中等个头的中年男人,体型微胖,牛仔裤,短夹克,小肚子稍稍有些发福。

    “你到底是谁?怎么认识我的?”卓杨有些警惕。

    “我知道你叫卓杨,来自中国,年龄十七岁零两个月,是汉诺威音乐大学钢琴系的一年级新生。”来人有些洋洋得意。“我还知道你是马迪堡青年队的球员,两场比赛进四个球还有三次助攻。我还知道你每天训练结束后都会加练,咯”

    “我打死你个狗特务!”来人还正在絮絮叨叨,卓杨乍听得头皮发麻,这他妈是被人跟踪了?

    不由得心头冒火,垫步拧腰冲上前来,左手一把卡住此人脖子,单臂往前一较劲,狗特务嗵的一声被顶在了路边大树上。左腿迈前一步,弓步控制着此人双腿,抡起拳头就要往下砸。

    “停、停、停!”来人被卡得呼吸都困难,眼看就要挨打,急忙嘶着嗓子像被捏着脖子的火鸡发出的哀鸣一样喊叫。“我是球探!”

    卓杨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自己哪有什么被人跟踪的价值?要怪就怪从小在部队大院里净看国产战争片了,里面的反动派都是这幅嘴脸。

    “球探?”

    校园酒吧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卓杨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来人名叫帕特里克斯蒂尔,是乙级联赛球队杜塞尔多夫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他是负责考察德国北部赛区优秀青年球员的球探之一。

    帕特里克斯蒂尔在10月13日那天,无意中去到阿登斯泰德海神球场,于是就看见了卓杨半场的神奇表现,这让帕特里克斯蒂尔留意到了卓杨。但年轻球员起伏很大,经常一场比赛惊为天人,下一场比赛又泯灭众人,更何况卓杨还是个东亚面孔。

    帕特里克斯蒂尔又在10月19日那天,专门去观看了马迪堡青年队的客场比赛,其实就是为了去看卓杨。这一场比赛让他坚定地认为,卓杨是个天才,他不应该出现在第五级的比赛里。像卓杨这样的年轻球员,很快就会被大俱乐部的球探发现。帕特里克斯蒂尔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用了几天时间调查清楚了卓杨的所有信息,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很多资料互联网上都能查到。于是,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卓杨奇怪的看着眼前的帕特里克斯蒂尔,暗自寻思,这哥们也太不靠谱了,装神弄鬼的,险险让自己揍一顿。“我说大叔,嗯……,那个,斯蒂尔先生。”

    “叫我帕特里克就可以。”帕特里克斯蒂尔赶紧说。

    “帕特里克,你是说你想把我运作到杜塞尔多夫俱乐部?”卓杨对传说中的转会很感兴趣。

    “是的,你在第五级联赛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帕特里克斯蒂尔很卖力的鼓动着。“你是个天才,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年轻球员有这样娴熟的控球技能。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马迪堡俱乐部太小,不能给你更多施展才华的机会,你应该去大俱乐部,那里才是你的舞台。”

    “我想,杜塞尔多夫俱乐部就是这样一个适合你施展的舞台。”

    “杜塞尔多夫?那是哪里?很大么?和拜仁慕尼黑一样?”卓杨不怎么关注足球新闻,德国的俱乐部,也仅仅知道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噢对,还有马迪堡。

    帕特里克斯蒂尔:“……”

    经过帕特里克斯蒂尔一番详细地科普,卓杨这才大概搞懂了德国的足球地理。

    “你是说,我答应你,就可以去参加德国乙级联赛了?”卓杨很好奇。

    “不不不,我想你是误会了。卓,你是年轻球员,你才十七岁,自然会去杜塞尔多夫的青年队。”帕特里克斯蒂尔有些囧。“而我们青年队目前参加的是北部地区联赛第四级。但是,如果被一线队看上,你随时都有机会去一线队,当然也就有可能参加乙级联赛了。”

    “而且,你去了杜塞尔多夫青年队,会拿到更多的薪水,最少是现在的两倍。这个可以和俱乐部谈,我相信再多点问题也不大。”

    “谢谢你,帕特里克,我想你搞错了。我目前完全没有离开汉诺威的计划。”卓杨一本正经地解释。“我正式的身份是音乐大学的学生,足球只是我的兼职,就像勤工俭学一样。将来我会成为一个音乐家,而不是一名职业球员。”

    “所以,我不能离开汉诺威,因为我的学校在这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