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直挂云帆济沧海

    “卓,你不明白……”帕特里克斯蒂尔有些着急。“钢琴家又能怎么样?如果去杜塞尔多夫,你将来会是一个足球明星,甚至有可能成为世界级的巨星。你将会有数不清的金钱,有崇高的名望。而钢琴家又算什么?有几个人能成为贝多芬和李斯特?”

    “不明白的是你,帕特里克。总之,我是不会离开汉诺威的。谢谢你的好意。”卓杨能告诉帕特里克斯蒂尔,放弃钢琴的话,他的母亲杨虹会杀了他吗?

    其实,卓杨说的是心里话,他没有把足球当做一个职业,而只是一个爱好,一个有些特别的爱好,一个特殊而且非常喜欢的爱好。他坚定的相信自己会在音乐的道路上走得很远,并且一直走下去。

    在卓杨看来,在哪里踢球都一样,在米兰、皇家马德里、曼彻斯特联、拜仁慕尼黑,和在马迪堡踢球都一样,甚至和在西安踢野球也都一样。只要自己踢得开心,踢得快乐。而且,他在这里刚认识了那么多好朋友,小猪、默特萨克、德容、里贝里、蒙托利沃。还有马克,嗯……,当然,还有瑞莎。

    鬼才愿意去杜塞尔多夫。

    又过去半个小时,劝说无望的帕特里克斯蒂尔只好摇了摇头,把一张名片递给卓杨:“卓,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请给我打电话。当然,其他任何事情需要帮忙也可以找我,我想,我们会是朋友。而且,我是你的球迷。”

    “谢谢你,帕特里克。”卓杨站起来和帕特里克斯蒂尔握了握手。“最后,不要躲在黑暗处吓人一跳,真会挨揍的。”

    “哈哈哈哈,卓,你力气可真大,到现在我脖子还疼呢。卓,那是中国功夫吗?”

    地区联赛第九轮比赛,马迪堡青年队主场迎战汉诺威96俱乐部青年队。这种比赛也叫同城德比。

    汉诺威96足球俱乐部是下萨克森州最大的球队之一,也是汉诺威市最具号召力的球队。汉诺威96现在参加德国足球乙级联赛,他们青年队实力也很不错,在地区联赛里前八轮5胜1平2负积17分排名第四,仅仅比马迪堡青年队少积两分,如果他们本场比赛获胜,积分就将反超马迪堡青年队。

    汉诺威96青年队很骄傲,因为汉诺威96是汉诺威市的足球象征。而他们青年队在同城对战中,长期保持超高胜率,有压倒性优势。

    在汉诺威市,总共有六支球队可以一说。分别是汉诺威96乙级,马迪堡丙级,梅彭丙级,戈斯拉尔第四级,汉诺威阿米尼亚第五级,克姆彭堡第五级。其他还有几支球队处在七级或以下的业余比赛里,时生时灭,不一而论。这些大大小小的俱乐部星罗棋布分散在汉诺威及其周边地区。而其中汉诺威96、马迪堡以及梅彭的青年队,都是在第五级地区联赛,再加上汉诺威阿米尼亚和克姆彭堡,地区联赛里就有了五支来自汉诺威的球队,同城德比经常上演。

    而在同城德比中,汉诺威96青年队的成绩傲视群雄。

    马迪堡青年队和一线队共用一个主场,就是维克多体育场。因为只是青年队的低级别比赛,一万九千人的维克多体育场根本不能坐满,所以每场比赛前,俱乐部都会给球员多分配几张赠票,由着他们送给自己的亲朋好友。

    卓杨也分到了两张球票,他想了想,先打电话给马克。

    “哦,我的上帝。你是说你现在是马迪堡的球员吗?你太酷了。”马克文斯特真是大吃一惊。“卓,你简直酷毙了,太酷了,你就是我的偶像。你太酷了。”

    德国年轻人的语言形容词汇很贫乏,德国教育部门应该进行深刻反思。

    另一张球票,当然是瑞莎科娃。

    “你邀请我去看足球赛吗?”瑞莎科娃一如既往地热情而性感。“很棒的主意,我喜欢足球。”瑞莎喜欢一切强壮的男人。

    “是谁的比赛?拜仁慕尼黑吗?”

    卓杨:“……”

    “马迪堡青年队,瑞莎。”卓杨有点体会到了帕特里克斯蒂尔的尴尬。

    “马迪堡……青年队……,是什么?”乌克兰美女一脸懵逼。

    “你瞧,瑞莎,你顺着我的手指往那边看。运河那里,那个像艘帆船的白色建筑,就是马迪堡的维克多球场。”

    “嗯,那里啊,我去过,但我不知道那里叫马迪堡……维克多。”瑞莎科娃曾经在那里的运河岸边,在圆月之下,与两个男人恣意鏖战至月上柳梢,像三只人狼。

    “我正式邀请你明天去观看马迪堡青年队的地区联赛,瑞莎。”

    “因为我会参加那场比赛!”

    这是卓杨的第一场主场比赛,因为邀请了瑞莎和马克,他对这场比赛有了新的想法。卓杨去找到教练尤尔根克洛普。

    “先生,我想和您谈谈。”卓杨显得很诚恳。

    “什么事,卓?刚好我也有点事情要和你谈,你先说。”

    “嗯,先生,是这样的。我认为我现在的体能,可以保证六十到七十分钟比赛,或许更多。所以……,我想也许明天我可以尝试打一打首发。”

    克洛普有些诧异:“你是怎么确定的?”

    “是这样的,先生。四十五分钟比赛我完全没有问题,我的体能在逐渐加强,而且我现在对合理分配体能也有了一定心得。所以,我认为上半时过后经过中场休息,我完全可以在下半时坚持到六十至七十分钟左右。如果情况理想,甚至可能会坚持到八十分钟。我想,这些应该让我具备打首发的条件。”

    克洛普不由得一怔,看着卓扬的眼神有些傻傻地,因为卓杨说的和克洛普自己分析出来的一样。

    “这小子……”克洛普有些嘀咕。不过也是,谁能比卓杨更了解他自己的体能状况呢?

    “还有什么理由?”克洛普其实昨天就已经决定让卓杨在本场比赛中首发出场,现在只是想逗逗他,所以他显得很严肃。

    “这些……,不够吗?其实……先生,该怎么说呢?”卓杨说地支支吾吾。

    克洛普看出了倪端:“如果只是这些,还不够,你知道,我是主教练,谁能首发我说了算。”他打算将卓杨调戏到底。

    “那个,先生,……明天的比赛,我……会有朋友过来,我……”

    “是女朋有吗?”克洛普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是的,……”

    克洛普忍不住大笑起来。看着尴尬的卓杨,他神叨叨地揭开真相。“卓,你会首发的,我早都已经决定了你会首发,只不过还没有在队内宣布,这也是我说有事找你的原因。亲爱的卓,你会得到首发的。”

    卓杨一头黑线:“先生,做人要厚道!”

    10月27日,星期日。地区联赛第九轮比赛。

    维克多球场是个并不大的专业足球场,它总共能容纳19075名观众。

    它是一座非常美丽的球场,在半岛上沿河而建。球场设计成大航海时代帆船的造型。外部通体是雪亮的白色,单侧看台顶棚被两根粗壮的立柱斜拉固定,远看像船上的船帆。看台上座椅涂成深蓝色,这是马迪堡队球衣的主色调。

    维克多球场只有三面看台,主看台以及两侧球门后边。主看台的对面,球场外墙紧挨着运河,巨大的斜菱形网格墙体把球场和运河隔开,网格中镶嵌着透明的金属丝网。坐在球场里一眼望去,能看见运河流淌的河水,还有鸣着汽笛驰过的货轮。

    白色外墙,蓝色的内部,就像蓝天和白云,又像大海和帆船。卓杨第一次见到维克多球场的那天,不由自主地吟了一句: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维克多球场不是德国最大的足球场,也不是德国最好的足球场,但它一定是德国最美的足球场。

    还有一个小时比赛就要开始,场内已经有了大约一万来名观众,这是地区联赛的平均上座率。而这是一场汉诺威市的青年德比,到开赛前应该还能再有两千多球迷进场,总人数达到一万两三千人左右,也相当不错。

    卓杨正在更衣室内准备比赛护具,角落里杜克莫特利很气不忿地看着他。自从中午宣布首发名单后,他就是这样,卓杨懒得理他。

    卓杨的手机响起。是马克文斯特打来的。他不是应该在看台上吗?

    手机里传来马克小声压抑又难耐兴奋的声音:“嗨,卓,你知道谁坐在我旁边吗?是瑞莎科娃,就是那个大屁股的瑞莎科娃。我的上帝,她也来看球了,而且还坐在我的旁边。噢,我的上帝,她可真他妈漂亮。”

    卓杨:“……”

    两张连号的赠票,当然会挨着。“这个憨货!”卓杨心说。

    维克多球场的主看台上。

    安格斯马伦和卡尔诺曼坐在一起。维克多球场没有大球场里常见的贵宾包厢,只有在主看台上一小片稍微高出周围的区域,权当做贵宾区。卡尔诺曼教授拥有安格斯马伦主席赠送的通年贵宾票。

    “听说那个孩子表现很不错?”诺曼教授问马伦。

    “是的,是很不错,尤尔根已经把他列到今天的首发名单里了。你很有眼光,卡尔。”马伦主席肯定了诺曼教授的说法。

    “卓是个非常有前途的孩子,无论是足球,还是音乐。”诺曼教授对卓杨不是一般地欣赏。

    “嗯,如果卓今天有好的表现,我会提醒斯坦利去青年队看看。”想起一线队,马伦主席一阵阵地发愁。“唉”

    “斯坦利福克斯?他已经不再适合现在这支马迪堡了,安格斯。”诺曼教授很同情自己的老朋友。

    “那怎么办?又有谁能适合呢?鲁迪沃勒尔?还是弗朗茨贝肯鲍尔?”马伦苦中作乐地开起了玩笑。

    诺曼拍了拍马伦的手臂,也说不出什么来,只好把话题岔开:“今天球迷来的还真不少,票房应该不错。”

    “是不少。哎,你看,下边那个姑娘身材真给劲,你看那胸脯,我的上帝,真迷人。”老马伦终于言归正传把话题扯到了女人身上。

    “那是我们大学的学生,非常有名的乌克兰美女。”诺曼也看见了瑞莎科娃。“咦,她身边的那个男孩也是我的学生。好像今天我们的学生还来得不少。”

    “哇哦,是学生,卡尔你竟然有这么性感的学生。快告诉我,你下手了没有?”

    卡尔诺曼:“……”

    贵宾区下方瑞莎科娃和马克也在聊天。

    “你好,瑞莎科娃小姐,我是马克,马克文斯特。”

    “你好,马克。”瑞莎科娃显然和马克聊天的兴趣并不高。

    “你知道吗?我的朋友今天会在场上比赛,我是来给他助威的。”朋友牛逼就是自己牛逼,马克深谐此道。

    “是吗?这么巧,今天我的朋友也在下面比赛。”瑞莎科娃有了点兴趣。

    “真的吗?瑞莎科娃小姐的朋友我认识吗?”马克根本就没往卓杨那儿想。

    “应该不认识,我朋友是音乐大学的学生,是个中国人。”瑞莎科娃对马克毫无印象,也不知道他是自己的校友。

    “……你不会是说……卓吧?”囧囧的马克有些震惊。“卓是我钢琴系的同学,你的球票不会也是卓送的吧?”

    马克想起刚才给卓杨打的电话,感觉很丢人。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卓杨在汉诺威唯一的朋友,没想到每天忙忙碌碌的卓杨不但成为了马迪堡的球员,而且还认识了瑞莎科娃这个所有男人心中的梦中情人。

    别人兼职都是刷刷盘子端端菜什么的,卓杨倒好,玩儿上了足球。别人初来乍到结交异性,都是先和来自同一个国家的人交往,卓杨可好,一步到位的搞上了大美人瑞莎科娃。

    瑞莎科娃到现在也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卓杨是一名球员,弹钢琴的和踢足球的怎么看也不是应该集合在同一个人身上。自从昨天卓杨告诉她,到这会儿瑞莎科娃还觉得怪怪地。她也在热身的球员里看见了弗兰克里贝里,那天两个人并没有对她介绍说是马迪堡的队友。

    卓还有多少有趣的秘密呢?瑞莎科娃心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