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春盎双峰玉有芽

    腮颊含潮的瑞莎科娃带着旖旎和狡黠浅笑:“你想不想摸我的胸?”

    简直就问得多余!!!!!

    卓杨的手掌有些迫不及待的按上了两团高耸的骄傲,手心处传来弹力惊人的柔软。莽撞小伙子或揉或捏,忽压忽贴,少年以为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手感,耳边却传来窃窃私语:“傻瓜,你可以伸进衣服里去。”

    融酥年纪好邵华,春盎双峰玉有芽。

    酥梨娇嫩,蜜桃成熟,玉瓜圆润,葡萄粒缀。

    少年的魔爪终于有了归处,钢琴手灵活的指尖连搓带揉。少林十八龙抓手、武当劈空排云掌。

    嘴唇的交融体现一个软,手掌的摩挲就惊呼一声大。

    少年目红耳赤,动作越来越大,女人娇喘吁吁,情难禁陷入迷离。

    瑞莎科娃把持不住了,卓杨无师自通的热吻和揉捏,时而琢磨一点,时而掌控全团,彻底让美人欲火焚身。她本就是大胆自由的身体主义者,此时难免不管不顾。在这空无一人的钢琴房里,她便要宽衣解带。

    俊书生失陷俏花魁,多情女反推读书郎。

    然而,有些事还是没有发生。

    欲火上房眼看即将失控的关头,卓杨的电话响了。

    “卓,你好,我是马伦主席的秘书西尔维娅,请你现在到俱乐部主席办公室来,马伦主席有事和你商谈。对,就是现在。”

    看着卓杨躬着身子撅着屁股,一脸尴尬的往外走去,瑞莎科娃笑的前仰后合。

    小卓杨坚硬的挺立着,不摆出这个姿势好丢人的。

    安格斯马伦主席找卓杨就是谈续约的事情,听了尤尔根克洛普的建议,马伦先生决定快刀斩乱麻,今天下午就解决此事,他却完全没想到破坏了卓杨的迤逦好事。

    “续约?我的合同没到期呀?”卓杨还一头雾水。

    “卓,是这样。鉴于你最近几场比赛中表现出的能力,我们觉得现有合同已经不能体现你的价值。所以,俱乐部打算和你提前续约,咱们重新商讨一份新的合同。”

    “这……,我都没点思想准备。”幸福来得太突然,卓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想先听听俱乐部的意思。”

    “嗯,这是我们为你准备的一份新合同,你可以看看。”马伦主席示意西尔维娅把合同递给卓杨。

    和卓杨的第一份合同相比,新合同有了几处变化。首先,周薪由一千二百欧元提高到了一千八百欧元,合同年限也从一年延长到五年,其他的一些内容,譬如承诺不影响卓杨的学业,出场费、进球奖金等等没有变化。但新合同加进去了一项新的内容:毁约金两百万欧元。也就是说,只要有球队愿意为卓杨出两百万欧元,就可以从马迪堡俱乐部带走他。

    “抱歉,马伦主席,我不能签署这份新合同。”卓杨虽然在合同方面懂得不是很多,但还是很聪明的欲拒还迎,中国人搞价还价的本事是天生的。

    “首先,我觉得一千八百欧元的周薪有些低,不能体现我的价值。就在前几天,杜塞尔多夫俱乐部的球探帕特里克斯蒂尔先生承诺,我加入杜塞尔多夫俱乐部的话,将会得到三千欧元的周薪和三万欧元的安家费,喏,这是他的名片。”借力打力是搞价还价的秘诀,卓杨像一头狡猾的小狐狸。

    “当然,我并没有马上答应他,因为我对马迪堡俱乐部充满着感情,这里有我敬爱的主席,有我尊敬的教练,还有我的朋友。我爱这里的一切,我爱的很深沉。”打感情牌也是讲价过程中的杀手锏。

    “所以,在同等的条件下,我更愿意首先考虑马迪堡俱乐部。对,在同等条件下。”卓杨说的不容置疑。

    “其次,合同的年限我也不能接受。五年太长了,我五年后都已经二十二岁,这不利于我的人生规划。我最多可以接受三年的合同,主席先生。”卓杨有理有据。

    其实合同年限的主要问题在于他的学业。音乐大学钢琴专业是九学期制,四年半。卓杨考虑的是毕业后就要回到中国,所以,四年是最合适的,说三年只是你一尺我六寸的讲价技巧。

    “当然,如果俱乐部方面能达到我在薪资和年限上的要求,可以在毁约金上做适当的增加,这一点,我想我没有意见。”卓杨就根本没打算转会,两百万和两百亿有个毛的区别。

    “……”安格斯马伦主席揉了揉太阳穴。心说:这个狡猾的小家伙。

    其实,马伦主席开出的合同,在2002年这个时间段,在丙级俱乐部的青年队,是非常有诚意的。但是,谁不想为自己多争取一点利益呢?没人和钱有仇。

    经过一番唇枪舌剑,胡搅蛮缠外加强词夺理,最后终于确定了下来。

    新合同,周薪两千欧元,年限四年,一万欧元签字费,毁约金四百万欧元,其他条件不变。

    签署完新合约,卓杨礼貌的和马伦主席以及西尔维娅秘书告别。转身走出去的时候,飞扬的眉角掩盖不住他得意的表情。

    两千欧元的周薪,已经达到了马迪堡俱乐部一线队中下游的水准,在青年队则是毫无疑问的身价第一。这样,交完税后,自己一年能拿到五万欧元多点,再加上出场费和进球奖,卓杨的年薪可以达到**万,折合成人民币就是将近一百万,更何况现在卡里又多出了一万欧元的签字费。

    2002年的西安,平均月工资也就是两千元人民币,卓杨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小土豪。

    而马伦主席心里也跟明镜似的,他在人生道路上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走过的立交桥比卓杨见过的水泥路都多,卓杨那点小算盘根本就瞒不住他。

    啥就给你承诺周薪三千?俱乐部球探根本没有权利谈这些。啥就给你三万安家费?像这样单身的年轻球员去大俱乐部,都是安排在死忠球迷家借住。

    不过马伦主席也是乐见其成,所以就没拆穿卓杨。虽然周薪涨幅有些过大,不过和卓杨的表现以及潜力相较起来,是完全说得过去的。再说,最重要的是和卓杨完成续约,现在做到了,不是吗?

    “这个狡猾的小家伙。”马伦主席又笑着嘀咕了一声,他倒很喜欢卓杨。早上已经和一线队主教练斯坦利福克斯谈了谈,让他注意一下青年队的这个天才小子。

    “西尔维娅,来,过来坐到我的怀里。”

    这个下午,先是瑞莎科娃的诱惑缠绵,再是大幅涨薪的兴奋,卓杨这会儿浑身充满了洪荒之力。

    美女和金钱永远是男人最强大的兴奋剂。

    需要找个地方把这份力量宣泄出来。瑞莎科娃回去上课了,不太好再骚扰她,反正来都来了,干脆去训练。卓杨直奔力量房而去。

    可爱的少年,阳光的少年,纯净的少年,清澈的少年,勤奋的少年,飞翔的少年。

    谁能不爱?

    卓杨每一天都过得很忙碌,早上起床,吃早饭,上课,下课,吃午饭,去练琴。然后去训练。训练完加练,吃晚饭。晚上不和默特萨克、小猪他们再聚一下的话,回到宿舍也都九点过了。他唯一的空闲时间,就是比赛日后的第二天下午,系里没课,球队没有训练,卓杨就可以自由安排一些事情,比如和瑞莎科娃约约会,如果瑞莎刚好下午也没有课的话。

    签完新合同的卓杨浑身是劲,在力量房里发泄了一番后,感觉还是不太过瘾,便找来个足球,围着训练场周围的跑道开始带球跑圈。时而加速,时而变向,无论怎么带球,足球就像黏在他的脚上一样,随时都在他双脚控制范围内。

    汉诺威96俱乐部年轻球员马里奥戈麦斯,1985年7月10出生在德国里德林根。1990年两德统一后,戈麦斯全家搬迁到了汉诺威。

    马里奥戈麦斯从小就接受足球训练,九岁时进入汉诺威96俱乐部少年队。此后一帆风顺,少年队,队,队,青年队,现在已经随一线队参加训练,前途一片光明,是公认的希望之星。

    昨天和马迪堡青年队的比赛,对戈麦斯打击很大,07的惨败不说,每个队都有马失前蹄走麦城的时候。让他困惑的是,一直以来都不如他的佩尔默特萨克却在昨天的比赛表现出的那种成熟和进步,还有那个中国小子神奇的球技。

    那个叫卓杨的中国人,展现出了一种他从未亲眼见过的娴熟技能。过人、突破、分球、射门,每一样都是精致到了毫巅。他的所有动作都可以用慢镜头来慢慢欣赏,所有的动作都可以当成足球个人技术的教科书。他是怎么练出来的?

    马里奥戈麦斯带着满脑子困惑,沿着运河漫无目的走着,今天汉诺威96青年队也休息。走着走着,戈麦斯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半岛前。于是,他决定索性进去看看。

    半岛上的马迪堡俱乐部戈麦斯以前来过,这个风景如画的半岛还是汉诺威市民游玩的好地方。戈麦斯走到半岛深处的训练场时,他看见一个人在跑道上带着个足球,孤独的奔跑。

    “是那个中国人,卓?”马里奥戈麦斯静静地站定,看着挥汗如雨的卓杨。“他们今天不是也应该休息吗?”

    卓杨也看见了站在一边的这个陌生人,他没有在意,半岛大了什么人都有,爱谁谁。

    他继续跑圈,觉得带球不好玩了,就又换了一种花样。他开始用两只脚轮流颠着球,一边慢跑一边颠球,随后速度越来越快。足球被他一只脚轻轻踢起来后,总是很听话的向前低飞两米多,落下时,另一只脚刚好到位。就这样,卓杨速度极快地围绕跑道跑了两圈,足球竟然没有落地。

    马里奥戈麦斯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这他妈还是人类吗?这他妈还是物理规律吗?牛顿的棺材板还不炸吗?

    人在高速奔跑时,腿部需要完全发力。但颠球则需要轻柔的控制,否则就会把足球踢得又高又远,这是相互矛盾的两种技术要求。而卓杨可以在接触球的一瞬间迅速收回力量,对足球进行控制,然后再迅速的发力向前奔跑。

    对肌肉完美的控制力,身体完美的协调性。

    终于觉得有些累了,卓杨停了下来,打算稍事休息。他脱掉训练服,团成一团,握紧双手一拧,球衣里的汗水哗的一声奔流而出,再一拧,又是一股。

    “嗨,卓。你好,我是马里奥戈麦斯,汉诺威96青年队的,昨天咱们比赛过。”戈麦斯打着招呼。

    “噢,我想起来了,就说怎么有点眼熟呢。你是那个前锋,总在佩尔跟前吃……”骂人不揭短,卓杨赶紧把那个瘪字刹住车。“嗨,马里奥。”

    “……”戈麦斯有些尴尬。“卓,你们今天不是也休息吗?怎么你还训练?”

    “这不嘛,我的体能有点差,你也瞧见了,昨天我才踢了六十分钟就累成了孙子。”卓杨倒是毫不脸红。“所以我要加练体能,这不今天没事嘛,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就来训练训练。”他也不管人家能不能听得懂中国俚语。

    “你每天都这样加练吗?”戈麦斯很好奇。

    “哪能呢?瞧你说的。”戈麦斯刚要松口气。“我们每天都是一起加练,好些个人呢。有昨天虐你……佩尔,还有巴斯蒂安、里卡多,**个人呢。”

    马里奥戈麦斯:“……”

    “我说马里奥,你没事吧要不要一起踢会儿球?”卓杨热情地拉起了壮丁。

    都是年轻人,都热爱足球,没什么好说的,戈麦斯脱下外套就和卓杨边踢边聊了起来。

    马里奥戈麦斯讲自己怎么从小练球,怎么和默特萨克认识,怎么在一线队训练。卓杨讲怎么来的德国,怎么来的马迪堡,怎么和夜店六君子一起每天加练。

    戈麦斯很感慨,卓杨他们才是真正的兄弟足球。不像自己,在汉诺威96没什么场下的朋友,大家都是为了一份踢球的工作而已,每天训练完都各自作鸟兽散。他当然也有一些朋友,但都是足球之外的伙伴。

    快要入冬的天空黑的有些早,卓杨搭着马里奥戈麦斯的肩膀说:“我给佩尔打个电话,一起去喝两杯。”

    结果,一个电话叫来的不只是默特萨克一个,夜店六君子闻讯都像苍蝇一样到齐了。七个人按照老套路,烤肉歌比基尼一条龙。

    卓杨和小猪依旧熟练地尿遁,戈麦斯倒完全是个老江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