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怒裂鬼头燃鬼髓

    这个星期三,马迪堡青年队还有一场德国杯赛的预选赛,要奔赴‘遥远’的多特蒙德市去和一支业余球队打一场淘汰赛。

    德国杯的预赛是由所有丙级以下球队参与的、单淘汰的赛制,筷子里拔旗杆选出56支球队,再和乙级丙级36支球队混搭在一起,两两打一场淘汰赛,取胜的46支球队和甲级的18支球队共64队。这64支球队才是德国杯的正赛,采用主客场淘汰制,直到决出冠军。

    马迪堡俱乐部并不重视这个比赛,只是一支业余球队,严格算起来是在第八还是第九级,都没兴趣打听。球队要一大清早出发,中午才能抵达,下午比赛完马上返回,到家也都晚上了,舟车劳顿的不是一般。不但卓杨因为有课没有随队去参赛,大多数主力球员都没去,克洛普教练只带着默特萨克压阵,还有一帮青年队的常年酱油,一共才十五人去打比赛。其他人在助理教练艾德文·伍尔夫的带领下,继续在半岛上做着日常训练。

    马迪堡俱乐部一线队主教练斯坦利·福克斯是个老派的德国教练,注重身体对抗,注重阵型和战术纪律,打法上讲究限制,对比赛空间的限制。这种传统打法需要球员有很强的冲击力和拼抢能力,需要超强的体能和顽强的意志,反而对技术和控球要求并不多,够用就行。

    像斯坦利·福克斯这样的老牌教练,有一大批很反对目前德国足坛的技术化运动,他们认为技术流是南欧那些软蛋们,比如西班牙、葡萄牙、法国这些国家,才去玩的东西。而德国足球从来就是纪律和效率的代名词,以前没有技术化,德国照样拿了三次世界冠军和三次欧洲冠军,照样打得南欧诸国屁滚尿流。

    因为这样的原因,斯坦利·福克斯对尤尔根·克洛普在青年队搞得技术化控制流打法根本不屑一顾,对克洛普本人很是冷眼。小年轻懂个锤子,才当了几天教练?只会赶时髦哗众取宠。斯坦利·福克斯连带着对青年队的球员也看不上眼,因为那都是克洛普选中的,全都跟小女孩一样弱不经风,能顶个毛用。

    而像斯坦利·福克斯这样的教练,喜欢选用身体、意识完全成熟的球员,认为球队主力阵容的年龄最好都在二十七、八岁,甚至三十岁以后才是一个球员最巅峰的年龄段。马迪堡一线队的平均年龄是二十七岁,而主力阵容更是达到了二十九岁还多。

    事实上,在2002到2003这两年,正是德国足球教练的分水岭。在此以前,德国足球被老派的传统教练所统治。而此后,年轻的新型教练开始崭露头角,喷涌而出了一大批像克洛普、沃勒尔、克林斯曼、勒夫,等等非常年轻的教练新星。他们思维灵活,接受能力极强,对先进足球理念理解透彻,迅速淘汰了那些死抱传统的老古董。

    抱残守缺不思进步的人,迟早会被历史前进的车轮和现实淘汰。

    昨天早上,俱乐部主席马伦先生找斯坦利·福克斯谈话,了解了一些一线队的情况后,提醒他去注意一下青年队卓杨,还有其他几个年轻球员。然而,斯坦利根本就没怎么当回事。一个中国人,能把足球踢好到哪里去?但是,俱乐部主席的面子还是要给一下。也好,随便过来转一圈就是了。

    下午的训练,主要以调整为主,做一些小范围配合练习。卓扬还是秉承着不过人不突破的原则,只和小猪几人做着锻炼默契的传球,训练甚至以嘻耍居多。这么一看,所有训练都显得小儿科,卓扬更是泯灭众人,丝毫没有突出的地方。

    斯坦利·福克斯教练看了一会儿,冷哼一声,转身便离开了。“什么玩意儿嘛?自由散漫,还没有头球和对抗,这样的球员和这样的球队能踢出名堂,除非是上帝瞎了眼。”他根本就没意识到人家青年队在联赛中无一败绩,而他的一线队却无一胜绩。

    斯坦利·福克斯教练已经瞎了眼!

    而这一切,卓杨并不知情。

    克洛普教练带领的小分队远赴客场,轻松写意2:0拿下比赛,卡尔·兰德远射和默特萨克头球建功。毕竟是业余球队,弱鸡的可怜。

    ——————

    2002年11月3日星期日,地区联赛第十轮,马迪堡青年队客场挑战奥里希队。

    本场比赛卓杨依然首发,比赛进行到第十一分钟,他接德容的秒传,过掉后卫后,捅射先得一分,比分1:0

    九分钟后,奥里希队获得角球,卓杨回到禁区参与防守,被主队高中锋力压,在他头顶上攻进一球,比分1:1,奥里希队扳平比分。

    第三十分钟,卓演再次上演长途奔袭的好戏,连过三人,单刀赴会打进第二球。比分改写为2:1,马迪堡青年队再次领先。

    第四十一分钟,蒙托利沃中场断球,下底后回传给卓杨,卓杨一个轻巧的直塞,德容斜插,面对守门员推射远角,再下一城。比分3:1,马迪堡青年队扩大比分优势。

    下半时比赛,五十二分钟,卓杨和小猪打出连续二过一后,在大禁区内推射被守门员扑出,反应奇快的小猪施魏因施泰格灵巧地补射入门。比分4:1,比赛大局已定。

    第六十三分钟,卓杨在中场和对方争抢高空球时,没有顶正部位。足球被奥里希球员抢下第二点,打出快速反击,右边锋在禁区外远射扳回一分,4:2。

    随后卓杨被杜克·莫特利换下。

    下场时还发生了不愉快的一幕,卓杨伸出手准备和杜克击掌示意,杜克却装着没看见径直跑进场内。卓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倒是看到这一幕的克洛普皱起了眉头。

    下场后的卓杨一言不发,沉默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今天表现的已经非常优异,两球两助攻,完全是明星级,可卓杨还是有点闷闷不乐。

    在卓杨下场后,马迪堡青年队又打进了两球。第七十七分钟,蒙托利沃小角度抽射破门。伤停补时阶段,刀疤里贝里接小猪开出的前场任意球,转身凌空打门,把比分定格在6:2。

    又是一场大胜。

    回程的大巴车上,卓杨依旧兴致不高,夜店六君子不明所以。小猪凑过来问:“卓,发什么深沉呢?是不是因为杜克那杂种?要不我和佩尔他们几个说说,回去随便找个借口揍他一顿?”

    “杜克又怎么啦?”卓杨已经把换人时的不愉快都忘了。

    “……”小猪有些迷茫了。“那孙子不是给你摆谱吗?”

    “嗨,你说这事啊!”卓杨这才想起还有那么一出。

    “那你是为什么呀?和瑞莎不和谐了?她不让你上床了?”小猪淫荡的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我和瑞莎好着呢。”提起瑞莎科娃,卓杨顿时开心了起来。“不说了,来,小猪,来给大爷笑一个!”

    只有克洛普看着卓杨,若有所思的微微笑了笑,像个神棍。

    其实,卓杨的沉闷,完全是因为在刚才的比赛中,他发现自己头球技术太差,本队两个丢球,都和自己头球失误有关。野球出身的卓杨,从来就没有操练过头球,因为所有问题他都可以用双脚解决,直到这场比赛以前。

    卓杨在想,是时候训练自己的头球了。专业的事情找专业的人,他决定回去后向克洛普请教。

    今天来是不及了,回去球队就要解散,等明天恢复训练以后吧。卓杨这么想着,他也不是沉不住气的人。

    这个星期是一周双赛,马迪堡青年队将在周四主场迎战巴恩斯托夫,然后在周日还是在主场迎战布伦瑞克红白青年队。所以这个星期的训练也比较凌乱。周一不放假,做常规的调整,周二周三战术对应训练,周四比赛,周五休息,周六调整,然后周日再比赛。

    晚上回到宿舍后,卓杨和瑞莎科娃煲了半个小时电话粥,满满的柔情蜜意后,甜甜的睡着了。

    翌日下午,从更衣室出来,卓杨先找到克洛普,把自己的问题说了一遍。

    “足球运动中,头球是一项很重要的技术。”克洛普开始了长篇大论。“没有哪一名职业球员是一点头球也不懂的,包括那些以技术见长的顶级球星。而头球技术,包括个人技术和抢点技术。个人技术分为正面和侧面,原地与助跑,而抢点技术分为判断和选位。卓,你的弹跳爆发力非常好,弹跳高度高,滞空能力也非常强,只是因为你没有专门训练过头球技术,所以没有把你这这项优势完全发挥出来。“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从最基础练起,就像训练脚下技术一样,从头部颠球开始,然后是摆渡、冲顶等等。要一步一步的来,不要心急。要像你加练体能一样,刻苦的训练,然后循序渐进,慢慢去提高。我相信,头球,将来会成为你的又一个杀手锏。”

    “基础训练方面,可以让佩尔帮助你,他的头球技术很好,而且很规范。”默特萨克是中后卫科班出身,头球技术当然经过精雕细琢。

    “佩尔,你过来一下。”克洛普叫来默特萨克。“你给卓示范一下用头部颠球。”

    十分钟后,克洛普和默特萨克惊恐地看着卓杨,一如卓杨四岁时军事院校操场上那六个士兵。

    卓杨正在用头部一下一下颠着足球,而且是轮流用三个部位,前额、左侧、右侧。就这样一颠换一个部位,而足球非常听话,在三个部位不停地跳跃。卓杨的头来回摆动,像一只瞭望的臭鼬。

    “你真的……从来……没练过头球吗?”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克洛普和默特萨克当机立断,由默特萨克继续陪着卓杨训练头球技术的基础动作,并教授给他相关的基础知识。克洛普则去找些世界足坛以头球能力闻名的球星的比赛影像资料,交给卓杨自己琢磨。

    从这一天起,卓杨的加练又多了一项内容。

    第二天,克洛普带来一张影碟,里面有三位球星的资料。奥利弗·比埃尔霍夫、米洛斯拉夫·克洛泽、菲利普·因扎吉!

    奥利弗·比埃尔霍夫,德国前国脚,身高1米91,体重87公斤。比埃尔霍夫曾打进决赛金球,亦曾力压如日中天时的罗纳尔多。

    米洛斯拉夫·克洛泽,德国现役国脚,身高1米82,体重81公斤。在夏天刚刚结束的日韩世界杯上,克洛泽代表德国队打进5球,5个球全部是用头球攻进的。你怕不怕?

    菲利普·因扎吉,意大利国脚,身高1米81,体重74公斤,他游走于越位线,生存在剃刀边缘。他的基因蕴含着对足球的运行线路独步天下的嗅觉。因扎吉是足坛的鬼才!

    克洛普介绍给卓杨的这三位球星,代表当代足坛进攻球员头球水平的最巅峰。比埃尔霍夫有最好的头顶技术,因扎吉是最出色的抢点宗师,克洛泽的身形比较接近卓杨,最具有参考性。

    当天晚上,卓杨回到宿舍,打开电脑,留言一一回复报平安后,把影碟塞了进去,开始仔细的观看。

    奥利弗·比埃尔霍夫最明显一点就是霸气。他的头球往往势大力沉,硬桥硬马。比埃尔霍夫会在一群后卫之中,强硬地拔地而起,撞得对手东倒西歪之后,一记头槌,势不可挡。整个动作狂妄、勇敢、虎虎生威。

    我欲问鼎天下,试问谁与争锋?——比埃尔霍夫之霸王枪。

    米洛斯拉夫·克洛泽的头球更显得轻盈。他利用提前卡位,迫使对手不能舒服起跳,利用自己的腰腹力量,滞留在空中。克洛泽的头球射门往往射向死角或者射出地面反弹球,守门员极难做出扑救。他的动作潇洒、大气、舒展优美。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克洛泽之长生剑。

    菲利普·因扎吉的头脚技术很均衡,头球破门并不很多,但是,在他不多的头球射门里,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鬼魅’。没有人能知道他何时会出现在哪里。因扎吉的头球,透着灵巧、幽幻、神出鬼没。

    灯笼无光照斜水,怒裂鬼头燃鬼髓。——因扎吉之离别钩。

    这一夜,卓杨睡得很晚,他仔细的看了两遍,然后又从头快进挑着走一遍,直到确定资料的每个细节都刻在了大脑里,而且能在需要的时候随时调度出记忆。

    躺在床上,卓杨脑海里反复播放每一个镜头,然后想象自己成为这三个人,用自己的身体和头部去处理这些球,从每一个细节开始模仿。怎么跑到位,再怎么卡住位置,然后用什么样的头球技术去处理。在他思索想象的过程中,肌肉组织也得到了记忆。

    天才的训练就是这么简单。你服不服?

    隔日训练中,卓杨展现刚学会的头球技术时,大家早都见怪不怪了。

    妖孽,绝对的妖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