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上) 春风得意马蹄疾

    巴恩斯托夫的怪异表现让所有人都摸不清头脑,让人感觉他们套路深深。

    默特萨克给哥儿几个说,还是再稳稳,反正有一球在手,不着急,踢着看着,弄明白情况再说。

    于是,节奏又回到了刚开场那样,黏黏糊糊磨磨唧唧。

    巴恩斯托夫队落后一球,有心把阵型往前提一点,加强点攻势。可中场卓杨几人也不是白给的呀?三拳两脚又给堵了回去。巴恩斯托夫就更加小心了,好不容易把球绕过了中场这几个难缠的角色,却又撞上了稳如泰山的默特萨克。马迪堡青年队队长今天领衔的后防线完全是滴水不漏,把本就不多几次攻到禁区前沿的巴恩斯托夫队防得一点想法都没有。

    时间到了上半时第二十四分钟,德容中场抢断,不停球直接传给小猪施魏因施泰格。霎时间,马迪堡青年队打出快速反击。小猪带球突进后传给卓杨,卓杨果断内切,在大禁区角附近脚腕一抖,斜传似羚羊挂角。小猪和刀疤里贝里双双直插到位,接到球后小猪面对出击的守门员没有贪功,横推给无人盯防的刀疤脸,由里贝里轻松推射空门得分。

    一边庆祝进球,小哥们几个还在一边嘀咕。

    德容说:“有点不对劲啊,巴恩斯托夫没这么水呀?”

    小猪:“对呀对呀!”

    刀疤里贝里:“龟儿子也么得理由给咱们放水,这是吃错药拐起了?”

    小猪:“对呀对呀!”

    蒙托利沃说:“抬头那一抹月光,情怀飘向远方。业已2:0,吾与诸君心犹怅然。妈那个逼他们还能翻上天去?”

    小猪:“对呀对呀!”

    默特萨克拿眼睛翻着小猪:“……”

    卓杨这会儿也懒得去想了:“管不了那么多,咱们扯开整,随便他们玩什么阴谋诡计,咱们开始干他们。想那么多干什么,不知道他们撅着屁股想拉什么屎,咱们就把屎给他们打出来。”

    几个人一合计,默特萨克说:“行,就按卓说的办,你们该怎么踢就怎么踢。后边有我,稳着呢。干他们!”

    “干他们!!”

    这下子,热闹可就大了。

    其实,这也是卓杨他们太年轻,自己吓唬自己。

    巴恩斯托夫是很有实力,也确实不是一支不好对付的球队,但是,少爷们却是小瞧了自己。

    马迪堡青年队本身实力就不错,联赛里还没有输过球,尤其在卓杨到来以后,更是豪取四连胜,打得对手无一不是丢盔弃甲。自卓杨加入后,迅速和默特萨克等人融合在一起,夜店六君子之间不光是配合默契,打法灵活多变,几个人的个人能力也是突飞猛进。

    单论个人能力,夜店六君子已经绝尘地区联赛,相互配合上,那更是行云流水游刃有余。所以,对手很强大,但他们自己更是已经强大到了恐怖。再加上克洛普为球队量身打造的战术阵型,屠杀一切对手已然水到渠成。

    只缘身在此山中。漫说卓杨他们没有发觉自己的夸张进步,就是作为主教练的克洛普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球队已经成长如斯。克洛普也才三十五岁,当主教练刚刚一年多,缺乏经验在所难免。

    都是年轻闹得!

    统一思想后的马迪堡青年队像饥饿的雌狮一样扑向了对手,而巴恩斯托夫因为两球落后,球队出现了战术矛盾,有人想攻怕输,有人想稳又想攻,一时间,球队战术思想分裂成五花八门。前怕狼后怕虎,结果狼和虎都没能躲得了,让野兽凶猛的马迪堡青年队撕得粉碎。

    第三十分钟,蒙托利沃左侧发出角球,人丛中默特萨克高高跃起,头球顶入球门右下角。

    病关索大闹翠屏山,霹雳火夜走瓦砾场!比分3:0。

    第三十七分钟,卓杨带球突破后又一次内切,把球横传给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后迅速前插,小猪把足球高高搓起吊向禁区线,刀疤里贝里在后卫干扰下把球用外脚背拨给禁区弧内的卓杨,卓杨横身抽射,守门员单掌扑了一下,可是球速太快,依然窜进了网窝。

    史大郎夜走华阴县,九纹龙剪迳赤松林!比分4:0。

    第四十二分钟,小猪在左侧边线突然开出间接任意球,贴地球快速滚向前插到左侧小禁区底线的卓杨,卓杨右脚一抹,马上转身左脚一抽,足球压着底线迅速窜向球门前,在两个后卫之间的刀疤里贝里伸腿铲射,将足球挡入球网。

    小霸王醉入销金帐,武二郎大闹飞云浦!比分5:0。

    上半场伤停补时第一分钟,又是角球。小猪在右侧开出的角球被卓杨在前点一蹭,禁区中路的德容飞身冲顶,足球狠狠地砸进了网窝。

    扑天雕双修生死书,黑旋风斧劈罗真人!比分6:0。

    中场休息时,克洛普教练笑眯眯地坐在座位上,任由队员们嬉笑打闹。

    克洛普终于明白了,他为自己这几个球员赞叹不已。曾几何时,几个青涩稚嫩的少年人,已经成长为了联赛的王者。曾几何时,被他追着屁股破口大骂的孩子,已将变成了叱咤球场的少将军。还有那个初来乍到,却加速了他们之间化学反应的中国少年,正是他让这一切完成了开花结果。

    克洛普把目光投向了正和里贝里比胸肌的卓杨。

    是的,正是这个来自中国的小家伙,把六个前途无量的年轻球员拧在一起,让他们隐藏的无穷潜力爆发了出来,让他们迅速成长,直至现在高高凌驾于地区联赛之上。

    克洛普明白了,屈屈地区联赛,已经不再是小伙子们表演的舞台。他们需要站在更高的地方,去迎接更大的挑战,去摧毁更强的对手。他们应该去更广阔的海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继续混迹在青年队,继续窝在地区联赛,除了享受虐杀对手的快感之外,他们已经不能再学习到任何东西。克洛普想到这里,抬头盯着天花板,想起了俱乐部的一线队。

    斯坦利·福克斯?

    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