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上) 桃花依旧笑春风

    卓杨半蹲在地上,蜜黛儿拉着他的手。

    “卓杨哥哥,妈妈说是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会死去的。”

    “怎么可能呢?你这么可爱。”卓杨很喜欢这个小姑娘。“那只是上帝和你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你保证吗?”蜜黛儿猛然闪着大眼睛问到。

    “我保证!”卓杨举起右手,装模作样地发誓。“你绝对不会死去,即便没有遇见我,你也一定会平安无事。”

    蜜黛儿开心地笑起来。笑靥如花,如天使一般,小丫头的眼睛仿佛变得更加清灵。

    那天的确把小姑娘吓坏了,从出生到现在,被呵护的密不透风的蜜黛尔在这之前遭遇最大的惊吓,莫过于在浴室里看见小蜘蛛。然而,那天突如其来的死亡威胁,成了小丫头这段时间以来压在心头上挥之不去的阴霾。原本一个天真无邪还有点胆大泼辣的小姑娘,最近变得胆小怕黑,身边根本不能离开人,而且情况有越来越糟的趋势。斯温伯恩先生已经在考虑是否要对自己的宝贝闺女进行专业心理介入了。

    然而,没有想到,卓杨不经意间随口几句话,就像夏日璀璨的阳光,瞬间驱散了压在波罗的海上空的阴云。

    倒不是说卓杨有多么神奇,而是因为在小蜜黛尔的潜意识里,这个那天救了自己的大哥哥,就是她对抗死神之镰的骑士。所以,此刻的卓杨对于蜜黛尔来说,话语的可信度相当之高。

    这也就是卓杨,他就没有挟恩自重那臭德行。你要换个别的混人,噼里啪啦的来上一顿:你以后可得小心,再不听大人的话,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人这玩意儿,说没就没了……!蜜黛尔的心理阴影上非得再压上一块秤砣不可。那麻烦可就大了,没有个五六年功夫小丫头根本就缓不过来。缓过来也迟了,十来岁性格都已经定型,弄不好长大就是个深闺惊妇。

    现在呢?蜜黛尔的世界里雨过天晴,阳光烂漫,桃花依旧笑春风!

    接下来,安德鲁·斯温伯恩先生再一次正式的向卓杨表示了感谢,并郑重的邀请他在合适的时间去斯温伯恩家做客,卓杨愉快的接受了邀请。蜜黛儿的姑父、姑姑、哥哥杰弗林都向卓杨表示了感谢,并和他进行了友好而热烈的交谈。

    整个会晤中,蜜黛儿的小手都紧紧的握住卓杨的手心。

    送走安德鲁·斯温伯恩先生和蜜黛儿一行人后,卓杨也非常开心。能得到别人的感激,真的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卓杨并不知道,整个过程中,有一双墨瞳幽深的美丽眼睛一直在偷偷地注视着他,目光中秋水含情。

    ——————

    经过一天的休息,马迪堡青年队星期六恢复了训练。因为明天紧接着就要奔赴布伦瑞克,去挑战布伦瑞克红白队,所以下午的训练以调整为主,并没有做多少针对性训练。虽然不伦瑞克红白也是一只地区联赛的强队,但马迪堡青年队从克洛普教练和教练组成员到所有的球员,都很有信心。只要正常发挥,按照自己的打法去比赛,拿下对手应该没有问题。

    马迪堡青年队是超强的!

    训练前热身结束后,助理教练艾德文·伍尔夫就领着球员们进行队内分队比赛。

    这种以调整为主的分队比赛,主力和替补混合打乱,一般就是主力的进攻队员带着替补防守球员对抗主力防守和替补进攻球员。大家打得也都很随意,各种即兴发挥层出不穷,嬉笑打闹也是教练所允许的。

    卓杨和小猪、刀疤、蒙托利沃在一组,他们四人的梦幻组合也越发娴熟,把对面一方的德容和默特萨克耍的灰头土脸。小猪他们三个人也模仿着卓杨的一些花哨动作,时不时的撩拨一下对手。

    刀疤里贝里现在拨球油炸丸子后快速启动的摆脱动作,已经成为他比赛中的一项绝活。蒙托利沃则是把急停后的克鲁伊夫转身玩得溜溜得不像话,成了边路进攻一把犀利无比的库尔喀弯刀。小猪的踩单车都能把对手晃得眼晕,毫厘之间的直塞球就像热餐刀切冷牛油。

    德容也是,本来一个好好的莽撞大汉,弄得时常玩个马赛回旋什么的,再加上他中长距离的贴地直推,张飞绣花也不过如此。就连定海神针默特萨克,在上场比赛中,为保护一个出界球,愣是左晃右晃把追击的对手晃躺在了地下。

    这些炫酷的玩法,都是他们几个在和卓杨一起加练的时候,先是模仿然后熟练,卓杨也不厌其烦的陪着他们一遍一遍的示范,生生的把这些小技术玩出了花来。

    分队比赛打得不紧张,但是很热闹。对抗不激烈,但是心情很快乐。

    有一个人一点也不快乐,那就是杜克·莫特利。

    杜克在卓杨到来之前,一直占据着主力右前卫的位置,虽然不是很出彩,但也踢得中规中矩,没有多少失误,也没有多大突然的灵感。

    杜克今年二十一岁,身高一米九一,人高马大很是强壮。他的技术没有明显弱项,什么都会一点,但也没有突出的特点,什么都不精。但是,杜克有一点很特别,他的自我感觉特别好。

    杜克·莫特利在马迪堡青年队的资格非常老。

    马迪堡的少年队是和地区联赛球队希斯林根俱乐部合作,类似于挂靠性质。杜克就是从希斯林根的少年队,一步一步进入到了马迪堡的青年队。他在球队里谁也不服,甚至主教练克洛普他也不太放在眼里。除了长着一张老脸又高大壮的默特萨克以及光头屠夫模样的德容,杜克对其他人总是喜欢指手画脚,以老大自居。

    默特萨克和德容是懒得搭理他,彼此也不来往。而去年刚到球队的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和意大利人蒙托利沃,因为年幼,再加上本身性格有些软,被杜克经常呼来喝去,不是让拿水瓶就是让递个球鞋,其实就是想摆谱。

    在卓杨的家乡西安,把这种行为叫‘扎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