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下) 嫉妒愈增侥巧重

    刀疤弗兰克·里贝里那是法国社会底层混出来的,那里只认拳头不讲理,移民社区长大的刀疤根本不吃杜克这一套,他们发生过好几次摩擦,幸好在教练组及时制止下没有起大的冲突。

    但是杜克依然自我感觉良好,自己年龄大资格老,天生就该当老大。赛场上,他没有进球,那是因为别人配合不好。别人进球了,他怪别人抢他风头。总觉得别人都不如他,只是走了狗屎运,身边人都欠他的,都该惯着他。

    球队里的其他人也都由着杜克,反正都是来踢球的,我又不挣你的钱,也犯不着和你闹龌龊,没事让着你点就完了。让来让去,杜克的自我感觉越来越好。

    其实,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人,我们身边也有。自封为老大,不自称呼自己为哥就说不了话。喜欢开别人的玩笑,别人却绝对不能开他的玩笑,喜欢玩又玩不起。喜欢给别人当哥,却总做不出当哥的样子。斤斤计较,拉帮结派,五个人的小团队楞让他能搅和成六派。

    朋友们一起喝酒,酒瓶空了,大家抢着说:我去再拿一瓶,哥儿几个喝什么?只有哥会从夹兜里摸出五十块钱,使劲往桌子上一拍:那谁谁谁,你去楼下对面超市给哥拿一瓶那啥啥过来。尽显五马长枪,然后就开始惦记着自己六块两毛钱的找零。

    整天表面上大大咧咧,其实心眼比针鼻儿还小。小不说,还长一颗玲珑玻璃心。

    杜克·莫特利在卓杨第一天入队时就开始看不惯。他觉得卓杨太招摇,抢尽了风头,而且还阴了自己一下,现在想起来肋骨都还发冷。后来的这段时间,他时不时的给卓杨撩上几句冷唾沫,可卓杨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你谁呀?和我够得着吗?卓杨的不回应不搭理,让杜克憋得够呛。

    蠢货们就是这样,憋足了劲要跟你呛火,可你打心眼里根本就无视他,懒得去接招,那孙子自己就疯了。

    卓杨每天都匆匆来匆匆走,在俱乐部不扯闲淡只是训练,跟他没有什么交叉,杜克想找事儿都没有机会。

    直到卓杨打上了首发,杜克成了替补,点着了准备已久的导火索。

    杜克的怨念疯狂的滋生,他认为他的一切风光都被卓杨抢走了,其实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压根就没风光过。卓杨五场比赛打进是十三球还有九次助攻的炫目表现,杜克不认为这些是卓杨的成绩,而是主力右前卫位置上的成绩。如果自己还在主力右前卫的位置上,这些个进球和助攻都应该是自己的。

    多么神奇的逻辑!

    杜克的怨念就像墙根下的爬山虎,在充沛雨水的浇灌下,迅速弥漫到整个窗户。而卓杨的精彩表现就是滋养万物的秋雨。

    ——————

    卓杨连续两个脚踝变向过了兰德,再一招甩牛尾巴把杜克闪了一个趔趄,然后短传给小猪,杜克在背后怒火中烧。小猪在默特萨克的逼防下,又把球传回给了卓杨。

    卓杨斜了一眼不离不弃又堵上来的杜克,脚尖一捅,足球从杜克裆下穿过,自己从右侧快速绕开杜克。漂亮的穿裆过人。

    杜克疯了!

    妈逼中国人是故意在气我,太他妈欺负人了,太他妈给脸不要脸了。老子要弄你,老子要弄残你!

    老子要废了你,夺回属于我的一切,夺回我的主力右前卫,夺回属于我的进球和风头!

    中国人,你去死吧!

    失去理智的杜克·莫特利转身紧追两步,随即高高跳起,又猛地下坠,伸出右脚,狠狠地跺向卓杨的左腿膝盖。

    所有在场的教练和球员这一刻都惊呆了。作为足球业内人,他们都清楚地明白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这完全是意图废掉卓杨的举动。

    对对手膝关节的恶意伤害,是足球比赛中最恶劣的行为,也是最让人痛恨的行为,没有之一。何况这仅仅是一场队内的训练赛。

    杜克右脚的着力点瞄准的是卓杨左腿膝关节外侧,八十六公斤的体重,自由落体的加速度,再加上爆发力的往下一踹。三种力量合在一处,人类相对脆弱的关节没有可能会安然接下这一重创,再强壮的人类都不可能。

    如果冲击完成,即便没有骨折,也将给卓杨左膝关节内的韧带和半月板造成永久性损伤。足球是绝对不可能再有踢的机会了,这种运动需要急停急转太考验膝关节,甚至普通行走都会有后遗症。

    卓杨将不能再参与任何运动,他将变成一个瘸子。

    此时,卓杨正背对着杜克,左腿向侧后方撇着,右脚护着球。

    他对身后发生的这一切毫无所知。

    电光火石之间,没有人能来得及提醒卓杨,呼喊的声波没有时间传出喉间的声带。

    这一刻,时空仿佛凝固,只剩快速下坠的杜克和一无所知的卓杨。

    卓杨正用右脚摆弄着足球,突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来,他不知道这个危机来自哪里,但他知道已经来了。

    人类在面临危险时,有时会有一种天生的直觉,这种直觉在某些可能的情况下,能让人躲开灾难。而这种直觉,尤其以心灵纯净的幼童最为强大。随着年龄的增长,浑浊的红尘会慢慢遮蔽住这份天赋,直到危险来临时麻木不仁。

    卓杨保留着这份天赋。

    他的汗毛全部竖立,皮肤上鸡皮疙瘩瞬间炸起。

    危险来自哪里??

    卓杨来不及多想,身体重心迅速右移,下意识的拉回左腿,右脚单脚发力起跳,腾身而起,在空中身体稍微蜷缩。

    刹那间,杜克·莫特利的右脚贴着卓杨左腿就踩了下来,坚硬的鞋钉挂住卓杨的长袜,上下力量一错,将弹性极好的球袜撕得粉碎,鞋钉在卓杨小腿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卓杨被这股力量带动失去平衡,重重摔在了草皮上。

    他依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躺在地上,卓杨第一眼就看见小猪施魏因施泰格面部狰狞,喊叫着冲了过来。

    “我~操~你~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