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上) 身轻似燕势如澜

    猛扑过来的小猪冲着杜克破口大骂,一把推了过去,竟然把人高马大的杜克·莫特利推出一个跟头。但激动的小猪也没保持好平衡,也是因为身高体重力量和杜克有大的差距,自己也一头扑在了地上。

    反应过来的卓杨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一阵阵后怕。顿时怒由胆生,照着杜克就迎了上去。

    从地上爬起来的杜克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冲着卓杨而来,嘴里念叨着:“我整死你!”挥拳直袭卓杨面门。

    卓杨小侧身微偏头,左手高位格挡,顺势金丝缠腕,擒住杜克的小臂,往外一拧这叫分筋错骨手。受疼之下,杜克的上半身不由自主向右扭斜。卓杨弯曲右手手臂,探身咏春沉桥,肘击击中杜克的腮帮子,把杜克砸躺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又冲了上来,跨步骑在杜克身上,抡起王八拳劈头盖脸的朝杜克脑袋上砸去。但富二代人小力气也小,又没有多少打架经验,被杜克来个蛤蟆翻身,反而把小猪压在了下面。杜克挥起拳头,冲着小猪也狠狠地抡了下去。

    卓杨目眦欲裂:还敢跟小猪还手?那他妈可是我最好的基友!

    飞起一脚奔在杜克的胸口,这一脚直接把杜克踢飞了出去,平沙落雁拍在了地上。还没等他来得及起身,卓扬垫步拧腰冲到跟前,猴子捞月揪住领口,把杜克直挺挺地又拽了起来。随即施展一招低鞭腿釜底抽薪,扫中杜克的下盘。耳听见“酷嗵”一声,杜克又被放倒了。

    卓杨又探手揪住他的领口,生生把杜克扯起来,挨打要立正。右腿别,臀部顶,拧腰送胯,给孙子来了个背摔。杜克像只破麻包一样被撂在了地上,喉咙里‘咯、咯’直抽凉气。

    这个时候的杜克,已经被摔得七荤八素,别说东南西北,连上下都分不清楚。

    第三次揪住领口,第三次直挺挺被拽了起来,左手捏住杜克的脖子仙掌锁喉。卓杨伸展开右手大巴掌,抡圆了开始抽杜克的大嘴巴子。啪、啪、啪、啪……,脆生生的大耳光好似流星赶月,一下接着一下,此起彼伏,霎那间空谷传声锣鼓喧天。正一下反一下,余音绕梁掌痕深陷。

    已经窒息的杜克被抽得意识都开始模糊,他只看见卓杨林寒洞肃的双眼。

    克洛普发疯似地冲过来,一把熊抱住卓杨,连推带拥把卓杨拦住,嘴里不停的叫喊:“卓,你冷静点,你要冷静点。你会打死他的!”

    小猪青着眼圈和咬牙切齿的刀疤又扑了上去,拳打脚踢围着杜克继续猛揍,急得克洛普一边抱住眼睛瞪溜圆的卓杨,一边招呼默特萨克:“佩尔,快,快去拉开他们。”

    默特萨克跑过去,一手一个,拽着小猪和刀疤往外走,自己却抽冷子给杜克跺了好几脚。

    这边刚把哼哈二将拉开,那边德容也要上去开练,腾身架肘这是要玩劈挂,被及时赶到的助理教练伍尔夫凌空拦腰抱住。蒙托利沃则是让体能教练格雷厄姆拽着够不上手,索性脱掉球鞋朝杜克砸过去,还啐飞去一口浓痰,跟个泼妇似的。

    此时,其他球员才反应过来,帮着把这几位匪徒拦住,不停地劝说,也有人连忙把杜克·莫特利搀扶了起来。

    再去看杜克,满脸的血,鼻子嘴喷着血沫子,紫着眼眶,整个脸被抽成猪肝儿色,都肿了好大一圈,嘴里还“呸、呸”的往外吐着牙齿。

    那个惨样呐:山猪见了会落泪,河马见了会沉默,不转不是野骆驼。

    开了锅般的训练场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助理教练伍尔夫带着一帮人把杜克架去医疗室止血,剩下一帮人劝着卓杨几个,给几位少爷顺顺气。

    回到更衣室里,受过良好教育的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反复嘟囔着:“早看他不顺眼了你知道吧?我要弄死他!”而刀疤里贝里的眼神怎么看都像是在四处踅摸板儿砖。

    德容说:“光知道杜克是个烂人,没发现他狗日还是个贱人。伐克!”

    还就蒙托利沃文艺一些,“卓,你刚才……内个,是中国功夫吗?”

    卓杨刚才出手就疾如闪电,无论是躲闪、擒拿、鞭腿还是扛摔,都拿捏得恰到好处,让杜克躲也躲不了,避也避不开。整套动作操练下来,酣畅淋漓一气呵成。尤其是最后那顿大嘴巴子,看的哥儿几个那叫一个解气。

    克洛普在旁边一个劲直揉太阳穴。

    队医给卓杨处理了一下小腿上的伤,这是被杜克的鞋钉划破的,不过不严重,只是皮外伤,清理一下抹点药,只要不感染,屁事儿没有。

    医务室里,杜克·莫特利还在不停地发抖,倒不是因为疼,而是这孙子被吓坏了。

    鼻子的血止住了,幸好鼻梁骨没事,口腔里一片模糊,大小牙齿总共掉了整整六颗,必须进行灾后重建。胸口和腿疼得发闷,身体上整片整片青紫,还好他底子不赖,没有骨折。

    让杜克恐惧的是卓杨的眼神,冰冷寒不见底,透过杜克的眼睛直射进他五脏六腑,一股彻骨寒冷冰冻了杜克的胆囊。卓杨看他的眼神就像看死人一样。如果不是克洛普把卓杨拉开,杜克相信自己一定会被活活抽死,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死在大耳帖子之下的职业球员。

    初冬里的半岛上,有一个杜克·莫特利在瑟瑟发抖!

    ——————

    马伦主席和竞技部门主管,还有一线队主教练斯坦利·福克斯和青年队主教练尤尔根·克洛普连夜开会,商量这一事件的处理和善后办法。

    斯坦利·福克斯教练大嘴一咧咧,建议把参与打架的双方都开除出队,包括卓杨、杜克、施魏因施泰格、里贝里四人,理由是对队内的暴力事件零容忍。

    安格斯·马伦主席拿白眼翻了几下福克斯:那都是俱乐部的财产,卖出去都是白花花的欧元,你大嘴一张全赶走了,尼玛崽卖爷田,你龟儿子倒是一点都不心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