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上) 长途诗尽空骑马

    因为前场缺少了卓杨、小猪、里贝里三个核武器,马迪堡青年队的进攻迟迟不能开花结果,蒙托利沃经常面对对方三人的包夹,虽然依然发挥的很好,却不能把攻势化作进球。

    不伦瑞克红白的加布里埃尔和新谷合宏在场上显得嚣张无比,各种表演赢得了主场球迷阵阵喝彩,不过有默特萨克和德容在后面坐镇,他们的攻势也是雷声大雨点小。

    这样一来,双方打得都很开放,马迪堡青年队这边,蒙托利沃玩得酣畅淋漓。不伦瑞克红白这头,加布里埃尔和新谷合宏这一黑一黄也搅得不亦乐乎。场面上马迪堡青年队稍微占优,但优势不大。

    卓杨、小猪和刀疤三个人在下面坐着心里像猴爪子挠一样。

    卓杨怎么看新谷合宏怎么都别扭:山中无老虎,你个小猢狲称霸王。瞧你那小人得志的模样,又是过人又是突破的,懂什么叫技术吗?这小日本就是不要脸嘛,就是在耍流氓!古人诚不欺我。

    小猪施魏因施泰格也怎么看新谷合宏怎么不顺眼:你也配打前腰?呸!论打前腰小猪少爷我是你祖宗。瞧你那丑样,都是东亚人,看看人家卓杨玉树临风潇洒倜傥,那股骚气逆风都能飘出五英里地去。再瞅瞅你,一脸龌龊小短腿,你母亲绝对和忍者龟说不清楚。

    刀疤里贝里则是看加布里埃尔看的一肚子火:什么玩意儿嘛,就你还玩边锋?知道什么叫内切吗?知道什么叫反切吗?知道什么叫环切吗……。看你就是环切手术失误切过了头的第三假肢患者。还敢叫加布里埃尔,敢让巴蒂斯图塔他老人家知道吗?

    三个人在替补席上是坐立不安,时不时地瞅向克洛普先生,眼神里充满着讨好、献媚和含情脉脉,可克洛普完全不解风情的熟视无睹。和他们仨相比,克洛普那是泔水油锅里浪打浪的老油条了。他使劲抻着小哥仨:让你们冲动,让你们打架,让你们嗨皮不带我……

    其实,克洛普还是心里有底,不伦瑞克红白闹腾的再怎么欢,马迪堡青年队凭借现在这套场上阵容拿下比赛问题也不大。所以,这是一个敲打三个不良少年的好机会,让他们多着会儿急,多长点心眼。免得以后面对更高级别的对抗时,被对手轻易煽风火上头。

    足球少年正是渴望比赛的年龄,十七八岁的追风岁月,你让每天打三场比赛他们都不嫌多。傻待着看别人踢得热火朝天,还不如让他们去上吊来得痛快些。再加上对手里有两个猴子蹦跶的欢畅,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这份煎熬那简直就不是人受的。s

    比赛第三十六分钟,默特萨克接蒙托利沃开出的角球,头球攻破了对方球门。马迪堡青年队10领先结束上半场。

    中场休息的时候,卓杨、小猪、刀疤三人苦苦哀求:“先生,我们知错了。先生,让我们上吧,先生,求您了!先生!先生您别走哇……”

    下半场比赛开始,三个火枪手坐在冷板凳上,哭丧个黑脸,眼神里尽是委屈和郁闷,像极了三个久旷的怨妇。

    比赛进行到了第五十八分钟,场上比分还是10。克洛普扭过头来,盯着卓杨他们三个。

    “都知道错了吗?”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先生!”卓杨抢着第一个表态。“打架斗殴是不对的,是一种令人厌恶的社会丑恶现象,是令我们深恶痛绝的暴力行为。我一定要痛改前非,绝不再犯类似错误,做一个有道德、有理想、有文化、有知识的四有模范足球运动员。”中国中学生作检讨那都是一套一套的。

    刀疤也不甘落后:“打架很不对,我斗不该听卓杨的教唆。今后我个人不但不打架,还要拉到起卓杨,叫他也打不成。”

    小猪:“对呀对呀!”

    卓杨:“……”

    克洛普眼睛一瞪:“去热身,三分钟!”

    仨人像被狗撵的兔子一样射出了替补席,沿着场边玩命的高抬腿跑。

    三分钟后,克洛普大手一挥,马迪堡青年队换人,三上三下。卓杨他们三个临进场时,克洛普在背后扔过来了一句:“每人至少进一个,谁进不了,下场比赛就坐在边儿上陪我看着。”

    “您就瞧好吧!”

    悲催的不伦瑞克红白,没招谁没惹谁,仰头问苍天,悲呼: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三个人像打了野鸡血一样,在场上疯狂地追着球跑,顿时把对手搅得人仰马翻。蒙托利沃也不用再单枪匹马七进七出,德容也和前场能有机的联系起来。第一时间里,不伦瑞克红白的中场就被压制到了四十米区域之内,新谷合宏连中线都很难过得去,加布里埃尔像荒原上寂寞的枯树,孤独站在前场,任由北风吹干汗水。

    第六十九分钟,德容一脚超过三十五米的长传,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在禁区线上倚住两名后卫,用胸口把球撞给卓杨,卓杨起左脚凌空抽射,足球从空隙中飞速穿过,击中球门横梁下沿反弹进了球网。

    在不伦瑞克红白球员口瞪目呆中,刀疤少爷冲进球门,一把抱住足球就往中圈跑去,这边小猪还不停地招手:快点,快点!

    不伦瑞克红白风中凌乱了:是我们02落后好不好,大哥?

    比赛到了第七十六分钟,卓杨在右边路拿球,新谷合宏回防紧贴住他。卓杨心说: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闯进来。儿砸,玩勺子把儿去吧,看爸爸怎么虐你。

    一个大跨步把球抹开,新谷合宏被卓杨放在了身后。但卓杨并没有紧接着加速甩开他,依旧用小碎步带球,给了新谷合宏希望。

    新谷合宏一看,断球有门,毫不犹豫的跨出左腿从侧后方伸出去试图断球。就在他刚一迈腿,卓杨把球又小小的往前抹一下,不多,十几公分的距离。新谷合宏一咬牙,把左腿又往前够了一点,眼看就要蹭着足球。球又被卓杨往前抹了一点,又是十几公分。新谷合宏下意识绷直脚尖,左大腿一较劲,再往前猛地一探,眼看着就要把足球捅走。

    卓杨哪能给他这个机会呀。在他脚尖即将接触到足球的一瞬间,卓杨突然起步加速把足球趟走。再看身后,新谷合宏一个标准的一字马脆生生劈叉在草皮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