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上) 人生有酒须当醉

    约定的时间到了,夜店六君子陆陆续续到齐,说好今天是单身汉的节日,六个人都没带家属。

    鸿玉楼里装饰的很繁杂,在默特萨克等人的眼中,这些都有着浓浓的中国风情。而在卓杨看来,却是不伦不类,很多地方故弄玄虚,画蛇不但添了足,足上还添了袜子。当然,这不关他的事,他也懒得给这五个欧洲土鳖讲解中国传统室内装饰风格的审美意蕴。

    “残阳如血霜满地,寂寞梧桐月似钩。这红的肉绿的酒,就像爱情,总招惹人去爱。卓,你熟悉,你来点菜。”蒙托利沃一脸的好奇。

    卓杨心说:一帮小地方来的人,知道中国有多大吗?知道中国有多少种菜系吗?从西安到潮州比从汉诺威到西班牙还远,我知道个毛啊!

    “熟悉什么啊,我也没怎么吃过。”其实是根本没有吃过。“挑贵的点准没错。”

    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对呀对呀!”

    里贝里脸都青了,脸上的疤都在抽抽:这都是些什么人呐?

    这顿饭刀疤可是瞒着老爹的,要让老里贝里先生知道,家里开着餐馆,儿子却去别的地方请客,还请的是高大上的中国潮州菜,非揍的小里贝里满脸桃花开不可。对于老里贝里先生来说,出门不捡钱那就算丢。

    “我看,那什么,随便弄两个就行了,赶紧吃完,等会还要去耍呢。”刀疤忙不迭的把局面往省钱的方向引。

    “那可不行,没吃好晚上回去都亏心。”默特萨克一向很厚道。

    德容更厚道:“啥也别说,好菜配好酒,我去问问老板有什么从中国来的名酒。”

    小猪:“我吃过,我吃过一次你知道吧,那个麒麟鲍鱼味道超赞的。每人一份,我来两份。刀疤,你答应过的,是吧?”

    里贝里脸色从青直接转化成黑色。

    “咦,刀疤,你的脸是怎么啦?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最后,还是卓杨做了主,大手一挥,潮式打冷、冻肉、酸辣青蚝、鸭丝,蒸的、炒的、炖的、焖的,海鲜牛肉,林林总总满满一桌子。当然,也少不了小猪念念不忘的麒麟鲍鱼,还要了一瓶五粮液。

    里贝里看卓杨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怨念。

    等菜都上齐了,卓杨让几个眼睛发直的馋死鬼稍等片刻。他把六只五钱的酒盅摆好,把五粮液依次斟满,再依次放到每个人的身前。这五个没见过世面的哥们都看傻眼了:卓这是什么仪式?好神秘的中国文化!

    卓杨端起身前的酒杯说:“这顿饭,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规矩来。”

    “前天的事,多谢了!按照中国的规矩,这杯酒我先干了,这顿饭应该我请客,刀疤,就这么说定。”

    卓杨指的是前天在训练场和杜克莫特利打架的事情,当时在场的这几位多多少少都为卓杨出了头,更别提小猪和刀疤。所以,卓杨做事很光棍。

    卓杨双手举起酒盅,稍稍做了个团揖,一仰头把酒干了。

    这是中国饭桌文化和酒文化里最基本的东西,这欧洲哥儿五个哪见过这些呀?只是被卓杨的豪气激得一愣一愣的,连忙邯郸学步照着样子也端起杯子。刀疤少爷更是眼泪都快下来了,心说:还是中国人厚道啊,还是我们中国人好啊!

    五个人一仰头,五声咕咚,五杯酒齐齐下肚。

    “咳、咳、咳、咳、咳”

    “上帝啊”“我喝了什么”

    都是些半大小子,啥时候也没喝过这么烈的酒,根本没点思想准备,完全不知深浅,眼泪都呛出来了。五钱的杯子,哪是他们现在能hld得住的。

    卓杨一边拍着桌子大笑,一边招呼老板上饮料。他早都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一帮平时喝个啤酒都能嗨的人,以为夜店里的混合酒就是天了?

    卓杨虽然自己也不是多能喝,但是在中国,在西安,没有哪个小伙子会把五钱的白酒当回事。

    菜过五味,酒没过三巡,几个人吃得酣畅淋漓。刀疤的脸色早都恢复了,而且就属他吃得最猛。

    也许刀疤里贝里真有遥远的中国血统,没一会儿,筷子就捉的有模有样。剩下那几位,筷子刀叉勺齐上,中欧混搭没羞没臊的脸也不红。

    卓杨和刀疤、德容又尝了一杯白酒,小猪、默特萨克和蒙托利沃就只敢蜻蜓点水的稍沾即止,一会儿稍沾一下,过一会儿再稍沾一下。就这样,几个酒界的门外汉竟然不知不觉把一瓶白酒倒空了。

    卓杨当然是喝得最多,这时候也些微有点上头。他站起来:“我去趟卫生间。”

    放完水,卓杨在洗手池里用凉水抹了把脸,感觉清爽了许多,又照了照镜子自恋了一番,这才转身往外走。

    “他大爷的,一帮垃圾!”刚到门口,就听见这么一句。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说的是中文,普通话字正腔圆。

    卓杨回头看去,一个黑头发黄皮肤黑眼睛的女人,一个漂亮的中国姑娘。

    汉诺威市只有差不多一百万人口,别说比不了中国的城市,就是在德国也没法和柏林、慕尼黑等城市相比。汉诺威没有西方城市常见的唐人街,这里的中国人很少,卓杨来了几个月,只见过个把从德国别处来旅游的中国年轻人,但没有交流过什么。今天猛地撞见一个中国老乡,还是个美女,不由得感觉有些亲切。

    这个美女明显喝得有点多,走起路摇摇晃晃步履踉跄。紧赶几步冲到洗手池跟前,扶着台板就是几声干呕,想要吐。还好,没吐出来。

    美女呕吐无疑是很煞风景的一件事。

    美女边洗着脸还一边嘴里骂骂咧咧,就是一些垃圾、狗屎什么的。

    “有麻烦吗?”卓杨问到,用的中文。

    美女这才发现旁边有人。“中国人?”

    “是的,中国人!需要帮忙吗?”卓杨客气又热情。

    美女看了看眼前这个高大强壮的年轻中国老乡,略一沉默:“你能帮我离开这里吗?我遇到三个无赖,我不想再喝酒了。你能送我离开这个餐厅吗?”

    “毫无问题!”三个无赖?卓杨会怕你这个?做护花使者是每一个男人的骄傲。

    卓杨搀扶着摇摇晃晃的美女向外走去,美女显得很紧张,一只胳膊被卓杨勾着,另一边的手也绕过来紧紧地抓住卓杨。两个人相依相偎快要到鸿玉楼门口时,反派出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