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上) 暂凭杯酒长精神

    任何一支年龄层次合理的球队,都是以24-28黄金年龄段球员为骨干,搭配经验丰富老而弥坚的30岁左右老将,以及20岁左右潜力极大的小妖。这样的球队战绩一般都很平稳,不会出现大起大落,也不容易出现断层。

    马迪堡队今年年龄结构极其不合理,一是因为升上丙级后,球队错过了新陈代谢的时机,再加上这两年陆续有核心球员被其他队挖墙脚,而且今年夏季转会市场上出现了重大失误。又有一个顽固不化的斯坦利·福克斯固执己见,战术打法严重落后。这许多的不利因素汇集在一起,造成了马迪堡队目前的惨淡困境。

    偶然中带有相对的必然。

    一线队人心惶惶,青年队也是雀鸟嘈杂。

    “要是能去打丙级联赛就好了,真想跟那些大牌俱乐部的青年队交下手你知道吧,看看他们能有多牛逼。”小猪满是憧憬。

    丙级联赛有好几支老牌俱乐部的青年队在里面,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云达不莱梅、汉堡、凯泽斯劳滕,共有五支德甲球队的青年队,无一不是名声显赫的著名俱乐部。

    “也是啊,现在咱们在地区联赛里,除了虐菜还是虐菜,只是比分多少的问题,是有些没挑战。”蒙托利沃没了情怀都懒得作诗。

    刀疤大嘴又开喷了:“拜仁慕尼黑又啷个?多特蒙德又啷个?那是没碰到起咱们,否则呀,分分钟教他们做人。”

    “昨天乙级联赛里,汉诺威96比赛,马里奥下半场替补上了。昨晚给我打电话那得意劲儿,真想揍他。”默特萨克有些郁闷。马里奥戈麦斯如愿以偿正式进入一线队,修得正果。

    “那小子行啊,都打上乙级了。唉,人家那一线队主教练可一直把他当宝贝蛋蛋呢。谁像咱们福克斯那老秃瓢,从来都不稀得用正眼瞧咱们。唉!”德容骂斯坦利·福克斯老秃瓢,却完全忘了自己头上也是根毛没有。

    提起福克斯教练,刀疤也是一肚子气:“那个老棺材瓤子,眼睛还不如屁yǎn儿。”

    半天没有说话的卓杨,小声地问了一句:“你们说,克洛普先生有没有可能上?”

    ——————

    下午克洛普没有露面,是助理教练艾德文·伍尔夫带队进行的训练,据说他是在参加俱乐部竞技部门的会议,这给了青年队球员很大的想像空间。

    如果尤尔根·克洛普能够火线上任一线队主教练,他肯定会从青年队抽调球员补充进一线队。用生不如用熟,何况青年队今年成绩这么好,也证明了这帮年轻人完全可堪一用。尤其卓杨他们六个,论个人单兵实力,早就冠绝地区联赛了。

    训练的时候,卓杨几个人时不时瞄向办公大楼的方向,期待有好消息传来。

    然而,整整一个下午,克洛普也没有在青年队的训练场出现。只是到了训练结束时,竞技部门传来消息,会议还在继续,有关新任主教练人选还没有决定,候选的几位都各自有各自的优势,也都有各自的缺点,俱乐部正在详细斟酌。明天一线队将由助理教练阿尔瓦·霍恩比临时带队,去客场打一场德国足协杯的资格赛。

    大家都有点傻眼了,这么看来,霍恩比教练扶正的可能性很大。阿尔瓦·霍恩比也是俱乐部的老人,兢兢业业十好几年,而且在俱乐部里的人缘要比斯坦利·福克斯好得多,所有人都挺喜欢这个红鼻头的鲁尔人。

    球队结束训练后,卓杨还是老规矩留下加练。六人组合再加上阿克曼、兰德和埃德蒙,九个人熟门熟路,拉器材、整装备。经过一段时间的加练,现在九个人的程序完全合拍了,一起拉体能,一起上力量,一起做有球游戏,或者玩一些小技术练习。随着卓杨体能状况的逐渐改善,其他人技术能力也都在加强,所以,加练时不像以前,卓杨侧重体能和头球,其他人各自专注自己的弱项,经常各忙各的。现在大家完全可以一起进行所有的项目,训练也变得越来越有趣和开心。

    在力量房折磨完身体,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几个人正准备去洗澡,一天都没有现形的克洛普却晃晃悠悠地出现了。

    “先生,什么情况啊?”小猪首先耐不住性子。

    克洛普笑眯眯地没有说话,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会儿自己这九个浑身臭汗的弟子,眼神就像大灰狼看见小红帽,德容的大光头上都快起鸡皮疙瘩了。

    “好好训练。”半天克洛普才装出一副神棍样子,老神在在地说:“好好训练,准备迎接更大的挑战。”

    这是几个意思?

    “那……,先生,新任主教练定下来没有?是不是……”

    克洛普一边背着手往外走,一边摇头晃脑地说:“还再议,还再议。”

    默特萨克幽幽地说:“他要不是咱们教练该多好,我真的很想扁他。”

    卓杨:“同感!”

    其实,克洛普今天根本就没有去和竞技部开会,竞技部门只是在讨论一些福克斯移交手续和俱乐部的日常问题。而克洛普一整天都和俱乐部主席安格斯·马伦先生在一起。

    马伦主席心里跟明镜似的,克洛普就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虽然还很年轻,才三十五岁,在教练界就是一个毛头小伙子。但这两年青年队的成绩说明了一切,尤其是今年,简直就是神挡杀神,佛挡灭佛。前段日子马伦主席准备在俱乐部动手术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把尤尔根·克洛普作为继任的第一序列。否则哪有那么二的主席,继任者眉目都没有,先把主教练开了。

    克洛普当然也非常乐意,做一线队主教练,这一直都是他的目标。

    但问题永远不是你情我愿那么简单,新任主教练上任,牵扯的问题很多。工资待遇、权限范围的重新划分、教练组成员的构成,还有新任主教练对俱乐部本赛季预期目标的看法,是否需要俱乐部再进行投入,等等等等。一系列问题都要一条一条的商谈。克洛普和马伦两人虽然私交很好,但关系归关系,工作是工作,大家都是很职业的人。

    而且,克洛普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