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下) 且将新火试新茶

    德国地足球俱乐部,如果不算十六岁以下少年部分,一般都只有一线队和青年队这样简单的划分。顶多有的俱乐部把青年队再详细分为青年队和队,也只是年龄层段的差异而已。而英格兰和欧洲大陆其他大联赛,基本上都采取了成年队、预备队、青年队的三阶划分,这里面,预备队的存在非常重要。因为预备队可以给一线队随时提供即时战力,向下又可以完美衔接青年队,让有天赋而还缺乏经验的年轻球员在预备队得到一个上升的通道。

    但预备队也有它的缺点,最大的问题就是多养一支球队就要多开销一大笔钱。德国足协一直致力于各俱乐部的良性经营和健康发展,像意大利和英格兰那样烧钱的行为在德国是要被鄙视的。

    但预备队又是个很先进的组队思路,弃之不理未免有些可惜。于是,有些俱乐部就有了打算,去做一些新的尝试,那就是,能不能把预备队和青年队合二为一?

    如果克洛普继任一线队主教练,他必定会对一线队大动手术,所谓重锤响鼓,不破不立。

    卓杨、默特萨克等六君子毫无疑问会被提拔进一线队,实力超强用而且用着顺手,谁不用谁傻子。而一线队人员本来就臃肿不堪,就那么多上场名额,竞争肯定会严重加剧,难免就会产生一些矛盾和摩擦,给俱乐部管理带来很大麻烦。而且,随着卓杨等人被抽调,青年队实力无疑会下降许多,弄不好白白可惜了今年打开的大好局面。

    如果把青年队改成预备队加青年队的模式,暂且把它叫做队。一部分不适合在一线队的球员,可以下放到队去参加地区联赛,他们的能力放到地区联赛里还是比较突出的。这样,既做到了为一线队换血,又保证了青年队还有一定的实力,保留住升上第四级联赛的希望。并且,队随时都可以为一线队提供火力支援。

    尤尔根克洛普教练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安格斯马伦主席看着棋盘头晕脑胀!

    星期三的训练克洛普和马伦主席还是没有露面,一线队由阿尔瓦霍恩比教练带着去客场打足协杯预选赛,青年队还是在艾德文伍尔夫的带领下训练。不时有各种谣言和小道消息传来,大多数人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训练完后,加练小组依旧开始了每天的功课。体能、技术、配合弄完后,兰德、阿克曼和埃德蒙被伍尔夫教练拉了壮丁去帮私忙,他们都住在同一个社区。

    卓杨、小猪、刀疤、默特萨克、德容、蒙托利沃六个人照旧去了力量房。

    一个小时后,六个精疲力尽的年轻人躺在木地板上,透过房顶大玻璃天窗边扯淡边数星星,暖气充沛的力量房里暖和得就像春天。

    夜幕降临了,迷人的夜空使人陶醉。夜的存在给人们带来了无限寂静,它使疲惫不堪的城市恢复了安详。

    夜静了下来,月越来越明,星光越来越飘渺。月亮在云中穿行,在幽蓝的苍穹中显得格外皎洁,冰冷而高贵。

    “哥儿几个,你们都有什么梦想?”默特萨克挑起了话题。

    “我想挣钱,挣很多很多的钱,开最好的车,喝最好的酒,骑最烈的马,睡最漂亮的瓦希芭。”刀疤首先发言。

    瓦希芭是刀疤青梅竹马的女友,据说两人情比金坚。

    弗兰克里贝里,1983年4月出生于法国布洛涅,身高170公分,体重70公斤,绰号刀疤,脾气火爆,意志坚定。他两岁时曾遭遇车祸,在脸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里贝里自幼生长在混乱的贫民区,那里远离法律,拳头就是真理,唯一美好而快乐的事情,就是街头足球。

    老里贝里先生年轻时不知道在哪里参加了一个烹饪培训班,学得一手蹩脚的法式厨艺,从此以打理餐厅为生,一直都是惨淡经营,勉强够一家糊口。

    弗兰克里贝里从小就展现出很好的足球天赋,但在足球之路上却走得坎坎坷坷。十四岁时,里贝里进入了一家小俱乐部的少年队,但不久后就被淘汰。此后的几年里,他在不同的俱乐部里进进出出,受尽了嘲笑和白眼。从十六岁时,他必须要在业余时间每天去工地上打粗活零工,来赚钱贴补家用,很是辛苦和让人心酸。支撑刀疤的,是对足球的梦想和初恋女孩瓦希芭的不离不弃。

    直到十八岁时的一天,尤尔根克洛普去法国旅游和猎艳,在一场野球赛中发现了里贝里这块儿璞玉,随即努力劝说里贝里跟随自己来到了德国汉诺威。为此,马迪堡俱乐部还给当时里贝里身在的那家业余俱乐部掏了五千欧元的转会费。老里贝里先生一咬牙,干脆举家跟到了汉诺威,在俱乐部的帮助下开了那间名叫左岸的法式餐厅,却没想到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达三江。

    水平一般的法国厨子在法国本地很潦倒,然而人挪活树挪死,到了德国一下就获得了转机。这并不难理解,就像一个蹩脚的川菜厨子,在成d开馆子可能会被饿死,但到了陕西、河南这些地方,怎么着都能混出两套小产权房来。

    祖上来自北非移民的里贝里一家,信誓旦旦说自己的祖先来自中国,而且是一位中国皇帝。这位皇帝因为自己叔父的反叛,被迫一路逃向了非洲,后来与北非当地女人通婚,繁衍了里贝里家族。而且,他们家族里,至今还保留了一些那位皇帝的遗物,这些物品一看就是来自遥远而神秘的东方。

    卓杨根据他说的时间段大概推算了一下,差不多刚好就是明建文帝朱允炆。这玩意儿弄不好还是真的!

    幼时受尽贫寒的的刀疤,把钱看得很重,金钱会给他安全感。

    这时候弗兰克里贝里一定没有想到,他将来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球员之一。

    “小猪,你的梦想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