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下) 鲲鹏更上一层楼

    更衣室文化,越大牌的球员,越有资格坐在中间,而刚进队毫无名气的小屁孩,就只能去角落里找地方。这个规矩,全世界足球圈通用。

    卓杨几个人当然也知道这个规矩,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哥儿几个就是来拯救一线队的,就是来打破一切旧枷锁,就是来建设新农村的。所以,他们坐在中间本来就是有意为之,气势上绝对不能落了下风。

    更衣室里的这些老队员,虽然对这几个毛头小子的做派也看不惯,却也都知道这几位是新任主教练的心肝宝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得嘞,咱也甭当那没眼色的出头鸟。

    卓杨他们一听:行啊,还真有不忿的?有招你就使出来吧,小爷我们接着。六双眼睛齐刷刷地瞪了过去。

    “罗杰,闭上你的嘴,别想在我的更衣室里惹麻烦。”德高望重的哈斯勒队长发话了,来人不敢还嘴,满脸不服气地找了个地方坐下。

    罗杰·塞缪尔,33岁,中场球员。赛缪尔知道今天要上来六个青年队员,而且六个人里面据说有四个踢得是中场位置。原本一线队中场主力的他马上就感到了危机,所以就想给这几个小子来个下马威,教他们做人,教他们尊敬老同志。没想到却被哈斯勒一把给他摁了下去。

    罗杰·赛缪尔可不敢跟哈斯勒造次,完全就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人物。

    哈斯勒人老鬼精,心里明镜似的,卓杨几个人的小算盘在他眼里太小儿科了。这要是放在以前,哈斯勒不介意教训一下几个毛头小子,规矩和等级很重要。但是,现在哈斯勒则有了些不同的想法。

    哈斯勒今年加盟马迪堡后,本以为自己在丙级联赛里可以横着走,却很快就大失所望。这个队也太他妈烂了,赢场球比赢个世界杯都难。哈斯勒心里瓦凉瓦凉的后悔,看着球队直奔降级而去头也不回,不由得感叹自己一世英名眼瞅着就这样要被糟践了。

    十四场比赛下来,改踢前锋的哈斯勒拼得都快把老筋扯断了,才进了两个球。凄凉,太凄凉。真想直接退役不淌这趟浑水了,可那帮老哥们肯定会在背后使劲埋汰我,尤其是马特乌斯和克林斯曼那两张破逼嘴,指不定说得有多难听呢。再说还有被我拐带到这个火坑里的坚尼斯,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哟?

    不甘心呐,足坛巨星哈斯勒怎么都不甘心。

    新上来的克洛普给了哈斯勒希望,虽然比哈斯勒还小一岁,虽然踢球的时候就是个蹩脚的三流后卫,跟哈斯勒自己错着好几万光年。但是,今年青年队优异到浮夸的成绩,证明了克洛普是个相当不错的主教练。

    克洛普上任后必然会重用他的嫡系人马,所以,这几个小子不能得罪,得当爷一样哄着,因为这是马迪堡队最后的希望,也是哈斯勒本人最后的希望。他才不愿意作为一个队长,把球队带得降级,而且还是丙级降去第四级,最后灰溜溜地走人退役。

    骄傲如夏花般璀璨的托马斯·哈斯勒丢不起那人!

    卓杨、默特萨克几个人一看,心想:不错呀,队长这人不错,挺护着我们。给脸咱就要兜着,以后给队长多抬抬轿子,你好我好大家好。几个人又想起坊间传闻,哈斯勒是足坛有名的花花公子,吃喝玩乐还有那什么样样精通,这明显跟咱们是一路人嘛!以后跟着队长混有的乐了。

    这时,更衣室里又走进来一位,冲着卓杨几人就大喊:“嗨,卓,嗨,佩尔,嗨,小猪……”跟每个人都打了个招呼,还来了六个结结实实地拥抱。

    伊格纳兹·斯图伯纳尔,前东德国家队成员,今年35岁,性格跳脱活泼。斯图伯纳尔在两德合并后,辗转于德甲、德乙多个俱乐部,随着年龄增大,前两年加盟了刚升上丙级联赛的马迪堡,是球队的主力左边后卫。什么新潮穿什么,东德哥哥人称‘半岛第一酷’。

    更衣室的头一遭,夜店六君子感觉还不错,最起码有三位老将接受了自己,而这三位老将在球队里都有着极重的份量,不但是目前这支马迪堡、而且也是俱乐部历史上最大牌的三个人。

    队长托马斯·哈斯勒,球队主力坚尼斯·卡利特扎基斯,球队主力伊格纳兹·斯图伯纳尔。

    “嗵!!”

    助理教练艾德文·伍尔夫撞门进来:“所有人,马上到训练场集合,一分钟,快、快、快!”

    三十多个人乱糟糟地来到训练场,说不是一群乌合之众谁信呐?教练组的全部成员已经在场地上等着他们。主教练克洛普还是身穿着俱乐部统一配发的运动服,衣服上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吃饭落上去的油渍。胡子拉碴,头发依旧像被谁蹂躏过一样。

    “在我面前整队。”克洛普一脸端庄肃穆。“佩尔,你们几个站去旁边。”

    六君子一头雾水,乖乖地走出来站到队伍的侧面。

    克洛普瞪着眼睛扫视着自己的球队,足足看了有半分钟,这才开口说话。

    “在我面前,我看到了一群垃圾。对,就是一群垃圾。”克洛普语出惊人。卓杨哥几个心想:猛人,绝对的猛人,说话实事求是。

    “你们别不服气,垃圾就是垃圾。十四场比赛4平10负,无一胜绩,每场都丢球,有九场比赛被对手剃了光头,这只有垃圾才能做出来。你们是我见过最烂的一支球队,没有之一。”

    “托马斯,你见过比这更烂的球队吗?”克洛普向队长哈斯勒发问,哈斯勒低下头没有回答。

    “不要找借口去责怪福克斯教练,就算球队没有教练,在场上由着你们自己打,也不应该比这更糟。你们是一群失败者,没有任何羞耻感的失败者。对手在场上把你们蹂躏的像个只会哭泣的小姑娘,而你们,就像该死的意大利人一样被人耻笑。抱歉,里卡多,我不是说你。”

    蒙托利沃一脸尴尬。

    意大利人在二战中的滑稽表现,成为全世界永恒的笑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