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下) 润色鸿业寄贤才

    接下来是克洛普最为精心的运筹帷幄。

    “里卡多,你的位置将会改变,你去这里。”克洛普看着蒙托利沃,手中的笔指向讲解图上的右前卫位置。

    “弗兰克,你也一样,回撤到左前卫的位置上。”克洛普又看向刀疤。

    “现在是最重要的变化,卓、巴斯蒂安,你们一起后撤,站在尼格尔的两边,卓在右边,巴斯蒂安左边。你们三个人,把球场给我控制起来。”

    这就是克洛普处心积虑折腾出来的东西,卓杨不再打右路,去到了中路,小猪不再是前腰或者九号半,也后撤到中路后腰位置。

    卓杨、小猪、蒙托利沃、刀疤四个人,都是不可多得的多面手。刀疤少爷速度奇快,边路突击一点问题都没有,优秀的内切技术又保证了他可以随时杀向中路。而其他三人更是不得了,左右脚均衡,几乎都能打中前场所有位置。蒙托利沃和小猪两个边前卫以及前腰、后腰都打过,打得还都挺出彩,所以克洛普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至于卓杨,其实只打过右前卫。但克洛普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认为新位置卓杨打起来绝对没问题,而卓杨也觉得自己绝对没有问题,自信到蛮不讲理。

    天才岂是凡人所能理解得了的?

    终于讲完了,西边的朝霞都映红了天边。设计是美好的,效果怎么样,要去训练场上溜溜,还要去比赛场上试试。

    矮脚虎哈斯勒招呼:“两位队副,还有大家,怎么样?一起去喝一杯?”

    卓杨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不好意思,托马斯,我们还要加练,改天吧。”

    矮脚虎愣住了。

    看着卓杨他们六个人跑向训练场的背影,哈斯勒沉默了很久。

    在往停车场走去的路上,半天,哈斯勒才开口对卡利特扎基斯说到:“坚尼斯,也许,今年我们,不用名声扫地了。”

    “你说得有可能,这几个小家伙真的很努力啊。”卡利特扎基斯微微点了点头。

    “年轻真好啊,有太多的可能了。”斯图伯纳尔也插话进来,言语中有些唏嘘。

    卓杨哥几个来到训练场,老远就看见有三个人正在跑道上跑圈,是威利阿克曼、卡尔兰德和克拉克埃德蒙,加练小组的其他三名成员。见到卓杨他们到来,三个人停下了脚步。

    两帮人相互露出会心的微笑,随即,迟到的六个人也加入到了跑圈的行列。

    “我们还以为你们进入一线队,从此就不会再留下加练了呢。”

    “不行啊,不够。我将来是要去挑战拜仁慕尼黑的男人,这点程度不够。”

    “我说,卓,真嫉妒你,才来青年队几个月就上去了,而我在青年队待了三年了”

    “卡尔,别灰心,有克洛普先生在,一切皆有可能。”

    随着脚步的跑远离去,几个人的声音慢慢越来越渐渐地听不太清楚。

    训练完毕,一伙人先去集体淋浴。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们一边打着泡沫一边扯淡,一会又比赛谁尿得远,最后干脆互相攀比起不可描述部位的长短来。看起来瘦弱的蒙托利沃竟然以毫厘之间的微弱优势勇获冠军,中国人卓杨排名第二,小猪悲催的沉箱垫底,富二代满脸的郁闷,嘴里不停地嘟囔:“小有小的刁钻”。几个好朋友连忙安慰他身残志坚,蜂鸟也是鸟。

    卓杨给蒙托利沃起绰号二哥!并给大家解释了一下老二一词在中文里的意思。自此,二哥成了蒙托利沃的代名词,最终响彻世界足坛。然而,并没有人知道里面真正的含义,除了当天在半岛上那一帮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

    换完衣服,一群人说说笑笑地往停车场走去,一路上小猪声情并茂的给阿克曼他们三个讲着昨天晚上遇鬼的事情,就像单口相声,惹得大家不停地哈哈大笑。

    刚一出大门,就看见停车场里一辆越野车开着明晃晃的车灯,把停车场照得像白天一样雪亮。一个高大的胖子直挺挺地站在入口最明亮的地方。

    “嘿,你们几个臭小子,都他妈的给我过来。”高大胖子粗着嗓子吼到。

    黑色厚风衣,大背头,棕色西裤,锃亮的黑皮鞋,加上高大体宽的身形。来人满满教父既视感,非常强大的气场。

    只不过左脸颧骨上一片乌青,右眉骨上的创可贴多少影响了教父的形象。

    “你们几个小王八蛋,给老子滚过来!”高胖教父一声大喝。

    “嘿,胖子,说话当心点!”卓杨双手插兜,两脚不丁不八,脑袋歪斜着,一副不良少年的臭德行。

    “慢着,我怎么觉得这胖子有点眼熟呢?”小猪发现了一些端倪。“咦,这不就是昨天晚上那个欠揍的鬼吗?”

    “噗呲”,几个人没憋住笑,先是抿着嘴不好意思出声,然后又不得不拿手捂住嘴巴,最后刀疤里贝里实在憋不住了。

    “啊哈哈哈,斗是这个胖子,哈哈哈哈”

    这时候大家全都憋不住了。“哈哈哈哈”

    “我说胖子,你昨天晚上搞什么鸡毛啊?哈哈哈哈”

    “不好意思啊,胖子,先容我笑会儿,哈哈哈哈哈,还挺扛揍,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哎呀,受不了啦,我肚子疼”全都笑得直不起腰来,就差趴地上翻滚着欢乐了。

    胖子教父一头黑线在风中凌乱了。

    “够了!!”胖子教父腮帮子上肉哆嗦着。“你们六个,弗兰克,我在你家的餐厅等着你们。马上就去,否则,哼!”

    教父转身开着庞大的越野汽车轰轰走了。留下几个人面面相觎,一头的雾霾。

    “刀疤,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呀!哪个晓得他是个啥子鬼。”

    “哎,你们说他的风衣里面会不会有芝加哥打字机?像电影里那种,突、突、突、突”

    “应该没那么夸张吧?我看顶多有两把沙漠之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