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上) 尽教春思乱如云

    拉伊奥拉回到酒店也寻思了一番。凭他的经验,默特萨克、施魏因施泰格等五个人应该问题不大。他们越是了解的详细,就越会认可自己的实力,这是属于拉伊奥拉的自信。

    但是,没想到反而是卓杨那里出了问题。那小子明显不认可自己,甚至根本就不认可足球经纪人,为什么呢?拉伊奥拉有些糊涂。

    如果不能和卓杨签约,那这趟德国之行就不能算是成功,甚至是失败的。因为以拉伊奥拉敏锐的眼光看来,卓杨的发展潜力和炒作基础都要远远高于其他五个人。繁花舒展的个人技巧,神秘而儒雅的东方面孔,英俊挺拔的黑发少年,多才多艺的钢琴手,这些都是可以进行完美包装的噱头。

    从足球上讲,卓杨把六个人完美的串联了起来,成为球队事实上的核心。他就是那种能让身边队友变得更好的超级巨星胚子,这种球员在任何时代永远都是最珍稀、最炙手可热的资源。更何况卓杨身后还有那个辽阔而富庶的中国市场。

    让他从手里溜走的话,自己就是个茄子。

    哪里出了问题呢?拉伊奥拉拿过一堆关于卓杨的资料,认真的翻了起来。他需要重新去认识这个中国男孩,需要知道卓杨在想什么,弄明白卓杨到底需要什么。

    ——————

    把拉伊奥拉抛到一边,卓杨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开始和瑞莎科娃煲电话粥。晚饭在‘左岸’吃过了,里贝里请的客,他和他老爹爱怎么算账怎么算,虽然刀疤一百个不情愿的样子。

    卓杨和瑞莎科娃的约会时间并不充足,关键就是卓杨太忙碌。除了球队休息日那天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太过瘾的时间段让这两个旷男怨女干些没羞没臊的事情。

    现在平时基本上就是两个人每天一起吃个中午饭,相互喂点狗粮秀秀恩爱,再卿卿我我的交换唾液互相打扫饭后口腔,然后卓杨走人去训练。到了晚上,两个人会在电话里诉说一会儿衷肠。

    卓杨又不是什么圣人,这个年龄的毛头小子正是对女人身体最好奇的年纪。而瑞莎科娃就更不用说了,在床上那可是很会两下散手。

    造物弄人!本来已经发展到一切都水到渠成的时候了,瑞莎科娃来了个月经常挂在天上,卓杨只好梦遗落在草原。

    两个**早就想在一起放弃诗和远方,只做些苟苟且且。

    汉诺威音乐大学根本不介意学生们谈情说爱,从某些方面甚至还鼓励这些艺术精英们释放自己的浪漫,毕竟爱情是音乐重要的灵感来源。但是,音乐大学的校规里,严禁异性进入宿舍!强调一下,连进入都不允许,何况留宿那什么了。(注:此处不扯同性之间的那个闲蛋)

    德国人的纪律和死板在制度的执行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毫无通融可言。这比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商量意思意思的中国人严谨得太多。也不知道日耳曼民族的这种性格怎么会涌现那么多思想奔放的艺术天才?也许正应了毛爷爷的那句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所以呢,狗男女们在学校里玩柏拉图可以,想要继续深层次切磋,那就去外面。租房也好,酒店也罢,随你们折腾个天昏地暗海棠梨花。

    这段时间美人儿特殊时期亲戚造访,先委屈些时日。卓杨暗自下定决心:过几天一定要和瑞莎办点苟合的实事儿,那小妮子整天就知道挑逗我,打个电话都能把我撩得浑身燥热,羞刀几欲出鞘。也免得默特萨克那帮子意淫狂人整天追着让我描述和瑞莎的细节,害得我整天支支吾吾乱打岔。法律里要有意淫罪,这帮家伙都够枪毙个十分钟的了。我咋给他们说我其实啥也没干成?丢不丢人呐,我还要不要脸了?

    卓杨连地方都已经选好,就在运河边上,有一个小小的度假屋,看起来逼格很高的样子。

    初恋就像封闭的山口猛然敞开,被突如其来的大风无休无止地刮了进来。少年初次离开温暖的家,飘荡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坚强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茫然的心。一场轰然而至的爱恋填补了他内心的缝隙,少年在爱情中心花怒放。

    正所谓: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少年被生命中突然出现的女子搅动得心花意乱。

    ——————

    第二天中午,下课练完琴的卓杨和瑞莎科娃一起共进了午餐,两份同样的土豆沙拉你喂我我喂你,也不知道有多大的意思。和瑞莎科娃吻别后,卓杨等着小猪的保时捷。

    现在一般来回的路上,都是卓杨在开车,以他的智商和学习能力,两天就看会了,一点难度都没有。有时候卓杨也想干脆去考个驾照得了,但又一琢磨,自己哪有时间啊?又要去驾校,又要上路练习,交规考试,道路考试……,还不够麻烦的。再说了,自己也没打算买车,对车的需求也不高,德国官僚又难说话。再说还有小猪这个免费司机,着什么急嘛。

    其实这是卓杨搞岔了,在德国考驾照非常简单,但难度又很大。说简单,是因为只要你申请考试,交了考试费以后,就会安排你参加路考,考过了就可以拿到驾照。很简单吧?

    难度大,是因为考试的裁判非常严格,无论是上车前的交规问答,还是驾驶途中的车辆操控,只要有一点小的纰漏,就铁定会判你不合格。而且,想拥有德国驾照,还必须先拿到急救培训结业证书。

    这一切,想当然的卓杨没有问人,别人自然想不到他连这些都不懂,谁也没提。经验主义的卓杨就这样一直也没有驾照,却也时不时地开着车。小猪当然无可无不可,他就是卓杨身边的碎催,何况卓杨现在的驾驶水平比他还好呢。

    这样的无照驾驶持续了很长时间,后来还给卓杨带来了麻烦。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