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下) 隔窗大梦谁先觉

    勒丁根人傻乎乎地感觉自己是在做梦,天空中飘落的雨丝也不能洗刷掉他们心头的迷茫。

    比赛重新开始后,勒丁根队明显不适应马迪堡队这种快速穿插的技术流打法,被马迪堡中场这几个年轻人把他们后场搅得一塌糊涂。但老牌毕竟是老牌,个人能力和意识上完全不是卓杨他们几个以前面对地区联赛时的对手所能比的了得,小伙子们多多少少还是感到了一点不适。所以马迪堡虽然在前场形成压制,但一时半会儿也没能开花结果。

    比赛到了第六分钟,勒丁根队的后卫在禁区内破坏掉二哥蒙托利沃的传球,抢在哈斯勒之前把足球开出禁区,球飞向了他们的左边路。勒丁根队的左前卫接球一路狂奔,中圈附近的卓杨匆忙上前堵截,他必须负责这一片区域的扫荡清理工作,刚才卓杨稍微有点失位。

    卓杨的个人一对一防守技术非常的好,他凭借自己天生优异的预判和快如闪电的出脚,绝大多数情况下不需要下铲就能把球断下来。单论个人防守,能一对一突破卓杨的,几乎没有,最起码现在他还没有碰到。但卓杨对于防守时和队友之间的配合还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单纯的凭借自己单兵能力左扑右挡。

    勒丁根的边前卫刚把球带过中线,看见卓杨朝自己冲过来,大概距离三四米,他把足球直接踢向了马迪堡的禁区前沿弧顶一带。勒丁根中锋高高跳起,把球顶向左边底线附近。边锋拿到球,随即下底后内切,一个变向过掉了马迪堡右后卫劳伦丹尼斯,马上把足球横扫向中间。这时候,勒丁根的四名队员已经拍马赶到,呈一字型包抄落点,而此刻禁区内防守的马迪堡后卫只有三人。

    默特萨克拼命挡住了勒丁根的高大中锋,希腊帅哥卡利特扎基斯和东德酷斯图伯纳尔也各自拦住了一名对方球员,但球还是被勒丁根落空的中场球员扫进了大门。

    11,勒丁根队扳平了比分。

    勒丁根队的球员一瞬间如释重负:看,都说了是幻觉吧?马迪堡还是那么不堪一击,三打两打就进球了,开场那绝对是幻觉。他们笑得很开心,却谁也没有发现卓杨哥们几个眼中燃烧的火焰。

    比赛再次重新开球后,马迪堡中前场的几个人穿插扯动的更欢了。矮脚虎不停地回撤拉出空当,刀疤和二哥利用速度和技术不断折磨勒丁根的球员,卓杨和小猪轮番前插突破。勒丁根越打越乱,因为他们根本盯不住人,马迪堡前场的六个人太魔幻了,神出鬼没,个个都像泥鳅一样滑不溜丢。别说防了,看都看得人眼晕。

    比赛第十三分钟,卓杨后场断球后,一脚轻车熟路的三十米贴地长传,交给了前场的小猪。小猪拿球后发现自己身边竟然空无一人,空旷的就像凌晨两三点钟的公路。天赐良机啊,要知道,小猪可是有一个硬脚头。弯弓搭箭,策马长枪,一脚二十米开外的远射向导弹一样轰向球门。

    半高的足球丝毫没有旋转的径直冲向球门,守门员身体轰然倒地,双手标准手型抓向足球。天空中一直下着小雨,足球湿滑的像孩子抹满沐浴露的屁股。

    足球被挡了下来,却没有被门将抓住,他脱手了。这该死的雨,守门员嘴里的诅咒还来不及发出,就见马迪堡队长哈斯勒像个幽灵一样出现在了足球的前面,右脚脚弓一推。守门员躺在地上目送着足球飞进了大门。

    21,马迪堡再次领先。矮脚虎开心地像个满脸褶子的孩子。

    勒丁根球员傻戳傻戳的:还是幻觉,这他妈还是幻觉。

    三十六岁的老孩子哈斯勒笑得都能瞧见支气管:“小猪,卓,还有你们哥儿几个,晚上回去哥带你们去个好地方,哥请了。晚上啊!”矮脚虎早都挣够了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他这种层次的巨星,现在还在场上,只为了追寻快乐,其他一无所求。

    刀疤喜得鼻子都要冒泡:“哥,你今天想进几个?兄弟包传了。”围拢过来的小猪、二哥以及默特萨克还有德容眼睛里都闪耀着纯洁的兴奋。

    卓杨翻着白眼,心说:哈大叔,您儿子都上高中了好不好!

    比赛第十七分钟,勒丁根队的球员还在混乱中没有回过神来。他们的中场进攻球员在中圈接到球后,稍一犹豫,被卓杨逼了上来。他急忙转身护住球,把卓杨隔在身后。只见卓杨毫不犹豫倒地下脚,用铲球动作从侧后方把足球勾走,然后,躺着从地上爬起来比对方原地转身还要快的卓杨抢先出脚。足球飞快地穿过数层人群,贴着草皮直窜对方禁区角而去,刀疤里贝里在那里。

    刀疤球动人动,一个转身就把对方整条后防线甩在了后面,里贝里单刀了。

    守门员紧急启动,斜着就朝刀疤冲来,在距离还有两米的时候,刀疤脚腕一抖,足球横着滚向中路,咱哥在那里!诺大的球门前,只有一个孤单的矮脚虎。

    这种球如果都进不了,哈斯勒就不叫哈斯勒,他只配是没鼻子的哈迷蚩。

    没有一丁点的意外。31,马迪堡客场两球领先。

    这回,哈斯勒笑得从他张开的大嘴里可以直接看到隔夜饭。

    这也太爽了,前十四场比赛,累得我都快哀哉了才拱进去两个,还他妈有一个是点球。今天这才半场不到,就又进两个,还都是轻松惬意的补射捡漏,这他娘的也太容易了吧?

    爷爷我端着杯咖啡都能踢进去,咖啡要是洒出一滴来我都不是人养的。

    里贝里激动地脸上刀疤都在颤抖:“哥,哥!咋样?你说的那地方咋样?”

    “刀疤,今晚上你要玩不好就是不给哥脸。”矮脚虎动情地抱住里贝里在其丑脸上啃了两口。

    勒丁根队的球员在雨中像一群打湿了羽毛的鸡,潦倒而凄凉。真的是幻觉,真的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