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上) 多宝峰头石欲摧

    首场丙级比赛进入了习惯的顺风顺水模式,卓杨怎么可能不去骚包?

    上半场第三十分钟,卓杨开启了他的个人表演。德容在后场铲抢留下对方的球,顺势交给身边的卓杨。从本方半场中圈外面开始,卓杨先闪过对方下铲的球员,又一个变向躲过一个高速滑铲,两个人一横一竖交错而过,镜头视觉冲击感非常强。

    一路加速连趟过两名前来堵截的勒丁根球员,在大禁区角前面对对方后卫,连续两个反向变向。可怜的后卫,一秒钟内被卓杨过了两次。

    突入禁区,面对出击的勒丁根门将,卓杨脚面往球的底部一搓捎带挑,足球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越过守门员,轻飘飘地飞进了球门,像一只快乐的蝴蝶。

    标志性的单骑闯关,标志性的长途奔袭,标志性的花式虐狗!

    除了小猪、刀疤、默特萨克他们五个司空见惯,早都习以为常了之外,别说勒丁根队的球员,就是马迪堡的老队员们也只是听说过卓杨的技术很炫,却也还没来得及见识过。

    哈斯勒全过程目睹了卓杨这一系列的表演,内心的震惊让他有些目瞪口呆。矮脚虎足坛纵横二十年,也见过不少过五关斩六将,就连他自己也来过几次简化版的。可是,谁也没有像卓杨这样轻松写意、飘逸挥洒。所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汤显祖这就是给卓杨写的啊。当然,哈斯勒得先知道汤显祖是谁。

    也许,只有阿根廷的那个矮壮矬子,才能有的一比,哈斯勒心里想着。哈斯勒说马拉多纳是矮矬子,其实他比人家还要低两厘米呢。

    卓杨站在禁区里,双臂展开,仰面朝天让雨水打在脸上,像耶稣降临。队友围在他身边做膜拜状,这一刻,卓杨就像国王。

    克洛普在教练席外面,双手抱住后脑勺,做惊恐状,嘴里不停地嘟囔:“果然,果然,果然,果然”像在发癔症。只有助理教练伍尔夫明白,他想说:果然没人能阻挡得了这小子。

    勒丁根队的球员们脸色灰白,怎么咱们的球员在这个中国人面前就像木桩子一样?这小子是哪里的猴子给马迪堡搬来的救兵?这难道还是幻觉吗?

    震惊的归震惊,疑惑的归疑惑,比赛还是要继续进行。

    比赛到了第三十七分钟,又是德容后场断球,他自己过掉一个扑抢的后卫之后,和小猪打二过一,然后分给右侧扯边的卓杨。卓杨又来了,他又来了。

    过了一个,又过了一个,第三个。勒丁根队球员如临大敌,能跟到附近的人全部开始围向卓杨。连矮脚虎哈斯勒都停下脚步,准备再次欣赏卓杨的雨中插花。只有刀疤、小猪、二哥仨个人眼睛一亮,他们太熟悉这个套路了,这是捡功劳的机会呀。

    上天不会辜负有准备的人。

    卓杨过掉第四个人,已经来到了大禁区角上。这时候,他的身边团聚了整个勒丁根队左路的中后场,四个人呈扇形堵住了卓杨继续突破的路线。卓杨还需要突破吗?已经不需要了。

    他把足球从四个人的头顶上吊进禁区,禁区里面三个好兄弟已经包抄到位,他们身边荒芜的就像撒哈拉。

    刀疤是幸运的,六君子当中最矮的他,跳起一头将足球怼进了球门。进球的一瞬间,他似乎看见对方的守门员,哭了。

    51,马迪堡队大比分领先。

    矮脚虎肠子都悔青了:这三个小子太鸡贼了,肯定知道卓一定会来这一手,要不三个不要脸的怎么会齐刷刷地出现在球门前的后中前三个点上,笔直的就像喂驴的木槽。这完全是白捡的啊,比我刚才那两个还要白捡,小兔崽子们都不知道喊哥一声。

    中场休息,客队更衣室里一片欢声笑语,太爽了,半个赛季的憋闷,全在这四十五分钟里烟消云散。

    哈矮脚虎正拉着刀疤和二哥两个贱人在说晚上要去的地方有多好多好,默特萨克和德容两个假正经一边假装整理护腿板一边支棱着耳朵偷听。

    “哥,哥!我会唱中国歌,我唱地很好很好,你听啊。”刀疤想到晚上有人请那什么,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

    更衣室里飘扬起老鸭般嘶鸣的嗓音。

    与此同时,主队更衣室里面,安静的就像停尸房。

    半天,勒丁根主教练才说了一句:“谁能告诉我,上半场是我的幻觉吗?”

    下半场双方易地换边,场面上还是照旧,马迪堡把勒丁根牢牢地压制在半场。但这样也造成了对手的后场人员密集,空间被压缩,再加上雨越下越大,地滑球湿,连技术狂人卓杨都出现了几次带球失误,连人带球摔在了草皮上,球衣泥得都看不清楚号码。

    这样的场地条件和天气,给双方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体力上也付出更多,很多技术动作都无法顺利的施展出来。相对来说,技术型的球队影响更大一点,因为他们需要足球在地面运行。而勒丁根是传统的高举高打,受到的影响要稍微小一些。就这样,马迪堡虽然占据绝对优势,却也难再次改写比分。

    第五十一分钟,小猪的远射没有压住,稍稍高出了横梁。

    第五十七分钟,二哥蒙托利沃开出的角球,默特萨克和希腊老帅哥双鬼拍门,最后默特萨克的头球攻门被守门员扑出底线。右侧小猪继续开出角球,被出击的门将直接在默特萨克头顶上把球没收。

    第六十一分钟,勒丁根队打出反击,长传找到中锋,他把球用头回敲给队友,队友迎球怒射,被飞身堵抢眼的默特萨克封堵了下来。

    第六十四分钟,德容的远射又一次偏出立柱。

    轰轰烈烈只开花不结果,这就不是少爷们的风格。虽说是头一次面对丙级球队,可年轻人嚣张跋扈起来,别说勒丁根,就算拜仁当面他们也敢上去擂人家个满头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